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一十七章 盖特曼之帐

第一十七章 盖特曼之帐

        随着赫梅的军队越发的深入东方,他们所能见到的森林和丘陵也越来越少,越发辽阔的草原出现在了他们眼前。

        这一幕让北方移民都为之震撼,这对他们来说太新奇了。

        虽然他们都在穿越蓝山隧道时远远见过哈克兰的辽阔草原,但身处于辽阔的天地之间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完全不一样的。

        许多人感觉自己仿佛身处史诗中一般,在如此心理影响之下,他们感觉脚步越发轻快,歌声也越发嘹亮。

        在册哥萨克们则一脸平淡,他们本就身处这天地之间,眼前一幕幕都是不知道见过多少次的景象,早就不会因此而激动。

        甚至他们看着这般景象还会感到厌烦,平日里见得实在是太多太多。

        赫梅的心情也越发轻快,正如马伦多所说,行走在草原之中,心情不由自主的会开阔起来。

        军队所前行的道路是一条典型的被人踩出的兽径,这条路很窄,赫梅只能让军队形成长长的队列。

        好在附近都没有敌人,准确说在到达谢契之前,都不可能遇上敌人。

        不然就赫梅这长条队列,但凡被骑兵一冲击,那就得全军崩溃。

        路上赫梅也遇到过不少当地人,比如居住在哥萨克之地的哈克兰人,以及半游牧的哥萨克。

        他们很热情的招待了赫梅,并派出向导为他带路,哥萨克之地上的居民对来自草原的入侵者都是同仇敌忾的。

        哪怕是那些哈克兰游牧民也是如此,他们本就是因为恐惧草原上的斗争而逃到这边来的,对于那些崇拜邪神莉莉特的部落那是深恶痛绝。

        哈克兰人称呼莉莉特为尼雅,这位邪神的信徒认为他们要用杀戮来为自己赢得获得救赎的机会,以在莉莉特归来时的毁灭中活下来。

        这就使得那些崇拜尼雅的信徒格外残忍,再加上草原严酷的生存环境,所以他们经常可以作出许多耸人听闻的事情。

        就比如赫梅知道,在哈克兰的历史上,差不多一百年前出过一位“尼雅之鞭”,这位可汗统一了整个草原,接着他率领草原大军前往瑟瑞卡尼亚,几乎把那片土地化为无人区。

        在入侵瑟瑞卡尼亚的战事中,可汗把人成群穿死在木桩上,然后让这样的木桩充斥着瑟瑞卡尼亚的城市。

        各种残忍行为更是数不胜数,他所制造的恐怖至今都还在哈克兰和瑟瑞卡尼亚流传。

        最后是受到瑟瑞卡尼亚王室庇护的蝎尾狮(飞狮)学派猎魔人终结了此人带来的疯狂,当时蝎尾狮学派因为“烈火之日”的惨烈失败而失去了王室的重视,所以杀死可汗被他们视为重新夺回王室信任的机会。

        他们以好不容易从烈火之日后恢复了一些的学派大部分人阵亡为代价,在战场上杀死了“尼雅之鞭”,可汗死后的残酷大军立即开始内战,瑟瑞卡尼亚人才能得以发动反击,把哈克兰人驱逐出国土。

        只可惜蝎尾狮学派并没有重新获得往日的辉煌,王室给予了他们一些资金和特权,但是也仅仅如此,蝎尾狮学派至今依然在沙漠中猎魔来维持生计。

        而赫梅怎么知道这些的,因为这根本不是秘密,是人尽皆知的事情。

        这一路来,赫梅军队的各种损耗都很大,但好在这都是预料之中,但有一样东西的损耗就属实没想到。

        那就是鞋子。

        经过长时间行军,鞋子的消耗可以说是飞速上升,士兵们走着走着经常就发现鞋子烂了,发现鞋底坏了。

        而这看着不起眼的鞋子,其实是军队战斗力的重要保障,若是一个士兵脚坏了,那他还有什么战斗力呢?

