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一十四章 意外来客

第一十四章 意外来客

        “也就是说,您想要我研究出可以承受火药爆炸的金属管?然后火药爆炸推动金属管里弹丸发射出去?”

        在迪尔班在属于他的房间里安置好之后第二天,就有士兵前来告知他统领相召,迪尔班不敢松懈,赶紧就整理衣物好前来。

        迪尔班很紧张,虽然他的家族出过一位强大术士,靠着这位的关系,他才能来到了这个名声迭起的领地,但是家中的长辈也明确告诉过他,这次事情之后,那位老术士接下来也不太可能帮他了,所以接下来都得靠他自己。

        那位老术士向来对自己兄弟的后裔很冷淡,若不是出于家族责任,他甚至连这件事都不会做的。

        虽然说那位老术士很消极,但是他的帮助还是发挥了巨大作用。

        就比如迪尔班知道,许多导师的学徒都不得不给老师做一些那方面的事情,而他完全不会遇到这样的情况,看在他家族那位术士的面子,导师不敢这样对他。

        所以他显得那么积极,麻利的前往了统领的房间,没有显露任何术士的高傲。

        而且他现在也没那个资本骄傲,他的能力还是太菜了,完全就是一个菜鸟,作为刚出师的学徒,他只能说合格。

        在敲响房门之后,他还踌躇了一会儿,收拾好心情才敲响了房门。

        迪尔班对赫梅是很畏惧的,赫梅不过比他大几岁,就得以成为了这样一片大领地的主人,还把它治理得那么好。

        而且赫梅身上散发的那种强烈的自信气质,更是让迪尔班感觉自己不如人。

        他进来的时候,统领正在用餐,他的桌子上摆着一只烤羊腿。

        赫梅不顾上面的油脂,十分熟练的拿起羊腿,用匕首切下肉来,再在盐碟里蘸蘸,送入口中。

        而在那些仪式性的套话之后,赫梅就说出了他的要求,接下来便是迪尔班的那句话。

        “是的,是的,我需要的正是这东西。”

        赫梅丢下骨头,拿起一边的餐巾擦去手上的油脂。

        “还有一群工匠配合您的工作,迪尔班大师,您的带领一定会让这个工作很快完成的。事成之后,作为报酬,我会给您献上一笔巨额献金。”

