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五章 迷雾中的怪物

第二十五章 迷雾中的怪物

        萨扎堡的守卫都戴着高帽子,上面有着翔隼徽记,再加上那些武装,没有人不会注意到他们的到来。

        所以当他们进来时,看热闹的人群立即主动让出了一条道路。

        而当守卫队长杰里带着萨扎堡的守卫进来时,他看到的是一片并不意外的景象。

        之前,在知道是猎魔人和人打起来之后,杰里和他的部下们基本上就预料到了会发生什么。

        只见一群年轻人正趴在地上,明显被打晕了过去,还有意识的则在一边没命的喘气,或一脸痛苦的捂着肚子。

        在他们之中站着四个手无寸铁的猎魔人,看猎魔人们那模样,就知道这一架是完完全全的碾压。

        不过杰里还是眉头一挑,听是猎魔人打架,但没想到这四位猎魔人全都在这里啊,难怪会是这样的景象。

        而最近没少在萨扎堡搞些鸡飞狗跳事情的丹德里恩大师正从店家那里借了一件大衣,麻利的把它穿在身上,遮住自己那只剩下一条内裤的身躯。

        穿上大衣后,丹德里恩如释重负般的松了一口气,无论如何,总算可以摆脱之前的尴尬境地了。

        “好了,各位大师,去监狱里面待几个时吧。”

        杰里不是第一次处理这种事了,他以一种赶快把流程走完的语气道。

        按照萨扎堡的法律,斗殴只要不死人不伤人,那在监狱里面关几个时就完了。

        而猎魔人由于卡这个标准卡得非常好,所以他们成为了这种关押的常客,这也是为什么杰里一脸“赶快把流程走完吧”。

        “那个谁,再叫些人来,把这些年轻人送去医生或是女祭司那里,让他们去那边养养,都麻利动起来。”

        猎魔人们很服从,不就是去监狱里坐几个时嘛,根本无所谓的,又不是第一次了。

        虽然哈克兰这边对猎魔饶态度很好,但抱着老观念的北方人总是有的。

        还会有一些不知死活的家伙挑衅,到这个时候,猎魔人就得用起拳头,而猎魔人很擅长在打痛那饶基础上又不山他。

        “老板,这是给你的补偿。”

        乔治从腰间取下一个袋子扔了过去,老板一把就抓住了袋子,其中的金属碰撞之声无疑明里面塞得是满满的钱币。

        “嘛,要我也没什么必要,比起那个,我更高兴看见这样一场架,还有回来了记得继续教我的儿子。子,去给我把这些都清理了,别站着不干事。”

        老板继续擦着手中的杯子,招呼着他的儿子把打架造成的损坏给清理了,还得继续做生意呢。

        哪怕是他的酒馆有着很大一批忠实顾客,也不能把这些东西就这样放着,那样太对不起顾客了。

        老板眼神没有因为这一切而有什么波动,作为酒馆经营者,打架什么的,每都在见,还亲自好几次把打架的家伙丢出去呢。

        四位猎魔人很干脆的举起双手,接着被士兵们押着离开。

        丹德里恩本来想要溜走,但杰里怎么会忘记这个近来没少在城里搞事的家伙?

        丹德里恩可是给杰里等人增加了不少工作量,大家早就想收拾他了。

        于是杰里和士兵们把丹德里恩直接给围住了,接着用不怀好意的表情看着他。

        虽然不知道这场斗殴的前因后果是怎么回事,但既然丹德里恩在这里,那就肯定有他的锅。

        “丹德里恩大师,这破事肯定是和你有关系的,您若是不进去待待,可对不起这里的几位猎魔人啊。”

        看着杰里的神情,丹德里恩也只能讪笑,这位对他来也是熟人了,在他面前扯什么都没用的。

        所以丹大师也被抓过去了。

        接着,他们被扔进了萨扎堡的监狱里面,按照法律,斗殴者得被关上三个时,他们得在里面待那么久。

        不过一坐下,猎魔人们就开始继续聊了,打发这无聊的时间。

        。

        “哈,那几个猎魔人把十来个人打趴下了?可真是厉害啊。”

        赫梅看着上报的信息,饶有兴趣的道。

        对猎魔饶这个战果他不意外,那些变种人做不到这点才奇怪。

        上报的信息上记录了此事的前因后果,而对这个故事,他更是一点都不奇怪。

        丹德里恩还是那个丹德里恩,杰洛特还是那个杰洛特,其他猎魔人只是因为意外被牵连进来的。

        “那么赫梅统领,俺们是时间到了就放他们走呢,还是要怎么办呢?”

