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三章 鹿首恶魔

第三章 鹿首恶魔

        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居民发现森林里存在着某种强大的生物。

        它能够驱使动物,能够操纵森林,居民对它产生了畏惧之心。

        一开始居民是和它保持距离,但久而久之,他们也开始崇拜起它。

        居民和这个生物之间的相处还算是融洽,他们献上贡品,而它约束野兽不要进攻村庄。

        村庄和怪物都获得了利益,村庄得以不用顾及野兽的威胁,那怪物则很满意村民的供奉。

        不过有些时候它也会做出一些让居民匪夷所思的事情,比如屠杀牲畜什么的,居民弄不清它的想法,只能更加谨慎的侍奉它。

        归根结底,它到底在想什么,是人类难以理解的,但这也不影响人们和它相处。

        但一切随着黑衣大军的到来而被打破。

        尼弗迦德奴隶主把村子里大多数人都抓去当了奴隶,村庄也被焚烧,幸存者逃过了亚鲁迦河,这个图腾也就这样被遗忘。

        但它不会因为遗忘就消失,失去了供奉,它变得越发狂躁。

        赫梅当然不知道这些,但是现在,看着那图腾,他感觉无比棘手,光是看着这东西,就知道摊上大麻烦了。

        士兵们敬畏的看着那个图腾,不敢太过靠近。

        他们只是远远的看着图腾,三五成群的讨论着遇到的这东西,一张张慌乱的脸庞说明了他们内心是多么慌乱与不安。

        别想那么多,没准只是你看错了,鹿首精这东西哪儿有那么常见。

        赫梅这样安慰着自己,的确,鹿首精属于是不常见的东西。

        这样强大的天球交汇产物不是哪儿都可以看见的,那没准只是一个普通的图腾。

        只不过那图腾上接下来散发的微光打消了他的这一幻想。

        毫无疑问,这东西有着魔力,那就肯定是鹿首精图腾。

        妈的,遇到这玩意真是倒霉。

        “赫梅骑士,我们赶紧走吧。”

        杰里说道,“这种东西还是让它留在这里吧,和我们没有关系。”

        军士长的话语里满是畏惧,在他和士兵们看来,距离这类东西还是越远越好,乡野故事里面,靠近这些玩意的人可从来都没啥好下场。

        这是民众总结出来的朴素生活智慧,对这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能离得远点就远点,玩火的人往往死得很惨。

        实在是离不了,那就得全心全意的供奉,去赌背后那个存在到底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反正只求一条命。

        赫梅在思索,思索自己应该对这玩意到底怎么办。

        毁掉这玩意是不行的,不说鹿首精的报复,麾下的队伍先得闹起来。

        因为前身的操作,自己对部下们的控制本质不强,服从命令只是因为他的身份,而不是发自内心的臣服。

        但是不毁这玩意,那鹿首精不断追杀他们怎么办?塞尔奇克可是提到这玩意也会袭击北方人的。

        他们可是会一直在森林里活动的,又没法离开森林,贸然出森林把自己暴露在黑衣军之下就是找死。

        图腾是鹿首精复活的关键,若是不毁掉图腾,这玩意可以不断复活。

        当然,这鹿首精也有可能是另外一种玩法,也就是标定其领地内某個人,依靠消耗那个人的生命力来达成复活。

        正当赫梅在冥思苦想到底应该怎么解决这个麻烦问题时,突然他注意到杰里正在听着一个士兵报告着什么。

        那士兵是他们的斥候,杰里听着他的话,脸色连续变了好几下,接着他看向正投去询问眼神的赫梅。

        “有一队黑衣人正在过来,最多还有十来分钟他们就到这里了。”

        “这可真是祸不单行,恩……不过也好,那就让大家都先藏起来吧,看看尼弗迦德人的数量有多少。”

