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一十五章 准盖特曼

第一十五章 准盖特曼

        伴随着萨扎堡的对外贸易日益繁荣,扎尔河也越发被重视起来。

        商人们都意识到了这条河可以带来的航运便利性,若是在扎尔河上有着一支规模不小的船队,往东方输入商品的速度就会上升一个台阶,大家也都会赚到更多的钱。

        只不过碍于萨扎堡可怜的造船业,他们根本无法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

        在这样的情况下,一些商人想要自行在扎尔河边上建设殖民地,以满足他们的需求。

        为此得花很多钱,对此商人们是知道的,但他们也明白另外一个道理,那就是投入越多未来获得的也越多。

        哈克兰贸易的潜力现在已经摆在了所有人面前,每个人都清楚现在若是投入,那一定将来可以获得丰厚的报酬。

        你看亚甸国王德马维当年建立这个殖民地才投入了多少,现在的回报可是当年的几十倍了。

        相关请求已经摆在了赫梅桌子上,赫梅的回答很简单,你们先展现出来可以建设殖民地的资金和人手再来说其他东西。

        赫梅不介意商人们去建立新的据点,只要他们能证明不是乱搞的就行,而且最重要的是,赫梅必须握有对新定居点的控制权。

        赫梅可以渡让一些经济特权,但是政治?绝无可能。

        当然,这是显得很霸道,按照北方的传统,商人们怎么都可以获得一部分政权。

        但这里是哈克兰,是萨扎男爵领,作为哈克兰统领的赫梅理所当然能够这样做,这是他的权力。

        而且他对付不服从私自开拓建城者的方法也很简单,宣布那些人不在萨扎堡的庇护之下即可。

        许多哥萨克战帮可都是一直贪婪的看着扎尔河另一边呢,而赫梅若是抛出这样明显的暗示,他们立即就会领会。

        接着会发生什么,自不必多言。

        现在赫梅正在着手在营建扎尔河上的巡视舰队,有了一支舰队的话,未来防守扎尔河无疑会更加的有利。

        但距离它们建成还是需要时间的,所以在船只完成之前,扎尔河上最重要防御据点的依然是各个渡口的烽火台。

        赫梅这一路来,不时就可以见到位于高处的烽火台,它们普遍建有简易的棚子挡雨,以保证木材的干燥。

        棚子旁边就是属于哨兵的小屋。

        烽火台上时刻都有警惕的哨兵看向西方,侦查那边的一举一动。

        每個营地不过一两人而已,而人员来源自然是萨扎堡的民兵。

        大家都是按月份轮值,没人愿意在外面吹那么久的风。

        正是这不起眼的一两人,可以给萨扎堡起到强大的预警作用。

        当下,赫梅只是远远的看了这些营地一眼,确认上面的哨卫并没有懈怠偷懒,他这次不是来查岗的。

        沿着扎尔河一路前进,赫梅很快就来到了他的目的地。

        那是在扎尔河边的一处台地,台地上有着一座荒废已久且无人问津的木质堡垒废墟。

        由于荒废太过厉害,看着就像是一具巨大的尸体,没有人对它感兴趣。

        赫梅曾经想过重建这座堡垒,它的位置还是挺不错的,可以作为第二个殖民城镇的所在地。

        但赫梅最后还是决定建设萨扎堡,把资源都投入到那边,那边显然更重要一些,堡垒的事情就搁置了下来。

        而现在,这个没有人感兴趣的堡垒迎来了新客人。

        策马跨过地上腐朽了不知道多年的木门,赫梅看到那位他专门前来会见的大人物,一位强大的阿塔曼布拉文。

        布拉文是一副饱经风霜的中年人样子,脸上留着八字胡,穿着绣满花纹的长袍,肩膀上是棕熊皮披肩,然后是红色斗篷,皮帽上有着鸟羽。

        他杵着黄铜权杖坐在那里,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质。