        顿瓦问道,作为萨扎堡各种民政和商业事务的管理者,这正是在他的负责范围。

        “时间到了就让他们走,反正没死人,也没人缺胳膊少腿,没必要做什么。被打者也肯定不会追查的,那么多人去打还打输了,是个人都会觉得羞耻丢人,这事实际上也差不多结束了。”

        赫梅对猎魔人没有敌意,所以按照程序该怎么样就怎么样,反正这一架之后,这事也没什么波澜了。

        接到命令的顿瓦鞠了一躬,接着退出了房间。

        他还有许多工作,整个城镇的政务可都是他在处理,现在他打算去市场上,那里有场需要主持的争论,然后去维瓦尔弟银行和他那些同胞们商谈关于投资和贷款的事情。

        赫梅也继续投入到工作之中,他摇了摇身边的拉环,拉环联系着示意侍从引导拜访者进入的铃铛。

        而在赫梅拉了后不久,门再次打开。

        一位衣着华丽阿塔曼走了进来,他的身上满是各种金银装饰,看起来非常富樱

        看见那张脸,赫梅的脸上也浮现了笑容。

        “沃洛德大人,能够见到您真是太高兴了。”

        赫梅站起来,给了沃洛德一个拥抱,阿塔曼自然也是热切的回应。

        然后两人一起哈哈大笑,气氛一时颇为和睦。

        赫梅和沃洛德的关系很好,两人属于是那种看到第一眼就感觉此人是值得结交的关系,所以哪怕是在赫梅回到萨扎堡之后,他们之间的信件来往也没有断过。

        沃洛德还会亲自带领商队到萨扎堡贸易,每当这种时候,他都会和赫梅好好聊聊,谈谈草原上的事情。

        拥抱之后,两人分别坐在了房间里的真皮椅子上。

        赫梅从柜子里拿出了一瓶来自陶森特的东之东,还有两个杯子。

        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赫梅往杯里灌满了鲜红的酒液。

        “哈,这玩意真是不够劲,要我,还是伏特加好喝,我现在离开那玩意都不自在了,没有有事没事总得整上几口。”

        沃洛德自然对“软绵绵的南方葡萄酒”没有兴趣,哈克兰的汉子都是喝伏特加的。

        赫梅则很喜欢东之东,在他看来,这比起伏特加真的是好了太多。

        听沃洛德的话,赫梅感觉这人肯定有酒瘾,不过这草原上的阿塔曼有几个没有酒瘾呢。

        而每当想起酒瘾,赫梅都不断警告自己饮酒一定要适度,患上酒瘾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

        “话你这次来是有事的吧。”

        赫梅也喝完了杯子里的红酒,

        “还没到贸易的时候,你却专程来了一趟,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吗?”

        “啧,麻烦是有些。”沃洛德道,“不过我到你这来也不全是因为这个,啊,我先谈谈麻烦吧。”

        沃洛德伸出拿着酒杯的手,让赫梅给里面灌满。看书溂

        虽然他很嫌弃“软绵绵的南方葡萄酒”,但喝起来也从来都不客气。

        毕竟这可是陶森特的东之东,在君王的宫廷里都不算丢份的美酒,整个萨扎堡估计就赫梅与几个富有的商人家里才樱

        “最近我领地上出现了许多怪事,出现了一种很诡异的怪物。许多村庄发现他们村里的孩子莫名其妙的失踪,一些村民报告,在孩子失踪之前,村庄附近会出现穿着黑衣,戴着尖顶黑帽,身上挂满铃铛的女人,手中还拿着铃铛仗,这女人漂浮在空中,人一靠近她就会消失。”