        是的,赫梅现在想要折腾的东西,正是火炮。

        猎魔人世界本身是很早就有了火药科技的,火药早就被普遍用于开矿之中,玛哈坎的矮人更是把这东西玩出花了,但这个世界没有点出火枪和火炮科技。

        赫梅在来到萨扎堡不久后,他就作出了研制火炮的决定。

        既然这里火药技术成熟,距离火枪火炮的出现就差一個想法,那就把它利用起来,为自己的军队建立优势。

        这优势顶天维持个三到五年,把握好让这种武器登上战场的时间,在那改变整个世界局势的三到五年里维持这个优势就行。

        至于为什么就三到五年,正是因为火枪火炮的出现就差一个想法。

        要知道,这个世界的火药都已经可以被用来搞金库大劫案了,火药质量肯定是足够的,所以大家在意识到这武器的原理之后,学起来可以说是简单至极。

        而关于为什么让术士来领导研究,那是因为猎魔人世界的术士可不是一群光会扔火球的存在。

        实际上,在术士中,战斗术士反而很少,大多数术士本质都是生活研究类的。

        这也是为何这个生产力落后的世界总是会有些超乎生产力的存在和思维,术士们一直都在产出一些超越生产力水平的东西。

        虽然辐射的只有中上层阶级,但这也足以产生一些影响。

        术士在科研上的作用是巨大的,赫梅记忆中班·阿德学院学习的那些景象使得他比领地上任何人都清楚,那些教授进行的实验甚至都快是近代科学的水平。

        只不过碍于落后的大生产环境,他们无法把成果转化成商品,最多只能辐射小部分人。

        所以,要是在赫梅的火炮研究中有了一位术士的话,那他们就可以精确了解到火药爆炸对炮膛带来的影响。

        有了这样的数据,研究必然获得飞速加成,火炮也会更快产出。

        为了火炮,赫梅是花了大价钱,铜、铁和火药都是从亚甸高价购买的,他当然希望成功更早出来,因为这就是在烧钱。

        但为了早日掌握火炮技术都是值得的,反正他又不是掌握了就马上用,而是把火炮作为一张底盘藏着,到合适的时候再用。

        在到那个“合适的时候”中间这段时间,足以赫梅去解决影响火炮生产的其他问题了。

        “赫梅大人,我一定会完成您的任务。”

        迪尔班连忙的答应道,语气很坚决,他的坚决不是赫梅关于报酬的许诺,而是自己刚到就可以主导这样一项明显投入了大量资金的项目。

        在赫梅的描述中,他意识到了这一件将花费巨额资金的项目。

        本来在他的预想里面,自己得在男爵领工作个十年二十年才有这种机会,但现在,统领就这样把那么大的项目给了他这个年轻人。

        这种信任和看重让迪尔班的情绪一下子激昂起来,在班·阿德学院,从来没有人给他这样的信任,更别提执行那么大的项目了。

        “马伦多队长会尽快把信息给您,大师,我希望您尽快展开工作。”

        赫梅对迪尔班很满意,这个年轻人没有班·阿德学院学生的肆意妄为,那座学院对学生的管理向来松懈,当地居民对学生的看法可不太好。

        这个年轻人还没有属于术士的傲慢与自命不凡,赫梅那在班·阿德学习的记忆里面可是见过不少趾高气扬的所谓大师。

        迪尔班自然就连忙去忙他获得的新工作了,而赫梅则拿起了侍从送来的一份报告,看着那份报告,赫梅的脸色严肃了起来。

        而那份报告的名字是,《关于哈克兰草原灾荒流言的报告》。

        在冬天的大雪之后,赫梅就敏锐意识到这件事可能产生的影响,所以派遣人手前去调查。

        他是知道冬天可以对游牧经济产生的破坏的,因此见到大雪之后,他便对此尤其上心,关注起更东边哈克兰草原的情况。

        他派遣人手有意识的在扎尔河以东收集信息,最后结出的丰厚果实便是他面前的这份报告。

        随着阅读,赫梅的神色越发严峻,那个冬天的影响,比他想得要严峻多了。

        就在赫梅打算开会时,商讨怎么应对新问题时,他的侍从又带来一封信,赫梅看过之后立即就下令卫队准备远行,一周后他得去见一个重要人物。

        “真是的,那个人居然这个时候约见我,真是意外……”

        。

        作为一座繁华的城市,萨扎堡总是可以吸引到各种各样的人物,而现在两位重量级人物来到了他的领地。

        若是赫梅知道,他可得赶紧出来看看,因为来者正是这个世界的主角。

        “这就是萨扎堡?好吧,这里的确如同那个狮鹫派猎魔人所说,生机勃勃,而且大多数人也不是用看怪胎的眼神看我。”

        萨扎堡城门前,白色头发,背着两把剑的男人交了两个铜板的入城税,用他沙哑的声音说道。

        当地的建筑分布都很有条理,显然此地的统治者很早就做好了规划,道路上铺着整齐的木板,就和森林里面那些一样。

        而这里的居民明显不是易于之辈,那么多年来,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一副人人佩刀的景象,武装分子可以说是随处可见。

        他维持着一副冷漠硬汉的样子进入了城中,用竖瞳对视着那些窥探的目光。

        这也是他的习惯了,拿出这样一副神情总是可以最大程度的避免麻烦。

        不过让他很舒服的是,这些目光里的歧视和异样不多,这让他不由得有些后悔。

        但接下来身后响起的声音,让他立即就绷不住了。

        “哦,这里的景象和北方真是不同,你看看,杰洛特,那个人的帽子可真是有趣,还有那匹马,哇,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马,这就是哈克兰的产物吗?”