        这个名字光看不起眼,但结合他祖辈的身份,那可就非常不一般。

        他的父亲正是上一任的盖特曼,谢契之主,哥萨克社会的第一领袖。

        这位盖特曼厉害的在于,他保留了这个头衔一辈子,他就是那种难得的戴着盖特曼一辈子的人物。

        只可惜也就到这里,他终究还是无法把头衔交给自己的后代。

        但他的长子布拉文不是废物,在父亲死后,他把自己的其他兄弟尽数放逐,完成了对战帮中央权力的收拢,接着用杀戮和战斗最大程度遏制了父亲死后战帮内的分离。

        所以即便失去了盖特曼头衔,他的哥萨克战帮也是诸多哥萨克势力里面最强的一支。

        当其他人还只能拉出一两千人作战时,他们就可以拉出五六千人,更别提这个战帮和谢契之间还有着联系。

        在部分人看来,这位阿塔曼距离成为盖特曼只差一场证明自己能力的战争。

        一些人已经把他看作了准盖特曼,开始唯他马首是瞻。

        因此,对这位阿塔曼相见的消息,赫梅反应得那么迅速和积极,这是自己必须谨慎对待的哥萨克之地大人物,而不是可以被随便打发的小角色。

        “很高兴看到您,赫梅男爵。”

        虽然没有互相介绍身份,布拉文还是第一眼盯着赫梅,显然他第一时间就锁定了赫梅的身份。

        赫梅翻身下马,谨慎的对布拉文表示敬意,布拉文也予以回礼,这位阿塔曼接下来继续说道,

        “请听我讲一个故事吧,这座木堡是我父亲还在统治的时候建立,他在哥萨克之地建设了许多这样的木堡,强化自己对各地的统治,他不想要只当一个盖特曼,他想要把这份权力流传下去,让自己的后代统治这片土地。只可惜,他最终还是失败,他那些不孝顺的儿子用互相之间的争端破坏了他的梦想。”

        赫梅没有说话,他只是布拉文对面的树桩上坐下,聆听阿塔曼想要表达的意思。

        “终于,有一个儿子获胜,他尽可能的挽救父亲的事业,但最终还是丢了那至高无上的头衔,事情也发展成了现在这样,但机会也还是有的,就比如现在。”

        布拉文顿了顿,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想要赫梅说什么,但赫梅非常沉得住气,他继续安静的等着,在不知道这位的目的之前自己还是安静着比较好。

        于是气氛一时颇有些尴尬,两人就这样互相看着,谁都不开口说话。

        “我知道你派人去打听东方的消息,你很关心草原上的事情,这很好,说明你对哈克兰做得功课不少。”

        见赫梅不说话,布拉文耸耸肩,对赫梅的态度看起来也不是很意外的样子,

        “今年的雪有些大了,我们都只是勉强渡过了这个冬天,那些哈克兰部落肯定损失不小,当草原上离散的野狼们发现威胁时,他们就会寻找一个狼王,带领他们去寻求补偿,而入侵的方向要么是瑟瑞卡尼亚,要么就是我们。”

        赫梅怎么不懂布拉文的意思,他这是软硬兼施要萨扎堡表态参战呢,于是他说道,

        “这我明白的,布拉文大人,萨扎堡很愿意参加到这场战争中,并且,萨扎堡也会尽快拿出一批武器盔甲,在面对哈克兰人上,所有人都得保证步调一致。”

        但实际上,这根本不用布拉文来这里软硬兼施,赫梅一开始就打算参与这场将会影响整个草原的大规模战事。

        赫梅比萨扎堡任何人都明白覆巢之下焉有完卵的道理,那些游牧民若是打败了哥萨克的联军,怎么可能不来围攻萨扎堡这个在草原上名声迭起之地。

        到时萨扎堡肯定会被无数游牧民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在漫长的包围之下,这座亚甸王国重要的哈克兰贸易前哨肯定会完蛋的。

        想通这些的时候,赫梅也明白过来为何原著里面没有怎么提到和哈克兰的贸易,萨扎堡多半是因为这场游牧入侵而被毁灭的,萨扎堡毁灭之后,王国为了安全,也是极可能摧毁蓝山隧道的。