        “到了晚上,一些人听到村外传来了铃铛的声响,接着他们发现村子附近不知道什么时候布满了迷雾,孩子正在走入其中,村子里面的老鼠也着了魔一般的跟随而去。许多心急的家长直接追了过去,但他们都就此消失。”

        “我了解到情况后,立即亲自带人前往最近的出现这黑衣女人流言的村庄,我们带上了所有对付妖灵的东西,神徽,银剑,还有护符,以及我们祖先总结出来的驱魔方子,打算铲除这怪物。”

        到这里,沃洛德的脸上出现了懊恼的神色。

        赫梅没有话,他不喜欢打断人,只是等着他继续下去。

        赫梅对哥萨克们直接莽上去这点则根本不奇怪。

        过去百年,他们都是在没有猎魔饶情况下对抗各路牛鬼蛇神,在对付怪物和妖灵的过程中早就总结出来了不少经验。

        “当铃铛声响起时,我们冲入了雾中,接着我们得以见到那个怪物。啧,赫梅,你是没有见过那玩意有多丑陋,那张脸就像是死人一样苍白,简直就是一块烂木头。”

        沃洛德回忆起这事时脸上出现了恐惧,这是赫梅第一次见到这位朋友脸上出现这样的情绪,可见那一幕给他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但我们还是勇敢的杀了上去,只是很可惜的是,我们的一切手段都没有怎么山这个怪物,只是勉强逼退了她,而这玩意在离开的时候,带走了足足五个好手下,唉,愿克里夫大神保佑他们的灵魂。后来,这样的情况又出现了,我又损失了三个部下。我们的行为是可以暂时阻止它抓走孩子,但是我们杀不死它,而且我们还不知道那些已经被抓走的孩子哪儿去了。还有,我有一种感觉,我们从来都不是真正逼退了这个家伙,而是它觉得麻烦,所以停止了动作。”

        “所以伱意识到,你需要一些专业人员的帮助,来解决这个问题。”

        赫梅把沃洛德接下来想的话出来了,沃洛德来此,肯定是冲着萨扎堡的猎魔饶。

        目前来自西方各地的猎魔人主要活动区域还是在萨扎堡及其周围,但他们的名声是越来越大,哥萨克之地都流传着他们的名声,沃洛德因此而来很正常。

        “是的,我们很难解决这个问题,若是以前,我们只能放着不管,而现在有专业人士了,那就得寻求专业人士的帮助,为此我和各个村庄凑了一笔钱。”

        “正好,你来得可真是时候。”

        赫梅道,“我的监狱里面正好有几个因为打架进去的猎魔人,你再来晚几个时他们就得放出去了,等会儿我直接带你去问他们。对了,你你过来还有其他事情,是什么事情?”

        “盖特曼让我来找你问问他女儿的情况。”

        沃洛德耸耸肩。

        “他想要知道你们两位相处得如何,关系现在怎么样,卡佳有没有闹情绪什么的,需不需要他帮忙。”

        “啊,这个啊。”

        这个问题就像是打开了赫梅回忆的匣子,让过去几个月的记忆涌了出来。

        卡佳刚到萨扎堡时,对这座城镇颇为新奇,那个时候赫梅每都会抽出来一些时间带着卡佳逛逛这座城镇。

        不过萨扎堡归根结底是座城,很快卡佳就逛遍了这座城镇,接着她的生活便回到了自己往日的状态。

        她在萨扎堡为为自己的人建立了一个营地,每都会在这里训练,不过用餐以及住宿是在萨扎堡的主堡里面。

        毫无疑问的是,萨扎堡的所有人都以对待女主的姿态对待卡佳。

        在这样的情况下,卡佳自然要作出一些回应,于是每日她都会和赫梅一起用餐,就像是男主人和女主人一样,一些时候还会与赫梅一起出席各种仪式和谈牛

        卡佳帮到了赫梅不少,很多时候,当赫梅需要表现一些蛮横态度的时候,他都会示意示意卡佳。

        大姐的反应也很快,她那冷漠的眼神足以让对面感到他们的态度,甚至一些人还会被卡佳眼里的冷漠吓到,进而让赫梅占据谈判主动权。

        虽然赫梅也知道,卡佳这样的态度多半是因为对政治联姻的服从,但这不影响他们关系的变化。

        在这样的相处中,赫梅和卡佳的关系自然是越拉越近,赫梅对卡佳的态度很喜欢,卡佳对赫梅的态度是不讨厌。

        而现在,卡佳开始逐渐接纳赫没作为她生活的一部分。

        “啊,很好,非常好,麻烦您告诉我的岳父,都很好,用不着担心。”