        戴着一顶紫色帽子,还穿着同样紫色的骚包衣物的诗人大呼小叫着,他的腰间背着一把鲁特琴,那声音在白发男人耳中显得非常刺耳。

        白发男人感觉他再这样下去,那些本来对他没什么歧视的人都得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了。

        “够了,丹德里恩,别像个农妇一样在那里大呼小叫,闭嘴上你的嘴,该死的,看在瘟疫的份上,别再用那样的眼神看别人。”

        这一路来,白发男人都忍受着诗人的喋喋不休,但是到现在,他终于忍不住了。

        而接下来也是一如既往的,诗人立即就顶了回去,

        “我的眼睛长在我的脸上,你不能限制人去看他没有见过的东西,这是属于他的自由,并作出评价……”

        “闭嘴,我说闭嘴,丹德里恩。”

        白发男人显然明白自己这位朋友的秉性,于是连续给出了两个闭嘴,接着拉着他从大街上离开。

        “我怀疑你要是再在那里在多话,再对行人评头论足,真的会有人来打你了,这里不是北方,你没看到那些人随身都携带着武器吗?”

        在小巷里面,白发男人说道,这下那位诗人终于闭了嘴。

        “我是来这里挣钱的,希里未来需要用钱的地方一定不会少,因此我才走到了哈克兰。然后你死皮赖脸的要跟着我一起来,让我平白无故多个拖后腿的,所以别乱闹,别给我添麻烦。”

        “又是那个女孩,猎魔人一夜之间就变成了为女儿未来操劳的老父亲,这可真是有够奇妙的,想来这就是命运吧,不过我也是因此而来,这场哈克兰之行指不定可以给我带来什么样的灵感呢。另外,杰洛特,你那话可就不对了,这一趟指不定我赚得更多呢,这里的人听到我这位大师到来这种偏远的地方,一定会狂热涌来的。”

        丹德里恩仿佛是为了证明自己话语的真实性,昂首挺胸的走到大街上,找到个箱子站上去。

        “乡亲们,欢呼吧,我,名扬北方的艺术大师丹德里恩来到了你们这个简陋的城镇,我将会为你们带来美妙的艺术!”

        只不过出乎丹德里恩意料的是,根本没有他想象中的民众狂热冲上来的表情,实际上,大部分人只是看了他一眼,接着继续忙于自己的事情。

        这也是丹德里恩来错地方,若是在北方移民比较多的地方,那肯定有歌迷拥了上来。

        但这里是哥萨克聚居区,哥萨克们对那个骚包男人的感官就是你谁啊,只觉得这人莫名其妙。

        “别丢人了,快下来,别自吹自擂了。”

        杰洛特的内心很想笑,丹德里恩那种表情实在是罕见,但他还是忍住了,因为若是那样,诗人现在肯定更跳脚。

        “这些不懂得欣赏艺术的家伙……”丹德里恩愤愤的说道,那么多年,他很少那么脸面无光,“肯定是地方的问题,换个地方肯定不一样。”

        “是,是。”

        杰洛特敷衍着,他是实在是不想和这家伙扯淡了,拉着他去找旅馆,早点落下脚才是真的。

        只不过在来到人声鼎沸的旅馆之后,他们却得知了一件非常意外的事情,没有房间了——更气恼的是,老板告诉他们,要是早来几分钟,房间都还有。

        萨扎堡的外来人口是每时每刻都在不断上升的,因此要是稍微动作慢了,那就很容易遇到没有房间的情况。

        “我们去见领主吧,我相信,那位男爵一定会给我们房间的。”丹德里恩眺望着赫梅的主堡,“那位领主我听说是班·阿德学院出来的,肯定和这些不知道艺术为何物的乡巴佬不一样。”

        杰洛特没有说话,他内心有些生气,要不是丹德里恩的耽搁,他们也不至于没有房间。

        现在看来也只能直接去找当地领主了,杰洛特在心里这样告诉自己,不过接下来,他听到了一个完全没有想到的声音。

        “杰洛特?丹德里恩?你们居然来了这里?”