        所以他一开始打得主意就是加入哥萨克一方,去参与这场规模庞大的战事,把游牧民的入侵毁灭。

        “不,赫梅男爵,我不只是要你参战,我要你把武器装备都集中提供给我,还有我的人。”

        赫梅的话语只是让布拉文的眼睛抬了一下,接着,他说出来了让赫梅有些绷不住的话。

        “您这是什么意思?我可以视您的意思是强迫吗?我印象不错的话,您还不是哥萨克的盖特曼吧。”

        赫梅站起,手搭在了武器上,他的卫士们也自然如此,对面的反应则更为激烈,武器直接出窍。

        这个要求实在是有些过分,若是他贸然答应,那岂不是变成谁都可以来找他要求东要求西了。

        双方就像是下一刻就要打起来一般,赫梅看到不少哥萨克正跃跃欲试,看来是很想打上一场。

        “我不是,但是这一战之后,我很可能就是了。”

        布拉文就像是没有看到那剑拔弩张的景象,语气依然十分平淡,就像是在讨论什么再常见不过的事情。

        “而且,我不会白白找你要的,赫梅男爵,我有一个女儿,这是我唯一的孩子,她的性格骄傲而冷漠,需要一个男人来驯服她,赫梅男爵,我看你就不是非常合适吗?”

        布拉文平淡的语气却在赫梅内心激起了滔天巨浪,布拉文表示的东西,实在是把他吓到了。

        赫梅对草原事务的了解虽然不多,但是布拉文这位堪称哥萨克之地霸主存在的情况,还是很清楚的。

        因此他非常清楚成为布拉文的女婿,可以带来什么。

        可以说,在婚事完成的那一刻,萨扎堡在哥萨克之地的未来就不用担忧。

        而且要是弄不好布拉文一直没有儿子的话,那这位强大阿塔曼的一切很可能是他来继承!

        这话使得气氛立即缓和下来,无论是萨扎堡还是库伦,所有人都收起了刀剑。

        虽然大家都不懂情况怎么一转成了婚姻话题,但老大们讨论这事时他们还拿着武器,那属实是有些不会看气氛。

        “那么,赫梅男爵,我拿出来的筹码你觉得满意吗?”

        布拉文看着赫梅的表情不断变化,然后说出了这句话。

        “布拉文大人,我就直说吧,我非常满意,我很心动。”

        赫梅稍微想了一会儿,决定还是把自己的想法表露出来,哥萨克们不喜欢不直接的男人,还是按照这片土地的贵族行事得了。

        这件事对他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若还是显得犹犹豫豫,那反而就不痛快了。

        “那很好。”

        一直板着脸的布拉文终于笑了起来,

        “半个月之后,带着你的军队到谢契来吧,在那里,我将会宣布你们的婚事。”

