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战胜者的所得

第二十二章 战胜者的所得

        可泰安的突然撤退是所有人都没想到的。

        虽然说眼前战局不利,但也还没有到绝望的地步,大多数哈卡兰人想着的都是继续厮杀,鹿死谁手都还不好说呢。

        就是实在是不行,跑路便是了。

        但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可泰安的选择是直接跑路,根本就不给这些人卖他的机会。

        当人们发现大旗之下酋长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而他的部队也开始后撤时,哈克兰军队彻底崩溃了。

        无论是尚有战意还是斗志皆失的,他们都因为可泰安的逃离而土崩瓦解,哈克兰人全面溃散。

        游牧大军崩溃的一幕自然被布拉文看在眼中,他下令再一次吹响号角。

        吹响那代表着反击的号角,督促着哥萨克们前去追击,前去厮杀。

        哥萨克们自然是乐意至极,谁人都看得出来哈克兰人的完蛋就在当下,怎么能不去抓住这个发财机会呢。

        看着追击哈克兰人的战友,赫梅一直挺着的一股气终于泄了下来,感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

        现在战斗终于结束,他也可以松口气了。

        而在松下这口气之后,赫梅立即感到疲惫像是浪潮般涌来,他感觉腿下一软,但好在下一刻就集中精神恢复了神智。

        接着内心便有些后怕,要是在那么多士兵面前摔倒了,那可真丢人啊。

        “马伦多,这里交给你了。”

        赫梅丢下这句话,招呼维亚托给自己拿了个凳子来,他现在实在是感觉累得要死。

        维亚托的状态也不是很好,年轻侍从的衣袍已被鲜血染红,方才他也厮杀于第一线,面对哈克兰铁骑时还站在赫梅的身边。

        但现在他的脸上写满了兴奋,因为在那场厮杀之中,他干掉了两个哈克兰贵族,还俘虏了一个。

        这样大的战果让他的兴奋之色溢于言表。

        比起刚来赫梅麾下做侍从时,维亚托明显自信了很多,赫梅从家乡带来的这个远方亲戚,越来越成熟了。

        赫梅在想,回去之后是不是给这小子安排些新任务。

        维亚托表现出来的素质还是很不错的,显然可以承担更合适的任务。

        而在另一边,马伦多打起精神,招呼着士兵们打扫战场,收敛伤员。

        众人虽然疲惫,但脸上都写满了兴奋。

        因为他们清楚,正是他们改变了战局,正是他们赢得了这场胜利,连伤员们也是如此。

        这从那些敬畏的看着他们的哥萨克就可以看出,在那响彻整個战场的巨响之后,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做了什么,都意识到了他们的功绩。

        也是因此,萨扎堡的诸位没有鼓起力气,冲出车阵去追击哈克兰人,因为他们知道,战利品少不了他们的。

        几个哥萨克的草药医生赶来,他们自称是布拉文派来的,有了这些专业人士,伤员也可以获得妥善的照料。

        “那是什么?你是怎么做到那些的?”

        休息的赫梅听到一个他不陌生的声音,抬起头,进入眼帘的果然是卡佳。

        少女正看着萨扎堡的火门枪,眼里是藏不住的好奇。

        对这样的神情,赫梅并不奇怪,在战局已定的那一刻,他就想到自己接下来免不了要遇到那样的情况。

        但赫梅有种奇怪的感觉,卡佳的好奇之下似乎有着别样的东西,但是他感觉不出来那是什么。

        而且这种奇怪的感觉很快就消失,赫梅也就没在意。

        “火门枪,萨扎堡里术士的杰作,一件很不错的武器。”

        赫梅言简意赅的介绍道,他没有谈及这东西的原理,虽然这玩意不难,但也不该大大咧咧就说出来。

        “那么我的父亲若是想要购买,你可以卖出这些火门枪吗?”

