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网游竞技 - 猎魔人世界的军阀在线阅读 - 第二章 武装渡河

第二章 武装渡河

        赫梅的行为让他获得了士兵们的一致赞扬,许多人都对这位长官终于来事了非常高兴。

        大家都不是刻意抵触长官的,只是因为他不干事,因此才呈现了那样的态度。

        大多数人都不会选择和自己的直属上司对着干,因为那怎么看都显得太愚蠢,只有最蠢的蠢货才会如此。

        带着部下们回到营地,赫梅又坐在了自己的帐篷里。

        他感觉如释重负,总算是开了个好头了,但也只是开了个头。

        自己这前身留下来的可真是一个烂摊子,但凡他对手下这个百人队上心点,也不至于现在这样,真是麻烦。

        不过这些思考很快就被更加要命的东西所冲淡,那就是面对的现状依然没有改变。

        北方联军应该要不了多久就会渡过雅鲁加河前往索登山,自己还是得参与那场血腥的战斗。

        到底应该怎么办呢?

        赫梅深思着,但最后还是无言的叹气,他不过是一个有产骑士,手上的资源还是太有限,最后还是只能踏上战场吧。

        那看来只能指望自己在那场血战里面活下来了,不知道那时能不能混到個比较好的战位……

        正当赫梅继续惆怅时,杰里的声音又一次在帐篷外响起。

        比起上次,他的语气不再那么淡漠,而是多了些尊敬。

        “赫梅骑士,白骑士塞尔奇克要求您去见他。”

        嗯?

        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赫梅很是惊讶,连忙站了起来。

        亚甸王国的白骑士要见他?他印象里自己和这位骑士没有关系啊,怎么突然要见自己。

        塞尔奇克在亚甸军中乃是最为著名的战士,也是北方最好的战士之一,他在亚甸军队中可以说是位高权重。

        这样一位人物召见他前去,他又怎么能不去,所以他麻利动了起来,前往了白骑士的帐篷。

        而塞尔奇克的帐篷,给赫梅第一眼的印象是简洁。

        一张铺着熊皮的行军床,一把行军椅,再加上一张桌子,最后就是武器和盔甲。

        武器和盔甲上有着闪光,它们的主人明显经常保养他们,为此花了大心思。

        这些东西充斥着塞尔奇克的帐篷,与赫梅印象里面高级贵族那些华丽的帐篷完全呈现相反的景象。

        这显然是属于战士的帐篷,而且还是一个久经沙场者的战士。

        而著名的白骑士正坐在椅子上,翻阅桌上的文件。

        他的羊毛衫上套着一件亚甸王国的罩衣,衣衫难以掩盖他的强壮,赫梅都可以想象那臂膀挥舞起武器来是怎样的景象,反正赫梅不想挨他的攻击。

        塞尔奇克的脸庞则充满了正气,发白的发须反而使得他更具气质,让赫梅想到了前世那些奇幻作品里面的圣骑士,在内心感叹他难怪被称为是亚甸王国的白骑士。

        “赫梅·博特丹,埃森兰的一位有产骑士,父亲在埃森兰地区很有名,但却英年早逝,1263年9月应征加入王军……这些信息都没错吧。”

        塞尔奇克的声音十分沉稳,非常符合他的外型,而他所看所念的正是赫梅的履历。

        “是的,塞尔奇克大人。”

        赫梅微微鞠躬,他不明白塞尔奇克叫他来是打算做什么,那就先放低姿态吧。

        “很好,骑士,我现在这里有一个任务,不知道你愿意不愿意接受。”

        塞尔奇克放下手中的履历,看向赫梅的眼眸。

        不知为何,赫梅下意识的想要躲闪那审视的眼神,他感觉自己在那眼神之下什么都藏不住。

        “索登王国还有一些士兵散布在上索登地区,我需要人渡河去把他们组织起来,给黑衣人制造麻烦。再过几天大军就要渡河,我们需要尽可能给黑衣人制造麻烦。”

        “啊?这,大人,但是为什么是我?”

        赫梅顿了一下,下意识想要拒绝,但随即意识到这不正是自己想要的东西吗?过了河之后怎么办还不是自己说了算。

        虽然说先行渡河的危险也很大,但至少命运控制在了自己的手中,而不是在索登山被驱使着去送死,怎么都比现在好。

        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这些情绪,贸然把自己想要什么表现出来是很愚蠢的,他不会这样做。

        而且赫梅还很奇怪,为什么塞尔奇克会选择他?

