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一章 火药的力量

第二十一章 火药的力量

        “那里,就是那里,那家打着翔鹰旗帜的,就是我们的突破点!那里可以打开整个战局!”

        可泰安难以抑制的大吼起来,一改之前冷静的态度,他一直期望出现的情况终于出现了!

        那里正是可以打开局势的地方,战斗的胜负手就在那里。

        悠扬的号角声再次响起,百无聊赖的草原贵族们被这些号角声唤醒。

        作为哈克兰大军最为重量级的力量,诸部精锐自然是要在最后一刻打出来,而现在正是要他们动起来。

        贵族们原本或坐或躺在地上,无聊的看着前方厮杀的战场。

        而在听到出击声音时,他们马上跳上马背,终于到出阵的时候了!

        “走!让我们去砍光林中人的脑袋!”

        诸如此类的声音此起彼伏响起,也是在这样的口号之下,草原甲骑动了起来。

        。

        “卡佳,带上你的人,到你的未婚夫那里去,哈克兰人显然打算拿他那里作为突入点,你必须帮赫梅稳住战线。”

        布拉文把哈克兰人的行动都看在眼中,这让他脸色一变,赫梅能不能扛住这一波让他很是担忧。

        “是。”

        卡佳只说了一个字,没有任何犹豫,接着就退了下去,去领导她的战帮帮助赫梅。

        布拉文之所以派卡佳去,是因为她的战帮虽然充斥着躁动的年轻人,但这些年轻人都是她精选出来的。

        卡佳不会让废物和不服命令者待在麾下,她的麾下都是些精锐,无论在战争技艺还是纪律性上都是如此。

        看着女儿雷厉风行离开的身影,布拉文不由得感到很可惜,要是这孩子是男孩就好了。

        卡佳无论是武艺还是能力,都在草原年轻一辈中是上佳的。

        但很可惜的是,哥萨克们终究是北方人,北方那对女性继承权的排斥是继承下来了的,并且还在恶劣的环境中进一步强化。

        哥萨克们不会跟随一个女人。

        若是他强行让卡佳继承自己的位置,那别提把盖特曼的头衔延续下去,连保住阿塔曼头衔都是个问题。

        所以他要给卡佳找个男人,但这些哥萨克不行,他们之间的关系错综复杂,关系颇深,到时候肯定会一头扎在草原的斗争里面。

        若是和这些人联姻,那自己那個让盖特曼头衔在血脉里延续的梦想也不可能实现。

        本来布拉文的想法是从部下里面提拔一个身世干净的人,而在来自蓝山的另一边,手中还握着大量资源的赫梅出现之后,他就成了最好的选择,所以他选择了赫梅。

        这个选择也无疑是正确的,赫梅带来的资源推动了布拉文成为盖特曼,而这个女婿看起来也足够合格,应该可以继续他的一切。

        这些思绪只在布拉文的脑中持续了一瞬,注意力继续集中在战场上,这是眼下最重要的事情。

        接下来布拉文还作了一些布置,派出了一些阿塔曼作为预备队,要是赫梅没能挡住哈克兰人,那至少有个缓冲。

        。

        “啊,看在瘟疫的份上,这他妈的可真是有够精彩的。”

        哈克兰甲骑的活动自然被赫梅看在眼中,向着自己阵地而来也被他看在眼中,这让赫梅下意识破口大骂。

        眼下阵地的状态实在是过于糟糕,车阵前的确是铺满了尸体,但车阵内的尸体也不少。

        经过激战的马车也已经伤痕累累,指不定下一刻就会坏掉。

        许多士兵都变成了血人,浑身鲜血和哈克兰人厮杀。

        “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尝尝厉害。”

        赫梅下了决定,是时候把底牌拿出来了。

        “马伦多!让火门枪手们过来,让我们给这些混蛋一个惊喜!”

        听到命令,等候已久的火门枪手立即跳了出来,他们等待这命令已经太久。

        赫梅亲自来到了火门枪手们面前,看到了他们手中的火门枪,这些火药工坊里制造出来的武器已经等待了太久。

        “士兵们,我知道你们已经等了太久了,接下来就是里面表现的时候,可得给我好好表现!到时候你们会变成整个战争最引人注目的存在!”

        “是!”