        赫梅听到这个消息,反而一时感觉到了如释重负,黑衣人来得正好,他用不着在这里困难抉择。

        命令下达之后,赫梅的部下们反应还是很迅速的,很顺滑的就在军士们的指挥下藏入了隐藏点。

        隐藏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陌生的事情,边境上的战斗本就是各种埋伏和突袭。

        杰里还带人粗略清理了活动痕迹,不一会儿,这片林中空地就看上去从来都没有人一般。

        赫梅把长剑拔了出来,放在了身边,以好随时拿起。

        他的身边满是用灌木丛隐蔽自己的士兵,所有人都呈蹲姿,以隐藏身影。

        几个弩手把手中武器上好了弓弦,只待命令随时都可以射出。

        随着时间的流逝,尼弗迦德人的声音传来,还有甲胄碰撞的声音,赫梅难以抑制的紧张起来。

        很快,尼弗迦德人出现在了他们的眼前,为首的是带着羽翼头盔,黑色板甲上刻着金色太阳的军官。

        后面是大量低级士兵,他们扣着铁盔,一些头盔上有着牛角状的装饰,另一些则是飞翼,帝国人的装备制式显然比北军更统一,并且随处都可以看见太阳纹章。

        黑衣人显然目标明确,径直接来到了那图腾之前,围着图腾忙碌起来,还有一些人则在地上生火。

        这都是些训练有素的士兵,赫梅注意到,他们只有简单的沟通,随即就开始完成各自的任务。

        “看这样子?黑衣人打算推翻这图腾?”

        杰里小声的在赫梅身边说道,尼弗迦德人折腾出来的声音足够大,让他敢于说话。

        赫梅点点头,没有开腔,继续看向那些尼弗迦德人,重要的是知道南方人打算做什么。

        他们正忙着把绳子捆在石头上,其他的尼弗迦德士兵则一脸警戒的看着森林四周,就好像那里藏着敌人一样。

        得,他们打算毁掉这图腾,真是猛啊,真是有够南方人的莽撞,不过也好,就让尼弗迦德人倒霉去吧。

        赫梅腹诽着,觉得他们就是在乱搞。

        但是他又转念一想,这些人都找到图腾了,那说明他们也没有看起来那么乱来啊,肯定有懂行的人在指导他们。

        而就在黑衣人捆好石头上的绳子,准备开始拉扯这图腾时,他们押出来了一个俘虏,俘虏的身上有着索登王国的宝石纹章。

        他的罩衣不知道多久没洗了,上面全是污脏,那人也颇为狼狈,身上有着不自然的瘦削。

        黑甲士兵强迫他跪下,那人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被按下去,接着尼弗迦德人砍掉了他的脑袋,鲜血疯狂的喷涌,很快就形成了一片血泊。

        这让赫梅为首的众人完全看不懂是在搞什么,赫梅想了好一会儿,猛的意识到了什么。

        难道是附身者?

        他这样想到,这是鹿首精另外一种复活的方式,那就是标定其领地内一个人,以吸取他生命力的方式复生。

        又是搞图腾又是搞附身者,他更加确定这些尼弗迦德人有人指点,是有备而来。

        就在赫梅分析尼弗迦德人所作所为的原因时,黑衣人开始猛的拉扯那石头,随着他们的呼喊与拉动,那石头轰然倒塌。

        下意识的,赫梅把手放在了剑上,他感到了一股寒意,在场所有人都是如此,无论是黑衣人还是潜伏的北方人,他们都有那种感觉。

        “该死的,还真来了啊。”

        这感觉告诉赫梅,他想得那东西正在到来之中,而它也的确出现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森林中。

        那个身影足足有着四米甚至五米高,身体和四肢都是由枯木和树枝组成。

        动物头骨组成的挂饰在上面摇晃,发出清脆的声响。

        它的头部正是一只雄鹿的头骨,不知为何,那漆黑的眼眶似乎燃烧着愤怒的火焰。

        天空中突然布满了乌鸦,他们发出呱呱的乱叫,让气氛显得分外恐怖。

        接着它们落在了树上,看着黑衣人们。

        “它们嗅到了死亡。”

