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一十六章 火门枪

第一十六章 火门枪

        虽然说,赫梅没有指望迪尔班搞出来什么,但他还是太低估术士的能力,即便那人是个低阶术士。

        作为猎魔人世界的科研中坚力量,他们能够占据这个位置那么久,无疑是说明了其能力。

        在赫梅提供的思路和大体的实物样式之后,迪尔班虽然没能把火炮搞出来,但是火枪,他真的和一群工匠搓出来了。

        “砰!”

        随着药室里的火药被点燃,巨大的声响响起。

        那声响惊动了不少在附近休息的飞鸟,使得附近的居民都下意识抬起头。

        接着他们看到了鸟群在工坊上升起,大家又低头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对这些声响,大家早就见怪不怪,自从赫梅下令建立“火炮工坊”之后,各种各样的爆炸巨响就已经是常态。

        人们在最初的担忧之后,就变得司空见惯,全然无视了这些声响。

        民众完全不在乎这些东西,反正在家乡,领主和术士做些看不懂的事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

        在火药工坊的射击场上,那个发射弹药的铁管后半截是木制的,使用的士兵正肩扛木制握把,铁管被搭在架设在盾牌上,枪口正在冒出烟雾。

        他的左手拿着一根被点燃的木棒,刚刚正是这木棒点燃了药室。

        这士兵是对着距离自己十来米的靶子开枪的,显然他也被这么大声响吓到,很是束手无策的看着这杆火门枪。

        “这看起来很不错,大师。”

        赫梅走到那件作为靶子的板甲前,板甲直接被打穿,留下了一个显眼的窟窿。

        窟窿的边缘有着些许的灼热感,这正是被火药爆炸的化学能所驱动的铅弹留下的。

        “这很好,这效果很好,大师。”

        赫梅的眼中透着满意。

        “但若是距离再远一些,就难以达到这个效果吧。”

        “是的,赫梅统领,再远一些准头和穿深都很难保证。”

        显然熬了好几個晚上的迪尔班承认了这杆火门枪的不足。

        “但这已经是我们目前可以拿出的最好的,您所说的那种火绳我暂时还搞不出来,不过已经有头绪了。这些运用在战场上足够了,第一次面对这东西的敌人一定会非常吃惊的。”

        火门枪这个名字来自于赫梅口中,迪尔班也把这个称呼延续下来了。

        而作为火门枪的第一研发人,迪尔班对火门枪在战场上可以达成什么效果是很清楚的,火门枪发射时的巨响足以吓到许多人。

        不过在内心深处,他还是觉得这玩意有些鸡肋,换弹的时间比弩还长,要是在不熟练者手中那会更长,而威力实际上又和弩差不多,

        但一想到赫梅向他描绘的火药武器的伟大未来,他的心情立即变得积极起来。

        自从拿到任务之后,迪尔班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几乎是所有时间都扑在工作上,和工匠们彻夜研究应该如何铸造火枪。

        这也是为什么他那么快就拿出来了成果,归根结底,火门枪就不是啥高难度的东西。

        哪怕是几个铁匠捣鼓捣鼓,都可以捣鼓出来,不就是钻铁棍和卷铁皮吗?这谁不会啊。

        不过有了迪尔班,铁匠们的铸造更合理,问题也第一时间被发现并被弥补,所以火门枪很快解决了安全问题,并定型演示。

        这也是为什么赫梅那么吃惊,不管怎么说,这速度还是远超他的预料。

        也是因此,迪尔班都把自己搞得整个人灰头土脸的,站在那里完全就像是一个工匠,完全看不出来是一位养尊处优的术士。

        “这已经很好了,大师。”

        赫梅对这杆烧火棍一样的火门枪很满意,

        “它的产量是多少?你们能在出兵之前搞出来多少?”

