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回乡招人

第六章 回乡招人

        若是这个世界的一般人,听到要前往哈克兰那自然会是连忙拒绝。

        因为哈克兰是和瑟瑞卡尼亚一样的远方国度,在人们看来已经是另一个世界,很少有人愿意离开自己熟悉之地的。

        而且包括北方和尼弗迦德在内的西方社会对哈克兰的评价和看法也不好,在他们的刻板印象里,远方的哈克兰就是一个充斥着野蛮人和抢劫犯的土地——虽然这很大程度上的确接近事实。

        但是赫梅不同,对他来说,哈克兰代表着一个跳出北方的契机。

        哈克兰虽然充满了未知与危险,但同时也充满了机遇和财富。

        在那里,他没准不止能完成自己保命的想法,甚至还可能爬得更高。

        而这在北方是不可能的,北方的势力已经被瓜分完了,容不得任何新人的空间。

        哪怕是成为一位亚甸男爵,估计也只是守着这片土地守一辈子,面对北方战争的狂潮还是得扑街——亚甸在第二次北方战争里可是兵败如山倒。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走向更高,那路线肯定就只有参与宫廷政治,但是让他去玩宫廷政治无异于自杀,最好的情况下也不过是去陪跑。

        所以哈克兰成为了最好的选择,在那里他可以发展的空间非常大。

        而现在距离第二次北方战争开启还有足足四年,这四年怎么都足够他在那里做些什么了。

        就是退一万步讲,到时候第二次北方战争亚甸兵败如山倒,国王都被迫跑去诺维格瑞时,自己出不出兵参战还不是看心情的,在哈克兰当个土霸王也挺好的。

        所以他十分急切的答应了德马维国王给出的这個选择,这正是他所需要的。

        而且更深了点说,作为一个穿越者,赫梅是很恐惧这个世界的“命运”的,这玩意贯穿了猎魔人原著,跳出北方也意味着跳出了故事之外,跳出了命运大潮之外。

        不过他是这样看待此事,但别人不是。

        当塞尔奇克把他的选择和反应报告给国王时,德马维王的那句话就非常明显的把大家的态度体现出来了。

        “他是不是得了热病把脑子烧坏了?居然巴不得前往哈克兰。”

        不过话是这样说,德马维国王还是很高兴的,事情顺利解决了。

        而在德马维国王任命赫梅为萨扎男爵和哈克兰统领时,看着他那高兴的样子,下面观礼的众人都产生在内心发出了这人是不是脑子有病的疑问。

        原因无他,在大家看来这实在是太奇怪了,被发配到那种地方不生气还那么兴奋,肯定得是脑子有问题。

        这还影响到了之前对赫梅效忠的士兵们,一小部分人听到去哈克兰就决定退出,他们不想前往那个荒蛮之地。

        杰里为此非常尴尬,不断向赫梅道歉,但赫梅也不气恼,他只是表示没什么。

        是的,没什么。

        比起他获得的资源,现在少得东西根本不算什么。

        似乎是因为觉得赫梅脑子不好使太可怜,于是德马维国王加大了给予他的支援。

        国王告诉赫梅,亚甸王国会为他提供大量的粮食、工具和武器,允许他在国内自由招募移民,还免去了领地四年的税收。

        并且国王还表示,来自亚鲁迦河以南的难民都会被送去哈克兰的萨扎男爵领上,作为国王的人力支援。

        赫梅清楚,这实际上其实是在甩锅,对亚甸王国来说,如何安置这些人是个麻烦事,而把他们丢去开拓无疑是最合适的。

        不过赫梅也不介意接下这个锅,有着来自王国稳定的物资支持,这些移民只会是他的助力。

        德马维王表示这些物资和人力都会集结在那前往哈克兰的蓝山隧道之前,而现在,他还有时间回领地去收拾一下,并且国王还允许他沿途招揽移民。

        于是在成为男爵后不久,赫梅就开拔出发,前往他的领地去收拾可以带到哈克兰的东西。

        正好他是随着解散的北方联军一起北上,毕竟尼弗迦德人已经被阻止了,那么除了国王们和他们的常备军,其他人自然也应该解散了。

        北方的国王们还得在这里和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尼弗迦德使者扯淡,其他人可用不着。