        布拉文的风格非常雷厉风行,下一刻就拿出来了两份羊皮纸,上面的文字密密麻麻的。

        不要看到哥萨克们的粗野外表就认为他们没有文化,实际上,在哥萨克之地,识字依然被视为是应该掌握的技能。

        哥萨克所用的依然是通用语文字,因此这并不影响阅读,赫梅都看了看,上面不是别的,正是赫梅与布拉文女儿卡佳的婚约。

        上面列出了婚姻的双向责任,以及夫家和妻家需要提供的彩礼与回聘,完全只差一个签名。

        而且接下来从布拉文那边还走出一个衣着考究之人,了解哥萨克社会的赫梅知道,这是一个“公证人”。

        在哥萨克之地,“公证人”不是一个职业,而是一个阿塔曼家族,实力只能算是中等,但向来以不要命而著称。

        他们在哈克兰所做的事,就是为各路人马之间的契约提供公信力,若是有哪家在签约之后悍然违约,那么这个家族就会动用全族之力拼命追杀违反者。

        哪怕是哥萨克之地顶端的强大势力,面对这种不要命的家伙都很麻烦,尤其是这些家伙在亲自和那种势力玩命之后,更别提广大中下势力了。

        一般情况下,大家都不会找这些人作公证,因为约束力太强,违约成本太高。

        往往只有在当哥萨克之地混战的各方觉得打得差不多了,需要休战几个月到一年时,他们就会被召集出来作公证,这样所有人才放心,而他们从中收取雇佣金。

        不过其主要业务其实不是战争和约的担保,而是社会中各种各样的琐事,比如说两方缔结婚约,买卖牲畜,借钱还钱之类的事情。

        这些工作他们不会拼命去追杀违约者,最多去打那人一顿,负责按协议规定的毁约赔偿去维护被毁约者的权利。

        靠着这看起来不起眼的事情,他们可以说是赚了个盆满钵满。

        而随着事业的发展,随着需求的增加,渐渐许多新人也加入了进来。

        新人的加入被视为是进入家族,从此他就是家族的一员。

        见到公证人都出现了,赫梅完全确定,布拉文是绝对认真的,非常认真的。

        赫梅和布拉文一起在哥萨克们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找出来的一张烂桌子上完成了婚约的缔结,那位公证人看了看双方的文件,接着自己又拿着一份羊皮纸记录了些什么。

        “那么,我就此宣布,库伦哥萨克的卡佳和萨扎堡的赫梅缔结了婚约,为这场婚姻的产生而欢呼吧!”

        在场的所有人其实是有些懵逼的,他们的老大这交谈还没有十分钟吧,怎么就突然变成亲家了。

        但这不影响他们欢呼,下面人反应还是很快的,对这强力的两家结成联盟是高兴的。

        联姻会让两家的势力更加强大,这样他们面对其他势力就会具有更多优势,自己也不容易阵亡。

        但赫梅则感觉有些荒谬和不真实感,他的终生大事,就这样达成了?

        虽说赫梅早就有了若是必要,娶个老太婆当老婆都无所谓的觉悟,但现在真的遇到这样的事情,该惆怅还是会惆怅的。

        不过很快布拉文的动作吸引了赫梅的注意,因为他看见这位阿塔曼直接招呼着他的部下上了战马,作出一副要走的样子。

        “赫梅男爵,我想以后这地方就作为我们交接物资之地吧,我建议您把它好好整修一下,这木堡的位置不错,不然我父亲也不会修建它。”

        布拉文看向这片废墟,眼神里面满是回忆之色,看来他曾经见过这座木堡昌盛时的样子。

        “您就打算这样走了?”

        赫梅愕然的说道,刚刚决定了女儿的婚姻大事和选择了盟友,然后这位阿塔曼就打算走?这也太……

        “交易已经完成了,不是吗?伱我都获得了想要的东西。”

        布拉文讨论女儿的婚事就像是在讨论一袋小麦的买卖一般。

        “协议既然都完成了,那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执行,我也得尽快回到库伦,我不能离开太久。要见的人还很多,许多阿塔曼都还需要我的协调。”

        “所以,赫梅男爵,我们就此别过了,两周之后,我们就在谢契会面吧。”

        布拉文丢下这句话,就带着他的部下们离开。

        而不属于布拉文势力的,比如那位公证人和他的护卫们,也收拾起东西准备离开,他们得把消息传遍整个草原。

        布拉文留下了八个哥萨克,为首的那个十分谦卑的表示他们是阿塔曼留下任赫梅差遣的。

        而赫梅只是挥手让他退下,两眼继续看着布拉文离开的方向。

        自己这个便宜岳父这行事风格,可真是有够鲜明啊,有着这样一位岳父,赫梅一下子就感觉未来难料。

        但喜悦很快也涌了上来,喜悦的原因很简单,可以说,今日这次会面,直接让他踏入了草原斗争的最高层次之中。

        作为布拉文的女婿,他未来在哈克兰政局里面的话语权,那是肉眼可见的水涨船高啊。

        但接着又开始愁起来,因为他想到了接下来的战事,自己似乎除了武器盔甲好些多些外,也没有什么特殊的优势啊。

        不过接下来他就拍了拍脑袋,真是的,怎么忘了那个东西呢。

        虽然现在火枪火炮的研究全都是刚刚起步,根本不可能有什么成果,但是他手上至少火药够多啊。

        哈克兰人怕是都没有见过这玩意,赫梅非常有信心,到时候一定可以给哈克兰人一个惊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