        枪手们整齐的回复道,他们很期待手中的武器在战场上打响。

        作为火门枪的使用者,他们都还记得第一次使用这种可以发出巨响的武器时,自己是多么惊慌失措。

        所以对这玩意可以造成多大影响是最清楚的,眼前这些野蛮人肯定会被吓傻的。

        就在赫梅说完之时,哈克兰贵族们已经来到了弓箭的射程之中。

        引人注目的贵族们自然吸引了许多箭矢,但因为这些箭矢落马的人很少,许多人身上插满了箭矢,但依然继续前进着。

        这正是甲胄存在的意义,也是草原贵族敢于在战场上那么张扬的根源,他们喜欢仗着甲厚在敌群中厮杀,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好了。

        “为了尼雅!把他们的灵魂和鲜血献给尼雅!”

        毁灭女神的信徒狂吼着,激起一片的回应。

        在贵族们看来,下一刻前面的废物步兵就会被他们践踏在马蹄之下。

        牧民们主动让出来了前进的道路,眼中闪着期待之色,他们甚至还有心思讨论挡在具装骑兵面前的人会怎么被碾压了。

        在对瑟瑞卡尼亚和哥萨克之地村庄的劫掠中,这样的景象不止一次出现。

        每次牧民们都会乐悠悠的在战后去看看挡在甲骑面前的家伙会有多惨,而每次也的确让他们大开眼界,知道了各种各样的惨状。

        只不过,哈克兰人不知道的是,赫梅为他们准备了一份大礼。

        大地因具装甲骑的前进而震撼,对挡在他们面前之人来说,这一切仿佛是毁天灭地,挡在这毁灭狂潮之前的人都会被碾压。

        面对这波铁流之人都颤抖了起来,这是发自内心的,这是难以抑制的。

        但赫梅站在了所有人面前,他的出现让大家安心下来。

        “预备!”

        哈克兰人突然听到了这样的呼喊,接着发现那他们原本打算跨马而入的车阵被推开了一个口子。

        这个口子就像是倒置的沙漏一般,把哈克兰骑兵都吸引了过去。

        在那口子处,一队手持奇怪铁管的士兵正站在那里,身前竖着的是大方盾,他们举起手中的铁管,把它搭在盾牌上的搭口,对准冲击而来的哈克兰骑兵。

        哈克兰人自然不把这些人当一回事,在他们看来,无论步行者们有什么阴谋,他们都会被无情碾压。

        “发射!”

        “砰砰砰砰砰砰!!!”

        雷鸣般的爆炸声响起,那些奇怪铁管里面闪起火光,接线冒出烟雾。

        这是这片土地从未出现过的景象,也是这个世界第一次出现的景象。

        冲在最前方的甲骑猛然感觉胸口一疼,接着落下了战马。

        在这个距离上,火门枪的精度问题最大程度的被避免,足足十来个具装甲骑就此落马,倒在了草原之上。

        他们和战马的倒下使得后面的骑兵直接被猛然绊倒,哈克兰人的冲锋受到严重影响。

        一时间,到处都是狼狈的哈克兰骑兵,一场惨烈的骑兵相撞事故就这样发生在众人眼前。

        但若只是如此,那也影响不了甲骑前进,后面的骑兵直接绕开了残剧现场,但那雷鸣般的声响也造成了一系列连锁反应。

        大量从未听到过火药爆炸声的战马受惊嘶叫起来,不听命令那是最基础的,有些战马还把骑手摔了下去,自己逃离了战场。

        “砰砰砰砰砰砰!!!”

        又是一阵雷鸣般的声音响起,又是十来位骑兵落马,恐慌进一步的蔓延,混乱进一步的蔓延。

        战马纷纷偏离了原来的方向,开始乱冲。

        经过这两轮更替射击,萨扎堡火门枪手们已经无力输出,火门枪装填需要时间,但这已经足够。

        火门枪的威力在如此接近的距离上完全发挥了出来,在这个距离上,哈克兰贵族的重甲根本挡不住火药推动的弹丸。

        其实弩也可以达成这样的效果,但是弩无法造成雷鸣般的声响。

        这声响才是击溃了哈克兰人冲击的根源,第一次见到火药的哈克兰人的表现,正如赫梅所预料的那样。

        “巫术!那些林中人用了巫术!”

        “林中人的神灵在帮助他们!”

        “我们失败了!逃命吧!”