        失去手,这士兵至少还可以冲上去撞人,而失去脚,那就真的是纯粹的废物。

        不过赫梅军队的战斗力也没因此受损,因为哥萨克们都多多少少会编制草鞋,而长草可以说是遍地都是。

        有着他们的努力,鞋子坏掉的士兵很快就拿到了新鞋子,草鞋虽然穿着不是很习惯,但肯定比穿烂鞋子好。

        而鞋子还没坏的士兵则把鞋子脱下来,穿上了草鞋,他们学习了哥萨克的经验,草鞋穿烂了不心疼,正好适合用来行军。

        在这些插曲之后,赫梅就来到了谢契,哥萨克之地最主要的边境要塞,也是最强大的哥萨克战帮所在。

        远远看去,谢契是一座雄伟的木堡,宽大的壕沟包围着城市,那木墙比起萨扎堡的要高多了,这点赫梅在接近时感觉得非常明显。

        高大的木制塔楼俯视着谢契四周,任何人在附近的活动都无法躲过塔楼上哨兵的眼睛。

        在谢契的镶钉蒙皮大门前,有几根长矛插着一串骷髅,在长矛顶上是镶嵌了金银的骷髅。

        赫梅知道这是什么,最顶上的华丽骷髅头属于一位盖特曼,而下面那一系列颅骨,是属于被击败的哈克兰酋长。

        这把颅骨长矛赫梅早就有所耳闻,每当哥萨克大军出阵前去对抗游牧大军时,专门选出的旗手会在军队的前列高举起这把长矛。

        而平时,它就被放在谢契的大门之前,向着来访者无言展现颅骨长矛上所凝聚的荣耀。

        赫梅到来的时候,各路哥萨克已经来了不少,许多哥萨克都好奇的看着这支来自萨扎堡的军队。

        在谢契的门口。守卫的哥萨克简单查看了他们的旗帜和身份,赫梅的自然就是翔隼纹章——每支要来到谢契的哥萨克战帮都必须先行上报他们的旗帜。

        守卫的哥萨克装束和赫梅见到的哥萨克都不同,他们普遍戴着链甲头盔,穿着锁子甲,外面套着红色的排扣大衣,长矛、弯刀和弓箭全都配齐,一件不少。

        他们的气质也和赫梅日常见到的哥萨克不同,哥萨克们日常都是很松散的,而这些人的军人气质是扑面而来。

        确认身份没有花上多少时间,检查者还对他友善的笑了笑,接着赫梅得以进入这个哥萨克堡垒。

        谢契是一座巨大的驻军要塞,其内部空间非常庞大,不过千人的谢契哥萨克日常不过占据着堡垒的很小一部分。

        这里平日里除了谢契哥萨克之外,也就是一些出于自愿而来的志愿者,还有因赎罪而来的犯罪者。

        谢契是哥萨克和游牧民斗争的第一线,所以从来都不缺志愿者,各个哥萨克村庄都会主动向谢契提供物资,以供养这些无畏的守卫者。

        现在曾经的空地上都被人群与帐篷所充斥,空气里面也弥漫着人群汇集所产生的各种各样的臭味。

        众人对此倒是颇为适应,军营嘛,哪儿有不臭的。

        而且说实话,到现在才闻到臭味,这已经是把军营卫生做得很不错的。

        后来赫梅才知道,原来谢契在建设之初的设计就完全是为大军集结而考虑的,所以粪便问题有一套很不错的排水系统解决。

        不得不说,哥萨克之地看着野蛮,但在野蛮外表之下的文明从来都不少。

        赫梅看到了各种各样的阿塔曼旗帜,有大步猎人、交叉弯刀、捕食雄鹰,以及无畏壮士,它们都有着不同的颜色,当汇集到一起时,那就是一片彩色的卷轴。

        甚至还有哈克兰人也在这里,草原上不是所有人都愿意崇拜尼雅,从事到那疯狂杀戮之中,他们更愿意和哥萨克站在一起。

        来自哥萨克之地各地的人物用审视的眼光看着赫梅一行人,而赫梅也用审视的眼光看着他们。

        他看到了不少熟人,都是距离萨扎堡较近的,他还看到了一些哥萨克穿起了来自北方的甲胄,这都是比较富裕的。

        而哥萨克们则是神色各异,一些人是友善的,一些人带着贪婪,最后一些人则只是看着。

        在这样一种“万众瞩目”的情况下,包括赫梅在内的众人都感觉颇有些尴尬,就像是闯入了一个不属于他们的世界,许多握着武器的手上难以抑制的出现了汗液。

        “赫梅大人,赫梅大人,您终于来了啊。”

        当气氛越发尴尬时,一個声音插进来打破了有些尴尬的沉默。

        那是一个身上绣着天鹅的骑手,而天鹅正是属于布拉文的旗帜。

        “我是布拉文大人派来的,请随我来吧。”