        卡佳接着问道,面对这个问题,赫梅则思索了一会儿,然后他作出了答复。

        “可以谈,若是布拉文大人有意购买,我们可以谈谈。”

        赫梅决定还是卖,借着火门枪还能卖出来价值的时候多卖一些。

        早在从迪尔班手里拿到东西的时候,他就想好这点了,借着还能卖大钱时多卖一些,多赚一些。

        把萨扎堡的名声早点打出来也好,反正哈克兰人就是掌握了火门枪的技术,火药配方他们可一时半会搞不定,这里不是北方,没那么多火药师傅,到时候还是得来萨扎堡购买。

        也不怕因此丧失优势,因为迪尔班可是有更好的研究呢。

        那搞出来了才是真正的大杀器,足以改变战场的东西……

        当然,他很清楚,依照这个世界的技术水平,那些东西出现在战场后基本用不了几年就会遍地都是,但掌握好让武器出现的时间,几年优势完全足够。

        突然响起的欢呼声吸引了两人的注意,他们转头望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游牧者所来的山脊已经被哥萨克们占领。

        而那些欢呼正是从山脊后面传过来的,声音里面满是兴奋,还有发财的喜悦。

        欢呼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发现在山脊线的另外一边,正是游牧者的庞大营地。

        那意味着无数的牲畜,无数的人口,无数的荣耀,这些只待他们去取过来。

        “看来他们发现了什么让人振奋的东西。”

        赫梅抬起脑袋,他没有看到那边有什么,但不影响他这样说。

        “是啊,一场辉煌的胜利……”

        卡佳喃喃道,不过她的眼神其实一直在赫梅身上,只是赫梅没有注意而已。

        。

        哥萨克获得了一场大胜,一场许多年都没有的大胜。

        哪怕是十几年前那场对游牧部落的胜利,都没有这次的收获大。

        由于可泰安的突然跑路,大多数哈克兰人都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

        只有可泰安的部落完完整整的跑走了,当其他人反应过来这是怎么回事,赶紧动员族人跑路时,哥萨克已经冲到了他们面前。

        接下来自然就是一场杀戮和捕奴的盛宴,许多哈克兰人被杀死,更多哈克兰人成为了俘虏,他们的牛羊牲畜成为了哥萨克的战利品。

        曾经有着十万人的游牧民营地化为了废墟,哥萨克们在上面肆意的欢呼着,为了这场伟大胜利而欢呼着。

        不过跑出来的哈克兰人还是很多,毕竟不管怎么说,哈克兰人都是人均拥有战马的。

        这点决定了他们若是想要跑起来的话,那就会跑得非常快。

        哈克兰人在逃亡时内心都满怀对可泰安的仇恨,在他们看来,若不是这人突然跑路,局势怎么会发展成现在这恶心样子。

        他们纷纷对尼雅发誓,在离开这里之后,一定要找可泰安那个混蛋复仇,他必须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当然了,至于那些局势不利就跑路把可泰安丢后面的想法,现在就完全不提了。

        只是这些逃离了那个杀戮场的幸运儿们没有想到的是,他们需要提防的不只是哥萨克,还有他们的同胞……

        。

        一队哈克兰骑手从森林中冲出,他们攻击的目标并不是追击的哥萨克,而是一队从那个杀戮场里面逃出来的哈克兰溃兵和部民。

        难民自然无法抵挡战士,在丢下几具尸体之后,他们十分干脆的投降,接着便被伏击者给押了下去,身上的财物全都被抢走。

        这样的景象同时发生了很多,而要问这些伏击者从什么地方来得,你会发现他们都是可泰安派出来的。

        是的,可泰安。

        这位哈克兰酋长在带领自己的部落撤退了一段距离后,立即派遣斥候去确定后方的情况。

        在发现哥萨克并没有打算在劫掠大营的基础上追击,他迅速对作出了新决断,杀他一个回马枪,去把那些幸存者都给抓起来。

        可泰安比任何人都清楚自己这里的操作是多么讨人厌,把许多人都推入了火坑,被他坑害过的部落肯定为铭记这仇恨。

        虽然哈克兰草原的日常就是尔虞我诈,但是一些事情还是会引起公愤的。

        那为了解决后患,他把这些部落全面歼灭不就是了。

        打败他们可以获得牲畜和战利品,人力则可以吸收。

        毕竟哈克兰普通人对成为其他部落的部民是没有心理压力的。

        或是当做奴隶卖掉,无论是其他哈克兰部落还是瑟瑞卡尼亚人,总是有人愿意收奴隶的。

        但是头人、贵族和酋长这些人若是被俘,那就必须处死,他们就是不稳定因素。

        可泰安的这个决定让不少部下感到了恐惧,哪怕是见过这位酋长的食人恶行者也是如此。

        他们恐惧于可泰安的狠辣,这位真是做事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要把事情搞得干干净净。