        对迷信的哈克兰人来说,这种在这个世界上第一次出现的武器自然被他们理解为某种魔法和神力,恐慌也就此出现,并且就像是被风所吹动般蔓延,制造更多的恐慌。

        在他们看来,受惊而难以控制的战马正是敌人有着超自然力量帮助的体现。

        “砰砰砰砰砰砰!!!”

        火门枪终于装填好了,又是一轮射击,又是无数人被惊马掀翻。

        赫梅还让手下几个壮汉扔了几个被点燃引线的火药桶过去,没炸死几个人,但制造了更夸张的雷鸣巨响。

        赫梅的火药,无疑改变了整个战场的局势。

        。

        当卡佳看到赫梅命令部下推开马车,让门户洞开之时,她只觉得这个人愚蠢到了极点。

        在父亲给自己安排未婚夫时,卡佳是很厌烦的。

        从小时候开始,她不喜欢被强加东西。

        为此她从小就努力练习刀术和马术,努力培养自己的能力,以让未来能够有决定自己命运的权利

        但面对父亲的权威时,她终究还是屈服了。

        因为越是努力,越是努力和社会接触,卡佳越是发现,父亲的庇护是多么重要。

        若是没有父亲的庇护,她怕是瞬间就要成为阿塔曼之间互相抢夺的战利品。

        说难听点,她的那点力量,根本不够看的,草原从来都不缺强大的剑客。

        但情绪终究还是有的,所以她一直对赫梅都很冷淡。

        不过话也说回来,卡佳对所有人都是极其冷淡的。

        她很满意这个人没有仗着自己的身份想要做什么,但也仅仅如此。

        所以对赫梅,她是算不上喜欢,也算不上讨厌的态度。

        而在亲眼看到赫梅愚蠢的打开车阵,让他那些带着奇怪铁管的部下去面对奔驰而来的游牧骑兵时,她对这个人的评价瞬间烂到了极点。

        因为他这是在葬送自己,还葬送自己的所有部下,对于这样的行为,卡佳厌恶到了极点。

        你自己愚蠢就自己愚蠢吧,为什么你还拉上其他人一起去送命?

        卡佳的队伍是她一手打造的,她对队伍无比珍视,所以看到赫梅推开马车“送死”,她自然是这样的态度。

        但木已成舟,卡佳开始作死战的心理准备,因为她很清楚,自己必须挡住游牧骑兵,起码坚持到父亲派来支援。

        她知道,那样她很容易死,她的部下会死伤惨重,但她没有任何犹豫。

        只不过,接下来她看到赫梅命令他那些拿着奇形怪状武器的士兵射击。

        在雷鸣般的声响、突然燃起的火光和升上天空的烟雾之后,她看见哈克兰人倒下,看见那些具装甲骑倒下。

        而那原本气势汹汹的哈克兰大军,也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声响而陷入惊慌之中,战马彻底失控,人也被此所慑,恐慌不断蔓延。

        又是几轮射击,哈克兰人的混乱更上一层楼,距离赫梅防区越近,混乱就越多。

        当然,卡佳的战马自然也受惊了,差点把她从马背上颠下来,但她有力的大腿在关键时刻控制住了战马,才没有落得身后部下们那个狼狈样。

        从狼狈中恢复过来的卡佳,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赫梅指挥那些拿着奇怪铁管的人继续射击。

        看着他那专注的姿态,看着他在烟雾中的身影,看着哈克兰人在他的命令下倒下。

        看来自己真的是看错他了呢,卡佳这样想到。

        “呜呜呜呜呜呜!”