        骑手恭敬的在马上鞠躬,而听到布拉文的名字,看到那天鹅旗帜,尴尬的景象随即消失。

        人们转移开视线,继续忙碌自己的事情,萨扎堡的众人立即感觉压力一松。

        赫梅这是第一次见到布拉文这位准盖特曼的威望,他对准盖特曼的名声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在手持天鹅旗帜的骑手带领下,赫梅的队伍来到了布拉文的营地。

        路上赫梅看到了这座哥萨克堡垒里的景象,不得不说真的是很混乱,大部分哥萨克的帐篷都是胡乱搭建的,甚至一些人搭建的只是窝棚。

        到处都是做生意的,有的哥萨克会兜售自己的手工制品,有的哥萨克呼喊着要和人赌博,有的哥萨克则在大喊大叫着喝酒。

        要赫梅来说,这实在是不像是一支军队的样子,但他也清楚,这些哥萨克的战斗力不是表面看着那样,萨扎堡的战斗里他体会得很深刻。

        布拉文的队伍是所有哥萨克战帮里最为庞大的,所以他们占据的区域也最大,而且布拉文还为赫梅留下了位置。

        赫梅看到许多布拉文的部下都穿着他从亚甸工坊里带过来的甲胄,这让他们在人群中显得十分明显,看着也更像是精锐。

        许多哥萨克战帮就像是众星拱月一般围绕在准盖特曼周围,足以见他的权力。

        赫梅让马伦多去安排军队的扎营,而自己在带领下走向了布拉文的帐篷。

        准盖特曼的帐篷非常夸张,因为赫梅看见的是一顶绣满了天鹅的帐篷,在一众不是白色就是棕色的帐篷群里非常突兀。

        许多阿塔曼站在门口,他们看起来是在等待着,一些人已经开始三五成群的交谈,但声音都不是很大。

        门口守着八位穿着链甲,戴着链甲头盔的卫兵,他们没有阻止赫梅,赫梅从里面看见了曾经见过的脸。

        而见到赫梅进去,那些显然等待已久的阿塔曼们立即就闹腾了起来,只可惜布拉文的部下们依然沉默的站在那里,根本不搭理他们。

        在帐篷里,透着火堆和蜡烛带来的光芒,赫梅看见布拉文坐在一把宽大的座椅上。

        准盖特曼穿着一套类睡袍的衣物,显得十分随意,赫梅进来时就对上了他的视线,他正在吃着果脯。

        帐篷里还有三个人,一位是在火盆边神叨叨的念着什么的老人,那巨兽颅骨做成的头盔让赫梅想到了萨满,他不时还拨弄火盆,像是想要从中看到什么。

        一位是个铁塔般强壮的武士,他沉默的站在阿塔曼身后,身上套着一套沉重的扎甲,甲片在微光下微微发光,布拉文显然很信任他,不然绝不可能让他站在这个位置。

        最后一位则是个年轻的漂亮女子,留着一头短发,她的眼眸是黑色的,和头发一样,从她的脸上明显可以看出哈克兰人的血统,赫梅见过不少这样的混血儿。

        “欢迎来到我的帐篷,赫梅男爵,卡佳,为男爵献上面包和盐,表示我们的欢迎,也见见你的丈夫。”

        那女人的表情没有因此而有什么变化,眸子里依然平淡无波,当这双眼睛举起放有面包和盐的盘子来到面前时,赫梅感觉有些窒息。

        赫梅还不至于丢人,按照习俗,他接受了面包和盐,那女子接下来也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这时赫梅注意到,她的腰间别着一把线条流畅的弯刀,而手上也戴着黑色手套。

        布拉文把赫梅的反应都看在眼中,但他什么都没有说。

        “坐吧,赫梅男爵,我的女婿,你送来的武器装备都很好,我的部下都很满意。”

        赫梅坐在了布拉文的身侧,那个宛如铁塔般的壮汉搬来了一张椅子。

        “这个应该的。”赫梅这样说道。

        他的对面正好就是那个在火盆里不断翻找的人,赫梅坐下的时候,那人抬头看着他,赫梅看到了一双杂色的眼眸,那眼眸好像是有什么力量,让他不自觉的偏转脑袋。

        好在那人也没有一直看着赫梅,很快,他就低下脑袋继续在火盆里面翻找着什么。

        “那是拉斯季特,克里夫大神的大祭司,不要被他吓到了,他没有恶意的。也别看这样就觉得他是个疯子,实际上,当他在战场上催动力量时,没有人胆敢忽视他。”