        许多人因为这一幕而在内心发誓,绝不能背叛这位酋长,以他手段的狠辣,自己绝对玩不过他的。

        可泰安的计划很成功,因为他在逃亡的几条路上都安排了伏兵,这使得大部分幸存者都成了他的俘虏。

        在完成这些“收尾”工作之后,可泰安才带着他的部落回到了草原。

        他可得赶紧把这次获得的资源变现,好给损失惨重的部落恢复实力,这一战他的人也损失不小。

        为了带领部民尽快离开,他为此丢掉了一半的牲畜,后面是靠着伏击幸存者把牲畜数量补上来,但现在部落人也多了啊。

        可泰安倒不担心被围攻什么的,这次那么多部落没了,大家都急着去抢他们留下的草场和空间呢,一时半会儿的顾不上他。

        不过这之后他肯定还得面对一些挑战,作出了引起草原公愤的事情,肯定有人以此为理由围攻他的。

        但他不在乎,那么多年都这样过来了,这还怕什么,他靠着他的头脑击败了不知道多少敌人,这次也一定可以。

        而在成功之后,他以尼雅的名义发誓,一定会向那个有着翔隼旗帜的家伙复仇,一定会的。

        。

        与可泰安的狼狈跑路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赫梅则在享受着哥萨克的欢呼。

        无论走到哪里,赫梅和他们的部下都会获得一片一片的欢呼,因为人们都知道,正是他们才能如此轻松的赢得这场胜利。

        阿塔曼们都热情向赫梅献殷勤,不过在他们的热情之下,赫梅把他们的打算看得很明白。

        无非就是想要问火门枪是怎么回事,还有最重要的能不能购买。

        之前火门枪在战场上的表现无疑震惊了阿塔曼们,接着他们就意识到这玩意可以在战场上发挥的作用。

        赫梅当时是在极近的距离上下令对哈克兰骑兵射击的,因此制造了一片哈克兰骑兵落马的壮观景象。

        阿塔曼们自然认为这东西准头很好,再加上威力和足以惊翻战马的声响,这可是好东西啊。

        不过赫梅谁都没有答应——还没有和自己的岳父商量好呢,怎么可以先和其他人做生意。

        而布拉文对赫梅的态度则颇为复杂。

        本来一开始,他拉赫梅过来只是想要女婿在诸位阿塔曼面前露露脸,叫他送物资什么的都是顺带的。

        对他的军队在战场上能不能有什么出色表现那更是不指望。

        对布拉文来说,赫梅的部队中规中矩的把这个过场走下来就行。

        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的是,赫梅部居然成为了改变整个战局的核心。

        本来在布拉文的预想里面,这一仗怎么都得打个一整天,甚至是打到晚上,打到双方都因黑夜而不得不收兵。

        这样的事情在哥萨克和草原德斗争历史上发生过很多次,最长一次双方甚至打了三天三夜。

        但现在却是一个上午,哈克兰人就崩溃了,哥萨克大获全胜。

        但在复杂的心情之后,涌上他心头的则是欣慰。

        就赫梅的表现,自己未来也用不着想什么给他铺路了,他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够让他继承自己的事业。

        而且还有一件让他高兴的事情是,经过此战,卡佳对赫梅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一种很微妙的表现。

        这种变化实际上就布拉文看出来了,其他人顶多感觉一些不对。

        作为父亲,他是很清楚女儿是怎么样的。

        而现在她这样,那说明她有些心动,这是好的,这是非常好的。

        布拉文虽然会很干脆的卖掉女儿去达到目的,赚取筹码,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希望女儿幸福。