        “我看见你驳斥那些科德温人,你是个机灵的小伙子,比这军中大部分人都聪明,所以我看好你。不过我还是得坦白告诉你,这一行的危险很大,北方诸国之前也派过一些部队南下,但是许多人最终都狼狈退了回来,那么你愿意接受这个任务吗?我可以许诺,只要你愿意渡河到敌占区活动,无论你成功与否,国王陛下都会拿出一笔丰厚的报酬。”

        塞尔奇克还有一些原因没有说出来,那就是在赫梅之前,他已经见了些觉得合适的军官与骑士,只不过他们大部分都拒绝了这个任务,毕竟这个任务危险度还是有那么些高。

        而塞尔奇克不会强迫部下去做这些危险的任务,他更喜欢自己上,但现在局势不容许他如此,因此这事一直拖到现在。

        不然他也不至于营地见个机灵的就唤来问问愿意不愿意去做这事情。

        “我愿意,塞尔奇克大人。”

        赫梅的“为难”只持续了几秒,接着就答应了来自白骑士的命令,他清楚,这正是他想要的东西,

        “不过,我的部队装备还是太过低劣,而且收拢溃兵还需要金钱和粮食,您看是不是……”

        赫梅的话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要他冒险可以,但是钱粮装备怎么都得给些吧。

        “一切都不是问题,我会给你一套百人队的装备,放心去吧,赫梅骑士,等你回来之后,我会把你的功绩报告给国王陛下。”

        塞尔奇克答应得非常爽快,一边说着,一边拿出了一个条子,在上面写了些什么,然后盖上了自己的纹章。

        “去找军需官要吧,但别拿得太多了。”

        “非常感谢您,塞尔奇克大人。”

        退出帐篷时,赫梅感到了强烈的兴奋,这样一来,他可以说是把命运握在了自己的手中。

        。

        虽然说拿到了白骑士的条子,但是在和军需官扯淡的时候双方还是一番斗智斗勇。

        那带着单片眼睛的家伙试图用劣质的装备和粮食来糊弄他,这当时就把赫梅气到了。

        这家伙肯定是打算把那些被替换下来好东西拿去倒卖的,随军商人的不少好货就是这样来的。

        赫梅以前在亚甸军中的软柿子名声实在是“威名远扬”,所以那军需官就对他下手了。

        若是以前的赫梅,他没准就骗到了,甚至即便是知道也只会忍气吞声,但是现在不一样。

        骑士直接点破了军需官的那些小伎俩,把大家都有默契不谈的事情翻出来,接着用把事情汇报给白骑士做威胁。

        这一招成功让那军需官服软,为了赔偿赫梅,还交出来了一批私藏的弩和弩箭,让赫梅好好的薅了一把这不知道从军械库里面倒卖了多少东西的混蛋。

        而当赫梅指挥着民夫把这些东西都推进来,堆在营地中心时,他的部下们都被这一幕惊到了,他们那个软脚虾长官居然给他们搞来那么多好东西?

        “大人,这是?我们这是要去?”

        杰里是最早反应过来的,作为一个老兵,他很清楚,这些装备可不是只靠活动可以获得的,必然是获得了来自上面的同意。

        而上面会轻易给他们东西吗?所以接下来肯定得有活干了,看这样风险还不小。

        “这个啊,”赫梅笑了,“我们要去进行一场大冒险啊。”

        赫梅接下来告诉了众人渡河的事情,对于渡河的命令,与赫梅预料的不同,士兵们也没多大抵触。

        赫梅忘记了,他所率领的并不是亚甸的征召兵,而是亚甸的常备军,长期在王令之下于边境服役的士兵。

        遵守命令对他们来说是理所当然的,最多抱怨几句而已。

        借着赫梅留出的准备时间,这些士兵十分熟练的和军中情人告别——实际上就是些熟识的妓女——然后写好遗书,交给随军队伍牧师,嘱托他们处理后事。

        士兵们在做这些时没有带着什么感情,因为对于他们来说,这已经是很司空见惯的事情,每次上战场前都得这样来一遭。

        战后还活着这自然就是笑话,但要是死了,那这就非常重要,关系到身后财产的分配。

        。

        在把赫梅带来的装备分配之后,在这一天的夜晚,赫梅带着麾下的百来人离开了北方联军的大营,离开的时候没有惊动任何人。

        由于有着塞尔奇克的命令,因此这一路都畅通无阻,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雅鲁迦河边。

        塞尔奇克正带着一队士兵在那里等待,小船也早已准备好,足足有着十来条。

        一些小船上可以看见刀劈斧砍的痕迹,那么这些小船曾经的驾驭者经历了什么,实在是不言而喻。

        黑夜之下的河面很是平静,只能借着月光勉强看到一些东西,这正是适合隐秘行动的时刻。

        “骑士,你现在还可以后悔,”

        塞尔奇克说道,给了他最后一个反悔的机会。

        而赫梅只是摇摇头,这正是他想要的东西,怎么能不去呢,不去去参加索登山之战吗?去挨火球和闪电吗?

        “那好,拿上这个地图,这是之前渡河的部队侦查的黑衣人动向,我建议伱先躲在渡河之后可见的森林里面,密林足以掩盖你们的行踪,但是得当心,那森林里面似乎有些奇怪的东西。”

        “奇怪的东西?”