        杰里略带着恐惧的意味嘟囔着,赫梅则下意识的微微点头,是的,这些鸦群简直还是在等待宴会开席。

        狼群也出现在鹿首精的身边,就像是护卫君主的臣子一般。

        对北方人来说,令人庆幸的是,怪物没有出现在他们隐藏的地方,他们不用给黑衣人当炮灰。

        赫梅觉得这鹿首精肯定是发现了他们,只是尼弗迦德人现在是它主要要对付的,所以没攻击北方人。

        尼弗迦德人看到鹿首精的出现发出了一片惊呼,许多人下意识的后退,这是很多人面对怪物的正常反应。

        而在军官和一批显然毫不畏惧者的呵斥和行动下,士兵们很快组织着对抗这森林的君王。

        手持长戟和长矛的士兵立即顶在了第一线,弓箭手用提前生起的火焰点燃了箭矢,还有许多拿着刀斧的战士举起了火把。

        看来尼弗迦德人是一开始就打算和鹿首精干架。

        赫梅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这正好让他看看戏,怪物和黑衣人打架,真是狗咬狗。

        鹿首精显然比一般的怪物聪明,它举起枯枝组成的双手,突然之间化为鸦群消失,接着它出现尼弗迦德弓箭手之中。

        尼弗迦德人似乎遭遇过这招,那些弓箭手都穿着重甲,还下意识拔出了刀剑,只不过这面对怪物没什么用。

        那看似单薄的枯枝手臂力量非常恐怖,只是轻轻挥舞,好几人就被打飞出去,这些人的脸上还带着不可置信的神情。

        鹿首精这一招让黑衣人立即慌乱了起来,而同时发生的狼群的冲击和乌鸦的撕咬更是使得混乱加剧。

        战场瞬间就变成了混战,人类用刀剑和火焰对抗怪物,但却处于下风。

        原本他们应该用严密的阵线对付这些怪物,但现在却被迫这样乱战。

        鹿首精就像是一台撞城车一样在人群里面横扫,没有人可以挡住他。

        突然有人被突然出现的巨大藤蔓撕碎,恐惧随着血腥景象而蔓延。

        不过人类也并不是完全没有抵抗能力,鹿首精在混战之中被点燃了好几次,尼弗迦德人依然勇敢的反击围攻那巨大的怪物。

        虽然说火焰很快就被熄灭,但怪物身上的焚烧痕迹无疑说明了它并没有多轻松。

        至于狼群和乌鸦,他们面对全副武装的尼弗迦德士兵终究还是太无力了。

        狼牙很难咬破钢铁护颈,而乌鸦的啄咬只能起到骚扰作用,想要挖出黑衣人的眼睛还是太难。

        所以尼弗迦德人在最初的慌乱中很快恢复了过来,有序的围攻怪物。

        他们显然有着对抗鹿首精的预案,不断把绳子丢到这怪物身上,接着开始拼命拉扯,限制它的行动。

        而其他人则把火把和火箭拼命往这家伙身上招呼,刀剑不断劈砍在怪物的木质身躯上。

        鹿首精的身躯越来越残破,被它驱赶而来的狼群和乌鸦也在丢下一大堆尸体后散去,它的灭亡只是时间问题。

        期间鹿首精又使用过一次化身鸦群的招数,只不过这招明显不能跨越太远距离,黑衣人立即又围攻了上去,他们显然下定决心要在这里解决这怪物。

        终于,随着鹿首精整个身体被火焰吞噬,南方人发出疲惫的欢呼。

        而赫梅明白,他们表演的时候到了。

        而尼弗迦德人怎么不会想到,一支北方部队等候他们很久了,现在他们正打算活动起来。

        一些尼弗迦德人有气无力的欢呼,而另一些疲惫坐在了地上,把武器丢在一边,就像是丢垃圾一样。

        这一战他们损失不小,起码有十三个战友被那家伙杀死,还有好几个人不知生死,但成功杀死了那个怪物。

        只不过就在他们打算休息,再收拾收拾战场时,突然听到了这样的呼喊:

        “黑衣人去死!北方万岁!”