        赫梅对女儿的喜欢他都看在眼里,但关键是卡佳怎么想。

        这些年来,卡佳拒绝了很多追求者,若是她一直对赫梅保持这样的态度,那未来如何也不好说,但现在这态度松动了。

        赫梅自然是不知道岳父的这些心理活动,面见盖特曼汇报情况,并且约定了火门枪交易之后,他只是很正常的参加了夜晚的庆功大会。

        组成了这场宴会主流的是各种烤全羊和烤全牛,这些牲畜来自俘获的游牧民畜群。

        这次哥萨克获得的牲畜数量直接数以万计,那当然要让大家好好享受一场美味的大餐。

        庆祝一开始,赫梅就很兴奋,因为得知哥萨克们决定把四分之一的战利品交给他。

        要知道,盖特曼也不过才拿四分之一,现在赫梅拿得和他差不多。

        那是超过了一万的各种牲畜,还有一千五百名哈克兰俘虏,还都是些青壮年,这远远超过了赫梅的预期,简直是发大了。

        在大会上,哥萨克们跳起了独属于他们的舞蹈,虽然说跳舞都是一群光着膀子的大汉,但赫梅还是看得很起劲。

        哥萨克所跳的自然是“哥萨克舞”,赫梅很喜欢这样的舞蹈。

        没有点力量和身体素质,这舞还不是一般人可以跳的。

        比如那快速抽动的双腿,难以想象舞者的腿部力量是多么强大。

        萨扎堡的众人也异常轻松愉快,由于他们的功绩,因此钓上女人那不要太容易。

        哥萨克中还是有不少女人的,总是有些彪悍的女孩学习起家里的男人,拿起武器走向了战场,而长辈们也一视同仁,女孩想学那就教。

        而现在这些女人大多正围在萨扎堡的士兵身边。

        哥萨克们对此没有啥意见,最多感到了嫉妒,但也认为这是他们应得的,毕竟他们是这一战的功臣。

        赫梅看到维亚托被一群大汉围着灌酒,即便喝得满脸通红,这孩子还是在那些呼喊与鼓励中继续喝下去。

        他还看到马伦多被一个衣着华丽的年轻女哥萨克拉到帐篷阴暗处去,这样的景象到处倒是,男女哥萨克们都是混住的,这样的事情从来都不少见,大家也都习以为常。

        这让赫梅不由得喉头一动,下意识的,他看向了卡佳。

        和他一样,卡佳也在享受着食物和美酒,在赫梅的视线偏转过来时,她的眼睛直接与赫梅的对上了。

        两人对视了一会儿,最后是卡佳先别开了眼神,这让赫梅有些惊讶,这位大小姐以前不是这样的啊,以前从来都是他先退让的。

        不过他也没有多想,虽然说今晚是庆功宴,但是要做的事情可多着呢,自己得赶紧忙碌起来。

        在这个晚上,赫梅与岳父,还有一大群阿塔曼签订了协议。

        协议的内容非常简单,那就是赫梅供货给他们,让他们得以拥有火门枪,他们出钱。

        在这门生意里,赫梅掌握着完全定价权。

        赫梅给出的价格是制造火门枪的原料价格的十倍,不过还加上了火药。

        但即便是这个价格,哥萨克们也觉得十分合适,甚至还有人觉得赫梅给出来的价格太小了。

        这可把赫梅给搞不会了,不过他很快也反应了过来,顺势进行了提价,“让价格适合诸位的地位”。

        但赫梅热衷这些交易不全是为了倒卖火门枪,其中重要的是,这些协议都是订货,他们要取货就得等,就得前往萨扎堡。

        而在萨扎堡他们不可能不买其他东西,这些哥萨克里还有不少是从未前往过萨扎堡的,到时候必然买更多东西,萨扎堡的市场也会变得更大。

        所以赫梅这一波操作归根结底,还是意在促进萨扎堡的贸易,毕竟萨扎堡的贸易可是他的命根子啊。

        不过赫梅忘记了一件事,那就是按照哥萨克之地的传统,谈生意签协议怎么能不喝酒呢。

        看到那些伏特加,赫梅猛然想起了这点,但是也没有办法,只能苦笑一下,喝吧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