        “这玩意很简单,统领大人。”

        一位穿着皮围裙的铁匠走了出来,这是一个矮人。

        他的声音很粗壮,看他的模样,你便可以知道他在锻炉旁边工作了很久很久,绝对是一位铁匠大师。

        “但凡是个铁匠,捣鼓捣鼓都可以捣鼓出来,然后再在上面打个作为药室的口,最后插上作为把手的木头,一杆火门枪就好了,俺们赶赶工,一周做个二三十杆是没问题的。”

        “那就按照这个标准办吧,我希望在离开之前,我能够更多的装备这玩意。”

        赫梅下了命令,而他也不忘提及最关键的事情。

        “我会给予诸位一笔丰厚的报酬,还请诸位按照协议保存这项技术的秘密,不要把它流传出去,同时关于火炮的研究,还请诸位再接再厉。”

        哈克兰统领的话自然被诸位工匠所遵从,每个人都信誓旦旦不会泄露秘密,看起来都是那么可靠。

        赫梅当然看不出来未来谁可能把技术拿出去卖钱,但他也从来没指望技术保密多久。

        所以也无所谓,对此事他的态度完全是尽人事,听天命。

        技术肯定要扩散出去的,扩散也无法阻止,火门枪的技术终究是很简单的。

        而且猎魔人世界的国家之间斗争烈度很高,只要哪一方看到火药武器大显神威,肯定就得开始学习这种武器。

        他们的学习肯定很快,就比如像是尼弗迦德这样的大国,那么多术士时刻等待着为皇帝效力呢。

        当然了,使得他这样心态最主要的还是火门枪技术真心是看一眼就懂的,藏也藏不住。

        迪尔班接下来的项目才是真正高技术含量的,对那些东西,他的态度可不会是现在这样的无所谓……

        “迪尔班大师,我将会专门给您在维瓦尔第银行的户头打上一笔钱,以表示我的感谢。”

        维瓦尔第银行最近在萨扎堡开设了一家分行,以给哈克兰的钱币兑换和交易提供方便。

        作为第一家入驻的银行,他们受到了赫梅的许多优待。

        银行的出现让萨扎堡的贸易显然更上一层楼,赫梅从中收利颇多,银行也赚到了钱,完全是一件双赢的事情。

        对赫梅的这个决定,没有人提出异议,哪怕是最持才自傲的工匠,都不能否认迪尔班那几乎狂热的工作。

        这个年轻人甚至为了更好的研究技术,亲自向他们这些工匠学习锻造的知识,每天都废寝忘食的工作,这可比起他的傲慢同行形成鲜明对比。

        所以每个人都认为这都是他应得的,没有人提出异议。

        迪尔班那张显然精神不振的脸上浮现了笑容和收获的喜悦,其实钱在这里反而不是很重要,工作得到认可最让他高兴。

        “是的,赫梅统领,我会继续努力的。”

        经过这段时间的研究,尤其是听到赫梅描述的那种未来,迪尔班对火药技术未来可以走到何方很是好奇,他有些沉迷在其中。

        现在赫梅对他的研究要求已经不被他视为只是向领主证明自己的任务,而是打算将这门研究作为自己的主要研发方向。

        研究在战场上更为可怕的火药武器,这想想也真是让人激动呢。

        说起来,这也得多亏他是在偏远的哈克兰做这种研究,身边没有一个同行,所以他搞这种武器研究才没有被注意。

        迪尔班还记得,当年那位一直想要研究威力强大的武器以终结战争的奥托兰大师天天被人盯着,发明天天被人破坏,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

        关于奥托兰的事情,早就在班·阿德学院内部流传起来,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正是考虑到这点,迪尔班在给巫师会的例行报告里隐去了关于火药武器的诸多细节,他可不想巫师会的人杀过来盯着他。