        接着发现从鹿首精所来的方向对面冲出来了一群北方人,他们拿着刀枪剑戟,身上有着金红纹章,是北方诸国的军队。

        在军官的口号下,尼弗迦德人连忙组织起新战线,这显示了帝国军队的训练有素,只可惜这对改变战局没有意义。

        赫梅冲在最前面,给士兵们以表率,他一马当先把一个尼弗迦德人眼眶刺穿,那人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战斗就像是赫梅的突击一样没什么好说的,尼弗迦德人在经历了和那怪物的血战之后的状态非常糟糕,亚甸人的优势不是一般的大。

        很快,尼弗迦德人逃走了,之前和那鹿首怪物的战斗已经耗尽了他们的体力,又遇上了这场突然的战斗,所以他们战斗没多久就溃败了。

        相较之下,亚甸人的损失也就三人,这三人还都是出于大意被意外反杀。

        他们没有追击尼弗迦德人,因为赫梅提前下令了的,更重要的是从这些死者身上收罗可用的东西,接着再抓紧时间离开。

        亚甸人获得了好几个俘虏,其中包括那个指挥的军官。

        这家伙即便是在部下尽数溃败的情况下依然坚守着战线,于是就被亚甸人一拥而上放倒了。

        那军官的羽翼头盔现已不知所踪,漂亮的黑色甲胄上满是划痕。

        只不过即便如此狼狈,他依然保持着帝国人的那种傲慢。

        赫梅想要从他这里打听一些消息,但这人拒绝和“野蛮的北方人”交谈,见获得不到什么,赫梅直接下令处决他。

        在敌后活动带着俘虏就是给自己增加麻烦,赫梅也不想花费太多时间在顽固的家伙上,所以还是直接杀了得了。

        而在有了这个军官的例子之后,其他人明显要合作多了,那几个尼弗迦德士兵就像是倒豆子一样用不熟练的通用语把事情倒了出来。

        期间有个家伙还想故意把通用语说得结结巴巴的来拖延时间,但演得太拙劣,赫梅直接下令把这家伙拖下去解决,接下来其他人就老实了。

        原来这个鹿首精给黑衣大军制造麻烦很久了,似乎是受到那些供奉它的民众情绪影响,鹿首精不止是袭击进入森林的黑衣人,还会离开森林。

        它在尼弗迦德人的军营外给他们制造麻烦,许多尼弗迦德斥候就这样在营外被荆棘绞成了肉片。

        因为鹿首精的存在,尼弗迦德人不敢进入森林,这无疑给北方人提供了一个“安全”走廊,他们受到袭击的可能比起黑衣人小了太多。

        其实尼弗迦德人早就干死过几次鹿首精,毕竟军队对上怪物干死它还是很容易,无非就是代价大些。

        只是这家伙不断复生,继续骚扰帝国人,接着在术士的指导下,他们才明白了应该怎么解决问题。

        首先是通过抓捕的当地奴隶知晓图腾的所在,接着是让术士利用鹿首精留下的尸骸测量确定附身者的所在,也就是那个倒霉的索登士兵。

        这些索登人一直藏在森林里面,他们没有受到鹿首精的袭击正是因为附身者的所在。

        而尼弗迦德术士也利用这一点,找到了他们的所在。

        最后就是这场战斗了,帝国人的确得以消灭了鹿首精,但怎么都没有想到一支北方军队黄雀在后。

        听完这一切之后,赫梅走到了变成灰烬的鹿首精之前,他看着被烧得焦黑的鹿首精头骨。

        真是没想到,这件事后面还有那么多东西啊。

        不过也好,至少自己也不用去找什么索登人了,已经知道他们完蛋了。

        “我们应该怎么处理……”

        杰里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了赫梅身边,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的硬着头皮上来的。

        因为其他士兵都站得远远的,生怕和地上那个变成灰烬的怪物沾上关系。

        赫梅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切割的手势,俘虏肯定是不能留的。

        杰里连忙去执行命令,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陌生的活计,执行命令可比站在这堆危险的东西前好了。

        随着问题被解决,赫梅的队伍再次踏上了前行道路。

        他们往森林深处走去,现在没了怪物,那里自然可以去了。而且赫梅还知道,鹿首精的领地少有其他怪物,所以根本不用担心还会遇到袭击什么的。

        众人的动作非常迅速,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帝国人就会出现。

        而这个林间空地,只剩下了一堆被扒光的尸体,以及那个焦黑的鹿头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