        抬起头,猎魔人看到了一位“老熟人”。

        “多瑞加雷,伱居然来了哈克兰?真是好久不见。”

        那人正是多瑞加雷,前段时间拜访了赫梅的术士。

        在远方能够见到熟人,双方总是会产生亲切感的,更何况他们本就关系不算差,多瑞加雷本质还是很好处的。

        “你来这里干什么?当地的孽鬼需要你保护?还是石化蜥蜴需要你研究?”

        只不过随着当时的记忆很快归来,下意识的,说出了这样的话,虽然这看起来很像是阴阳怪气,但是他可以发誓,他绝对没有那样的意思。

        而多瑞加雷明显是经常经历这样的事情,“你这样的人总是理解不了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来这里多半也是为了猎杀珍稀物种,然后它他们成为富人的鞋子衣服……算了,猎魔人,你来了正好,我正好有一个工作给你,我是来研究哈克兰的生物生态的,这片土地属实有些不安稳,我需要护卫,而你看来正好是最好的护卫,怎么样,要不要随我一起去?报酬不会少你的。”

        “好吧,多瑞加雷,我都怀疑你是不是正好知道我现在需要工作,那……”

        正当杰洛特打算和多瑞加雷好好讨论讨论工作事情时,突然一阵马蹄声传来,吸引了他们的目光。

        那是一队全副武装的骑手,每个人都配有弯刀和弓箭,翔隼旗帜在他们头上飘扬。

        为首的是一个有着华丽毛皮披风、穿着板甲的男人,他没有戴头盔,而是戴着一顶名贵皮帽。

        街上的行人十分从容的让开道路,因为这些骑手的速度并不急,一些北方移民还恭敬的对骑手们鞠躬。

        “那是……当地的领主?”

        杰洛特看着骑手们离开说道,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为首那个骑手看了自己很久。

        “是啊,他就是此地的领主,萨扎堡男爵,哈克兰统领,赫梅·博特丹,一般情况下,他更喜欢人们叫他统领。”

        多瑞加雷介绍着赫梅,“是个不错的领主,能把这片蛮荒之地经营成现在这样,说明他很有能力了。”

        而当多瑞加雷在点评赫梅时,赫梅也在回忆着自己方才看见的那一幕。

        白发,背着两把剑,还有那个穿着紫色衣服的骚包诗人,这组合现在是过于有标志性了,该不会是……

        是的,赫梅意识到他看到了这个世界的主角,那个可以说处于斗争核心的猎魔人,利维亚的杰洛特。

        下意识的,赫梅想要调转马头,去见见这个传奇人物,好好认识了一下他,能和他聊上几句自然最好。

        但是赫梅忍住了那种感觉,他现在有着更重要的事情,他必须先去办那件事。

        而且从另外一个方向想,和那位白发猎魔人保持距离也挺好的,毕竟自己要是说漏了嘴,透露了什么,那未来没准就被卷入斗争里面了。

        杰洛特还和那群女术士有着密切联系,赫梅是想到那些女术士都害怕,不然也不至于项链手链都混着阻魔金了,他不想那些女人那么早注意到自己

        而现在,首先是亲自到边境上去看看,因为按照他收到的报告,用不了多久,草原上就会兴起大规模战事,他需要确定边境上的情况到底如何。

        借着这个冬天,他在扎尔河边设立了不少工事和哨站,把战争尽可能挡在自己的领地之外才是最好的。

        而这只不过顺便而已,最主要的是,在边境上,有一位重要的哥萨克阿塔曼正在那里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