        而自从赫梅这天在火炮工坊里面转过之后,对萨扎堡的居民来说,他们的生活产生了一些变化。

        变化就是城镇的射击场上整天噼噼啪啪,天天不断雷鸣,频率比起往日高了太多太多。

        最初居民们还被吓到了,这声音实在是有些吓人,但大家习惯起来也还是很快的。

        还有一些人则好奇赫梅这是在干什么,甚至还有人胆大包天的人想要爬墙看看怎么回事。

        不用多说,他们自然是被杰里赶走了。

        这是赫梅在让自己的卫队掌握这武器,一开始这的确闹得鸡飞狗跳,不少人开枪之后居然还被自己手中的火门枪吓到,好在射几枪之后,也基本适应了。

        火门枪的掌握还是很简单的,赫梅毕竟是把使用方法喂到他们嘴边的。

        把火药罐里的火药往枪里一倒,然后塞上弹丸,接着把木棒捅上去,最后发射,所以三四天之后,赫梅的部下们基本就掌握了这玩意。

        不过没有火绳终究是挺麻烦的,他不得不收集大量树枝,但眼下也可以接受,萨扎堡的第一款火药武器,就不要求那么多了。

        而他们掌握火门枪之时,也差不多是赫梅带军出征之时。

        为了这次出征,赫梅召集了一千人。

        他没有把领地的人力拉干,只是动员的适龄男子和武装人员,比起许多老少皆上阵的哥萨克战帮,他这可是精锐部队。

        虽然说数量只有一千,但是都是全副武装的战士,来自萨扎堡居民最少都有套胸板,再加上一顶钢盔。

        虽然这是北方诸国连征召民兵都有的装备,但是在哈克兰,这就可以说是铁人军队。

        北方人显然对参与这场战事颇为兴奋,对于哈克兰这片广阔的土地,大家其实都还是很好奇的,有着机会到远方看看绝不会错过。

        所以众人的士气都很旺盛,就好像他们不是去打仗是去旅游。

        至于那些哥萨克,他们都身上最起码都有着一套护甲,许多人还骑着战马,这些都是赫梅的“在册哥萨克”。

        所谓在册哥萨克,即字面意思,上了名册的哥萨克,哥萨克名册是赫梅这个冬天折腾出来的东西。

        想要登上这个名册,那就得通过赫梅对装备和战斗力的标准要求,登上了这个名册,就可以从赫梅这里拿到补助。

        第一批在册哥萨克基本是来自最早效忠赫梅的哥萨克村庄,赫梅把他们的特权转化成了在册哥萨克权利,借此解决了一个领地上潜在的特权集团出现的可能。

        虽然为此他付出了不少东西,但是这是值得的,解决了这个他来之前的遗留问题。

        而且这样做也挺值的,靠着优先供应权,那些哥萨克村庄通过倒卖赚了不少,他们得以为自己购置更好的装备,里面不乏穿着北方甲胄的战士。

        在哥萨克名册上,不同的人待遇是不同的,比如被标定为士官的,他们的待遇就比普通哥萨克要好很多。

        而日后赫梅的在册哥萨克若是膨胀到需要设立阿塔曼时,他自然也会规定出阿塔曼应该有的待遇。

        当这支大军离开萨扎堡时,街道两边挤满了送行的人群,人们为他们的子弟欢呼着,还有另一些人则希望他们平安归来,为他们送上祝福。

        对于战争,大家也都看得挺淡的,这次也不例外,上战场本就被视为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因此,赫梅说得那些防止游牧敌人入侵的理由也没人当一回事。

        哦,不对,不应该说没人。

        哥萨克们对此是颇为看重的,他们很清楚若是不去对抗那些游牧者,那些草原野狼可以造成什么样的破坏。

        哥萨克之地的历史是一段和游牧者不断对抗的历史,在这个过程里他们有成功也有失败。

        而失败带来的惨痛回忆,许多哥萨克到现在都还记得,他们也不想要那一幕重现在他们和他们的家人身上。

        “战争,战争,即便是在另一个世界,战争也是避免不了的,真是战争永不停歇啊,战争永不改变啊,贵族总是要为了他们的利益驱使民众去征战。”

        在人群,丹德里恩看着这大军出征的一幕说道,他还拨弄了下鲁特琴,发出一个哀伤的音符。

        他是来见从外面归来的杰洛特和多瑞加雷的,之前诗人在北方移民那里获得了邀请。

        因此跟着猎魔人和术士跑了一天之后,就专注去做享受移民欢呼的大师。

        在丹德里恩看来,多瑞加雷的事情实在是太过于无聊,走到那些人迹罕至的地方寻找怪物巢穴,然后把怪物的生活习惯和发展状况记录下来,接着就是不断重复这事。

        而且杰洛特在多瑞加雷做报告整理的时候,还会跑去接猎魔委托,问他为什么搞得自己那么忙,杰洛特就说这是在为师匠盔甲赚钱。

        啊,对,师匠盔甲,这东西的确重要。

        丹德里恩估计,要不是多瑞加雷给钱足够,杰洛特早就走了,去尽可能多的接委托来赚钱。

        而现在两人是见到了,却没想到正好遇上领主出兵,于是就被人群给堵在这里。

        不过他也不恼,反正不被堵住嘛,他正好也要出来看看这边的景象,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哈克兰的军队是什么样的。