        “克里夫的大祭司?我还以为哥萨克之地没有祭司呢。”

        赫梅对此很惊讶,他在自己的领地上和与哥萨克们的交往中就没怎么见过祭司,带领众人向神灵献祭之类的事情都是各个村庄的长老或是阿塔曼来做,或者自己私下里做。

        “的确,我们是没有的,我们的祖先拒绝供养那些只会念经之人,也没有资源供养,不过,拉斯季特的情况有些特殊。首先,你要知道,克里夫大神多被战士崇拜,在哥萨克之地的份量无疑是最重的。”

        布拉文解释道,一边说着他还一边掏出一个闪电形状的护符,表示自己的信仰。

        “偶尔会有人会受到大神的眷顾,自此他就可以操控天空的力量,有的人自此半疯了,就像是拉斯季特,有的人则成为了真正伟大的战士,就像是叶戈尔那样。而他们在获得力量的同时,也成为了大神的大祭司,不过在我们这边,这就是个头衔。”

        叶戈尔,赫梅知道此人的故事,他可是壮士歌里会重点出现的人物,关于他各种冒险和挺身而出的故事赫梅都不知道听了多少。

        不过他一直把壮士歌里面那些“被克里夫庇佑”之类的话当作套话,现在看来那居然是真的?

        “不过我们也不说什么神灵,赫梅男爵,谈谈你对这支军队有什么看法吧。”

        布拉文显然不想继续神灵的话题,他躺在了椅子上铺着的熊皮上,接过身后壮汉递过来的一杯酒,那是伏特加。

        赫梅回想起这一路来所见的一切,因为不知道布拉文是什么态度,斟酌着词汇。

        “散漫,我的态度是散漫,这支军队太散漫了。”

        赫梅想到那堪称乱七八糟的驻军区域,最后还是给出了这样的总结,那景象不知道还以为是难民营。

        相较之下,随着靠近布拉文营地,所见的哥萨克营地才算是有了些军队应该有的样子。

        “是啊,我们就是这样的散漫。”

        布拉文十分赞同,“我父亲那时代,哥萨克战帮们不是这样的,不是这样的,那个时代和现在不一样。”

        布拉文的眼中出现了名为回忆的神色,想起其父的那个时代的哥萨克军队,他的眼中闪着光。

        “这场战斗将会成为改变一切的开始,我终将继承我父亲的事业。”

        布拉文就像是在说事实一般说道,

        “你的装备让我的当选更加稳固,大部分阿塔曼都已经在私下里表示到时候会投我的票。今天晚上的宴会你会见到他们中一部分,很有力量的那一部分,我想到时他们都会向你来询问购买装备的途径。所以,我要你带的东西都带来了吗?”

        “一百件胸甲,还有两百顶头盔,这是我短时间内可以拿出来的最多数量。”

        布拉文传来消息的时间很晚,短时间内赫梅只能搞到这些。

        为此他还动用了维尔瓦第银行的关系,颇费了不少功夫。

        “到时候把它们都卖给那些阿塔曼,定价低一些,钱你都可以拿走。”

        听到这里,赫梅这回过味来为什么布拉文突然要他带那么多装备来啊,原来是为了进一步收买阿塔曼中的有力人士啊。

        这让赫梅对布拉文更高看了一眼,这位准盖特曼可真是会利用手中的资源。

        而对于自己被利用这点,赫梅也无所谓,不就是利用吗?被利用才有价值啊,反正自己没亏过。

        就拿把武器装备都交给布拉文来说,赫梅通过他的渠道,知道布拉文利用这些装备大举贿选,拉拢了不少人。

        但这样又如何?他成为布拉文女婿这点足以抵消一切付出,不,甚至可以说那些就是九牛一毛。

        这点布拉文也清楚,因此他才会不断提出要求,因为他知道赫梅会尽力去做的。

        正当这两个对各自想法都心知肚明的家伙商谈时,布拉文的女儿卡佳冷漠的看着他俩,那双眼睛还是那么冷漠,看不出来一丝情绪。

        最后,她小声“哼”了一声,显然对眼前这两个男人非常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