        悠扬的号角声再次响起,而这次不是对面的,这是属于哥萨克们的。

        它打断了卡佳的思绪,因为这声音只意味着一件事。

        全面反击。

        。

        哥萨克们推开马车,拿着弯刀和长矛的勇士们勇敢冲出车阵,冲向那些因连续不断地巨响而陷入混乱的哈克兰人。

        许多心急之人直接翻过马车,径直冲向敌人。

        很多哈克兰人还在安抚因为那巨响而失去控制的战马,哥萨克正是抓住这个时机杀了上来。

        他们或是用长矛把骑手刺死,或者把敌人从战马上拖下来疯狂招呼,一时间不少哈克兰人就这样倒在了哥萨克手上。

        还有战斗力的骑手没有选择帮助战友,他们选择的是逃跑,敌人都有巫术相助了,他们还留在这战场干什么。

        拉斯季特对哥萨克们宣布那巨响都是神灵的伟迹,这无疑极大鼓舞了士气。

        而在那些哈克兰甲骑处,景象是最为惨烈的,他们本就是受到巨响影响最大的人群,现在还面对那如狼似虎冲上来的敌人,会是发生什么自然不言而喻。

        赫梅的在册哥萨克头领维戈列斯战斗在最前面,他全程看到了这些具装甲骑是怎么在一群不起眼的步兵身上翻车的,现在正激动得不得了,满脑子都是多弄死几个哈克兰人。

        一个个哈克兰贵族被从马鞍上拖下来,运气好点的就像是一条死狗一样被拖走,运气不好的则就地被疯狂招呼。

        意识到暂时跑不了的骑手十分果断的下马,和冲来的敌人战斗,但他们的数量终究不多,很快就被淹没在了敌人中,不是被杀死还是被俘虏。

        对于哈克兰人来说幸运的是,许多哥萨克骑兵也因为那些巨响而动不了。

        但不幸的是,哥萨克的主力骑兵基本上距离那些雷鸣般声响是最远的,他们也活动了起来。

        侧翼的哥萨克骑兵很快击败眼前的敌人,哈克兰人因战场上的巨响而士气低落,根本挡不住意识到那声响是他们这一方而士气大振的哥萨克。

        接着,哥萨克骑兵把哈克兰进攻部队给切割出来,断掉了他们后撤的道路。

        现在哥萨克占据着上风,绝对的上风,并且这上风正在往胜利转化。

        。

        “尼雅在上,怎么会这样?”

        可泰安语气里面的冷静和稳重已经不翼而飞,有的只有惊诧和恐惧。

        他是全程看完了自己寄予重望的甲骑是如何完蛋的,在那些守军主动拉开车阵时,他还以为胜利马上就会到来,而结果却是完全相反。

        奇怪的武器杀死的人其实不多,但那些声响制造出来的恐慌非常吓人,还对战马造成了恐怖的影响。

        这简直就是打在了哈克兰人的命门上,他们可全部都是骑兵。

        敌人这一波下来,进攻的骑兵里起码一半没个几分钟调理恢复不了控制,更别提被甩下马的倒霉鬼。

        哥萨克则是抓住了这几分钟出击,完完全全打死在了哈克兰人的命门上。

        布拉文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武器,但是他迅速反应了过来,足以见此人的恐怖。

        可泰安的部下们也是满脸的恐惧,他们从未见到过那样的武器,更从未听到过那样的巨响,这是真的吓到他们了,一些迷信者甚至认为这是对方神灵的帮助。

        其实若是单纯的神灵帮助,也起不到这样的效果。

        在哥萨克和游牧民交锋的历史上,双方都有过身具魔法与神力之人出手的记录,对此双方都有些心理准备,不可能造成那么恐怖的崩溃。

        但赫梅那个不一样,那就是一群普通人使用的武器,却可以杀死全副武装的具装甲骑,还可以制造那种巨响,还让整个战场上雷鸣不断。

        “我们……撤退,只让我们的人撤,然后赶紧回到营地,带上我们的部民走。”

        可泰安迅速的作出了决定,而他的这个决定让众人都下意识愣住了。

        放弃其他部落?您这是?这样的话您的名声不就完蛋了。

        “眼下重要的是活着,就让我们先走一步,其他人给什么当替死鬼吧,还是说你们想哥萨克等会追上来的时候,让他们去杀戮我们的妻儿?”

        可泰安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而这句话之后,立即堵上了一切反对的意见。

        可泰安对这支部落大军的统辖是极其有限的,他被选出来领导这支大军只是因为他曾经有面对瑟瑞卡尼亚军队的胜利。

        那么多部落汇集在一起本质是因为大家想劫掠一波来弥补这个冬天的损失,所以要是遇到不利,那问题就会分分钟变成到底是谁先跑路。

        所以他十分干脆的做出了跑路的选项,反正自己不跑其他人也得跑。

        无论如何,保全自己的部落都是最重要的事情。

        在走之前,可泰安死死看了一眼那翔隼的旗帜,就像是要把它记住一般。

        接下来,他才调转了马头,带着自己的亲信们撤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