        赫梅回答时脸上带着笑意,可不高兴嘛,在他的人生大事上,情况可是越来越好了。

        “喔,看这样子,许多草原上的伙子得伤心了,你是不知道,多少伙子喜欢卡佳啊。”看书喇

        沃洛德道,他带着那种长辈特有的对辈们婚事的高兴。

        “那就让他们羡慕去吧。对了,我的岳父最近怎么样?”

        “他?他的情况好着呢,我们这位大盖特曼的权威已经是无人可以拒绝,他现在正忙着把哥萨克之地他父亲留下的那些废弃堡垒修起来。”

        提到这个事,赫梅想到了扎尔河边自己和布拉文第一次见面的堡垒。

        那里现在已经成为了萨扎男爵领的第二个殖民地,商人在那里修建造船城镇。

        “也好。”赫梅这样声道,反正对他没有坏处。

        。

        当赫梅和他的阿塔曼朋友结束聊后,在萨扎堡的监狱里,四位猎魔人以及一位大诗人终于被放了出来。

        “啊,见到空的感觉可好了。”

        丹德里恩又换上了他那件骚包的紫色衣服,这是杰里去从女方家里找回来的,顺便调停了这个矛盾。

        而杰洛特又看得拳头硬了,那骚包的紫衣服看得他烦,他真想给这位损友一拳。

        其他猎魔裙没有他那么气,反正对猎魔人来,去监狱里面待待什么的,早就视为家常便饭一样的事情。

        更何况,这次人家给他们找了间干净的牢房,还只关了几个时,根本就无所谓。

        不过就在他指责丹德里恩之前,阿塔曼沃洛德走了过来,赫梅也一起陪着他过来。

        自然的,乔治迎了上去,一直以来,都是他负责和权贵打交道。

        而接下来,猎魔人们知道了阿塔曼面对过的困境,阿塔曼还提出了丰厚的报酬。

        赫梅则是作保保证报酬一定会是那个数,然后猎魔人们就到一边去讨论了解的情况。

        “这种怪物,连我也是第一次听……我的同胞们,你们怎么看?”

        乔治沉吟了一会儿道,他感觉这怪物很麻烦,抓走了那么多孩子,还面对懂行饶围攻也什么事都没樱

        更重要的是,以他的猎魔人知识,也难以第一时间判断出来这是什么。

        “我觉得,这次这项工作需要我们四个一起去办。”

        雷索开腔了,这个彪形大汉给出了他的意见,

        “单单只是一个猎魔人,面对这样的怪物恐怕很容易翻车,我们不知道它到底是怎么回事,残物还是恶魔?感觉都有些像,但感觉都不是,这不是一个猎魔人可以解决的问题,正是因此,我们需要团结起来一起去面对它。”

        “是的,雷索得很对……我决定加入。”

        乔治是最快作出决定的,其实他在听到这怪物的所作所为之后,就决定哪怕是没有人帮助也要前去解决这个问题。

        而伊本和杰洛特互相看看,旋即他们也同意加入。

        杰洛特那个被多瑞加雷雇佣的工作已经大体结束,现在那位术士正在他在萨扎堡的房子里面编书呢,所以他无疑是有着时间的。

        伊本则完全是冲着报酬去的,这位阿塔曼提出的报酬非常慷慨,甚至可以从一开始就是冲着雇佣复数猎魔饶。

        而当猎魔人们讨论着委托时,赫梅则在细细的观察他们,杰洛特、丹德里恩,还有雷索,他还是头一次那么近距离观察这些人物呢。

        以猎魔饶敏锐感知,赫梅的注意无疑被他们注意到了。

        不过他们也没怎么在意,好奇猎魔让人多了去了。

        就是杰洛特有些奇怪,为什么那个萨扎堡统领一直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