        于是一路上到处都可以见到返乡的士兵,所有人都很兴奋。

        战争让大家都发了财,现在他们腰包鼓鼓,还塞着一肚子故事,情绪自然兴奋高昂。

        赫梅等人自然也是如此,他还率领着一支不小的队伍,赫梅的手下现在有着三十四人,都是从亚甸军队里面退役出来的老兵。

        队伍前进在道路上时,军歌总是不时响起,一切看着都是那么充满朝气,而赫梅总是下意识得加入他们,沉浸在这样的氛围中,想到若是一直可以这样那就好了。

        只不过一想到这和平只是暂时的,更加残酷的战斗还没有到来,四年后就是那残酷的厮杀,他就感觉一阵心紧。

        离开索登山后,他们进入的便是利维亚王国,众人沿着玛哈坎山脉的边缘前行,一路上都有那壮丽的群山作为前行的背景。

        民众对归来的军人都很欢迎,一方面是因为他们阻止了黑衣大军的前进,另一方面是民众都清楚,从战场上胜利归来的士兵腰包里都是很有钱的,在他们身上可是可以做很多生意呢。

        赫梅没去理那些,现在重要的是回到领地,他们穿越了利维亚,来到了亚甸王国。

        回到王国让所有人都如释重负,看到熟悉的金红旗帜,每个人都感觉如释重负,还是回家的感觉最好。

        而自进入亚甸一开始,赫梅就会在他遇到的每一个村庄和城市里面晃悠,招募愿意前往哈克兰的移民者。

        杰里给出了许多好建议,作为一位老军士长,他经常在各个村镇招兵,早就知道大家喜欢听什么了。

        而且赫梅手中的条件还是很优越的,领地免税意味着极其轻的赋税,物资补助意味着工具和牲畜,更别提新领地上又到处都是机会。

        只可惜,当知道赫梅的领地是在哈克兰时,大多数人就都拒绝了招揽,在大家眼中那是另一个世界,还是个危险的世界,哈克兰的名声更是加剧了这种情况。

        但终究还是能招到些人的,总是有人急需踏上另外一条道路,面对赫梅提出的条件,他们也只能选择加入。

        渐渐地,在赫梅达到他的故乡埃森兰时,身后的移民已经达到了上百人。

        这还是加上了士兵家人的结果,足以见出招人有多困难了。

        一路来赫梅见识了亚甸王国的富裕,那无边无际的麦田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城市里众多的工坊那更是壮观。

        无论是城市还是农村都充满了活力,建设不断的进行,到处都在招工。

        而民众衣着得体而富有,足以体现他们的生活水平。

        这便是亚甸王国强盛的根源,不过一想到这些都会在第二次北方战争中化为灰烬,赫梅就免不得可惜。

        没准未来我可以改变这一切呢。赫梅在想到它们的未来命运后,脑海里就会出现这样的想法。

        不过亚甸境内也不全是安宁的景象,实际上他已经发现了松鼠党的活动痕迹。

        所谓松鼠党,即为非人种族的游击队,他们在南方帝国的煽动下站了起来,想要把人类赶下大海。

        松鼠党主要进行的是各种破袭和屠杀行动,他们用一切方法给北方诸国造成破坏,为此不介意做下暴行。

        而北方人对待松鼠党也从不手软,落在北方人手中的游击队员下场会非常凄惨。

        对这样的景象,赫梅已经亲眼见过好几次了,那些被吊死的精灵和矮人的尸体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

        在主要道路上,这样的景象从不罕见,军队用吊死的尸体威慑着潜在的游击队员。

        而随着松鼠党的行为,人类对非人种族的敌视也越来越强烈,更多的挤兑起非人种族,也是因此,越来越多的年轻非人种族就前去加入了松鼠党,形成了一个糟糕的恶性循环。

        不过话又说回来,想来也是这幕后的挑动者预料之中的,这完全是打在了北方王国的死穴上。

        但好在现在松鼠党还只是局限在一些地区而已,亚甸还没有彻底乱起来,赫梅的队伍还是很安全的,他们顺利的来到了埃森兰。

        埃森兰是亚甸王国西北部一个重要的城镇,可以说是王国西北部的经济中心,离开浮港之后,前往亚甸的商人第一站肯定就是来到这座城市。

        而赫梅的领地就在埃森兰的城墙之外。

        让赫梅庆幸的是,自己前身的父母已经都死了,在这里等着他的只有一些远亲,平日里来往本来就不算是多,自己用不着为怎么面对他们而头疼。

        不过他没想到的是,在回到埃森兰时,当地的长老和官员举行了一场欢迎仪式,欢迎这位新鲜出炉的男爵。

        赫梅自然明白他们的意思,十分识趣的给市议会捐出了一笔钱。

        在拿到钱之后,市议会立即开始配合赫梅招募移民。

        别看这事像是索贿,实际上,这是只有在家乡才有的待遇,其他地方拿了赫梅的钱最多证明一下赫梅的身份,现在是地方政府帮赫梅拉人。

        埃森兰对他们出了一位男爵是很高兴的,因此那么尽心的帮赫梅,而且一些埃森兰城市和地区的人物也想着让几个儿子去其他地区开拓一些产业,搭上赫梅这个受封男爵的快车就很不错。