        在萨扎堡的经历让丹德里恩收获很多,哥萨克之地看似粗野,实际上文化底蕴可不低。

        他最近都迷恋于当地的壮士歌,这种诗歌模式基于通用语,但由于长期和北方脱离与哈克兰文化的影响,形成了独属于他们的风格。

        “我倒是不这样看,这场战争并不是单纯的为了争权夺利。”

        多瑞加雷提出了不同的意见。

        “我来这里比你们早,那些哈克兰人,我听过哥萨克讲述那些家伙的故事,那些人都是些邪神崇拜者,他们会用极其酷烈的手段对抗一切反抗者,然后烧掉一切,留下骸骨积成的小山后扬长而去。”

        “嘛,也许吧,杰洛特,你怎么看?”

        丹德里恩心不在焉的回答道,现在的注意力在一个和士兵亲吻的女孩身上。

        哦,那头金色头发可真是漂亮。

        “我更好奇那些人扛着的是什么?某种新式武器吗?”

        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而循着他的声音,丹德里恩和多瑞加雷看向了他们眼前正在通过的部队。

        那是一伙扛着木把和铁管组合物的士兵,他们穿着锁子甲,带着各式铁盔,身上挂着条挂满了小筒的衣带。

        腰包里面也塞得鼓鼓的,背上扛着的是门板盾,盾上有着用来架设什么的小台。

        那黑洞洞的管子让杰洛特感觉很不好,他可以确定,自己绝对不想被那管子指着,那玩意肯定很危险。

        “我听说赫梅统领在捣鼓什么东西,你们还记得那工坊里的巨响吧,据说是那里面折腾出来的。”

        多瑞加雷的话让两人想起了那些巨响,哦,那的确是让人记忆犹新。

        这批士兵过后,就是一些随军的仆役,他们驾驭着大量马车,上面塞满了整支军队的补给,面包、肉干和咸鱼一捆一捆的。

        马车的数量非常多,赫梅是按照最糟糕的情况来积蓄粮食的,以便于应对一切情况。

        随着他们离开,军队自此全部出城,人们也渐渐散去,生活还得继续,大家恢复起往常的生活来。

        街道上很快就热闹起来,毕竟这是一座街头永远充斥着新人的城镇,从来都不缺活力。

        “走吧,到旅馆去,乔治说今天在那里等我,我们得好好聊聊。”

        杰洛特招呼着术士和诗人过去,萨扎堡这些天来了好几个猎魔人,他想去和同行们讨论讨论今天的收获呢,这种和不是来自凯尔莫罕的猎魔人交流的机会实在是太少了。

        杰洛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这回去之后可有的是话题和老头子扯扯。

        “嘿,杰洛特,等等我。”

        丹德里恩这样呼喊着,感觉追了上去,多瑞加雷摇摇头,显然不想去参加变种人的聚会,但是他最后还是跟上去了。

        这些天他们都一直混在一起,早就养成习惯了。

        在另一边,赫梅的军队在道路上前行着,这样一支军队很是显眼,但没有哪个老良民敢来冒犯这支军队,他们很清楚什么不能惹。

        一路上,士兵们唱起歌谣,那是他们的军歌,歌曲里是对勇敢战士的赞扬。

        他们很快穿过了扎尔河,到河的另一边去。

        这是赫梅第一次穿越这条河,也是军中许多人第一次穿越这条河。

        一开始,赫梅还有些紧张,大多数人也是如此,但很快这样的心情就随着不断重复的景象而被冲淡,他们觉得这和萨扎堡那边也是差不多的。

        当地人对赫梅的军队没有敌意,相反,他们还或多或少的献上礼物。

        原因很简单,在哥萨克之地,每个人都清楚对抗哈克兰人的重要性。

        当哈克兰人入寇之时,哥萨克战帮们都会放下彼此之间的矛盾,团结在一起去面对共同的问题。

        所以赫梅的前路没有敌人,可以说,他的前路是一片坦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