        在招募间隙,赫梅则去他祖辈的塔楼看了一眼,怎么也得“回家”一趟才对嘛。

        赫梅家的塔楼屹立在距离城市不远的一处小丘上,那是一座三层塔楼。

        辖下有着三个小村庄,都处于塔楼俯视之下,人口拢共也就四百人,而正是这三百人供养了他的盔甲和战马。

        赫梅的归来受到了乡亲们的欢迎,这可比之前埃森兰那充满着算计的欢迎真诚多了。

        赫梅和他的父亲都是以温和著称的领主,是那种会出钱为农民添置工具的领主,因此在农民中很受欢迎。

        这里愿意跟着赫梅去冒险移民的也多,足足三十个男女加入了移民的行列,这数量直接占他穿越大半个亚甸招募人手的三分之一了。

        出于感激,赫梅许诺了村民们四年免税——虽然说他离开了,但是这片骑士领地依然属于他——并且告诉他们尽可能利用这笔省下来的钱去武装自己,接下来肯定还有大战。

        乡亲们对他的话也是很相信的,毕竟赫梅父子是靠谱的领主,就没做过什么对他们有害的事情。

        在乡亲们的欢送下,赫梅离开了领地,接下来则是去拜访家族的几位亲戚。

        这些亲戚里没什么贵族,甚至连骑士都没有,都是些富商工匠之类的人物,但他们至少可以慷慨解囊,亲戚们很乐意援助他这位新男爵。

        赫梅的这个家族用通俗点的话来说,就是埃森兰的地头蛇,大多数人认识,许多行业都有些他们的人,但论强也强不到什么地方去。

        赫梅家族是一个在埃森兰历史悠久的家族,只可惜到了赫梅这一辈就赫梅家保持着贵族地位,但是家族里许多人在地方依然很有影响。

        在拜访亲戚的过程中,赫梅还收下了一个男孩给自己当侍从,他的名字叫做维亚托,今年十五岁,看着很机灵,是赫梅的远房表弟。

        他目前正好缺得就是侍从,赫梅原来的侍从在到达军营不久之后就死了,他正需要一个给自己处理杂物以及最重要的穿戴盔甲的侍从。

        维亚托是一位铁匠大师的儿子,他和赫梅的亲戚关系很远,但并不影响他们来往。

        这年轻人有着一头黑发,每当站在赫梅面前时,他那张还长着痘痘的脸总是会紧张起来,做事也显然生疏。

        不过赫梅也不急,侍从总是要训练的,他有的是时间,这年轻人看着挺机灵,肯定可以教育出来的。

        维亚托是个典型的年轻人,满脑子都是诗歌和荣耀,赫梅正是他眼中的英雄,是崇拜的偶像。

        关于赫梅抓住南方元帅的事情,诗人们写出了大量歌谣,于是他变成了一个算是家喻户晓的人物。

        赫梅对此就只有头疼了,他可不想以这样的方式出名啊,出名是好事,但是这种名声未来在战场上只会带来麻烦。

        而在另一边,依靠赫梅父亲的名声和战功,埃森兰政府为赫梅拉出来了足足一百人。

        赫梅不由得感叹,他穿越大半个亚甸才招到百来人,家乡立即就拉出来了这个数,最终还是家乡人好啊。

        毕竟家乡人对赫梅与他的家族是知根知底的,正是因为知根知底,大家才信任这位骑士,才敢跟着他走。

        你看其他地方,一个不认识的骑士拿着一份不认识的文件来招募移民,哪怕是有着当地政府背书,这也这么看怎么可疑,自然不愿意跟随。

        因此赫梅招人就是到处碰壁,真是苦逼极了。

        在薅够了可以从老家获得的资源之后,赫梅把家族塔楼里面的东西收拾了一下,把想要带走的带走,需要封存的封存,接着就踏上了前往东方的旅程。

        他们沿着庞塔尔河前进,那蓝山隧道就在那边。

        一边走着,赫梅也在一边接受来自各方的信息,在了解政治局势的同时分析着哈克兰的局势。

        而在闲着的时候,赫梅则会给手下的士兵讲故事,这些故事都是关于如何用脑子去进行战争的。

        故事里的主人公不像是北方传统史诗里的英雄那样用武艺和勇敢来打败敌人,他们是用吓唬和计谋来击败对手。

        这种不同于传统诗歌里的故事吸引了许多人的注意力,甚至后面连移民都跟着在一起聆听,就像是听诗人讲故事一般。

        在这样的事情里,大家和赫梅的关系也得以拉近,渐渐的,其他人也利用这个机会为大家表现自己的才能,这一路得以充斥着欢声笑语。

        关于赫梅所讲的事情,其他人是听故事,但有个人非常认真,他就是杰里。

        军士长一眼就看出来了赫梅讲故事的深意,这些故事明显都是些对战例的改编,看来赫梅打算培养未来可用的人才。

        杰里决定自己要多多努力,没准未来就可以变成骑士呢,军士长正是为了更进一步而跟随赫梅的,他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在前往东方的一路上,赫梅自然也是到处拉人,只可惜都快要到达目的地了,赫梅也不过是让移民总数达到了二百六十的数量。

        但赫梅也不担心,随着北方局势的混乱、怪物满地跑和第二次南北战争的风险越来越大,许多人终究会选择离开的。

        富人多半都是去了柯维尔,那一些穷鬼肯定还是会选择哈克兰的,到时候还能吸收不少移民。

        随着前行与时间的流逝,蓝山的山脉突然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那是一座雄伟的高山,长期阻断着西方和哈克兰之间的联系。

        赫梅知道,这就是自己接下来得穿越的山脉,前往另一边的草原,哈克兰草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