        赫梅眉头一挑,他很在意此事,他是知道这个世界是有怪物的。

        “一些溃兵报告说森林吞噬了他们的战友,尼弗迦德人不会进入森林太深,走森林的确会安全一些,但风险也有。”

        “好吧,我会注意的。”

        赫梅脸色一变,他想到了一些不好的东西。

        但到这里也无法退缩了,只能期望自己别那么倒霉吧。

        正当两人交谈之时,士兵们已经陆续上船,现在就差他们的长官。

        和塞尔奇克告别之后,赫梅干脆利落的跳上了他的小船,渡河行动随即开始。

        塞尔奇克看着小船平静的在湖面上划着,那些士兵都尽可能的轻手轻脚,在内心默默给予他们祝福,希望他们此行顺利。

        而在赫梅这边,他们渡过雅鲁迦河非常顺利。

        尼弗迦德人没有在河岸上布置多少部队,在驱逐了北方的渗透部队后,黑衣人就下意识认为北方人肯定会在河岸防守,他们完全没有想到北方人的计划居然是主动渡河。

        但河岸边还是可以看到一些战斗的痕迹,比如被折断的箭矢,破碎的盾牌,以及地面上的鲜血。

        小船平稳的停在河岸上,按照事先的布置,赫梅和士兵们一起把小船拖上了岸,接着藏在了森林里面。

        他们随即也进入森林,利用森林隐蔽自己。

        赫梅没有催促着士兵继续前进,实际上,在进入森林一段距离之后,他下令众人先休息到天亮。

        反正从一开始就打着躲避索登山之战的想法过来的,所以任务什么的完全不用急。

        与其急匆匆的在森林里面走来走去,还不如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然后明天白天继续前进。

        这自然获得了部下们的一致欢呼,大家都是深知黑夜的森林是多危险的,之前他们是很怕这个骑士初生牛犊不怕虎,带人在漆黑的森林里面乱撞,那样肯定会产生很多非战斗减员。

        大家或是靠在树上,或是躺着地上,就这样开始了休息。

        黑暗中的森林不断传来各种动物的呜呜叫声,但这吓不住这些老兵,他们早就养成在什么环境下都可以睡着的习惯。

        赫梅心绪到是有些不宁,他是知道这个世界的野外都有些什么怪物的,但很快这些不安就被更重要的事情取代。

        而且他想,那么多人类聚集的地方,肯定不会有什么怪物吧。

        接下来,骑士开始研究塞尔奇克给他的地图,盘算着接下来的行进路线,在做到接下来对去哪儿内心有数之后,不知不觉的,他也靠着一颗大树睡了。

        第二天,赫梅是被滴到脸上的露水唤醒的,他一睁开眼,就发现士兵们已经起来吃起了随身携带的干粮,杰里则在组织那些已经吃完的士兵整顿。

        “昨天大家睡得怎么样?”

        赫梅先是灌了口水,接着从袋子里翻出来一根肉干。

        这不是那种硬邦邦的肉干,而是他从领地上带来的,用不着用水泡软,完全可以直接食用。

        “肯定不能和营地里面比了,但这影响不大,都是些小问题。”

        杰里快速的回答道。

        赫梅看了眼士兵们,他们大多已经准备完毕,身上穿着他从军械库里面要来的装备,每个人都背着行囊,里面放着干粮,数量足以让他们在森林中活动一段时间了。

        。

        大家的精神气都很不错,并没有因为前出侦查而多恐惧,那些不安也被他们用谈笑所掩盖。

        “那就走吧,让我们看看那些索登人在什么地方。”

        赫梅一挥手,随即走在了最前面,其他人立即跟在了后面。

        队伍呈现的是战斗队形前进,以方便应对可能来自任何地方的进攻。

        一开始赫梅抱着十二万分的警惕,生怕突然冒出来怪物。

        只不过这一路来除了一些受惊小兽之外,他们就没发现什么,渐渐的,他的警惕也下降了下来。

        在森林里行进是很枯燥的,赫梅很快就感觉到了无聊,因为眼前除了树还是树。

        而士兵显然状态更好,长期的军旅生涯已经让他们对一些事情产生了另外的看法,不战斗只是走走,这种大好事真是太好了。

        赫梅的心态也在他们的感染之下发生了变化,是啊,自己接下这个任务不就是为了躲过索登山的战斗的,在这里无聊的走着不是好事吗?干嘛要抱怨。

        这样一想,于是他的心情突然也好了起来,甚至脚下也感觉轻快了起来,要不是因为需要隐蔽,他甚至都想唱起歌来。

        只不过他的好心情随着发现一件东西而被完全破坏,那是一块屹立在森林中空地上的石块,石块被阳光照耀着,显得非常显眼。

        最初看到这东西时,大家还都愣住了,因为所有人都没想到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东西。

        这石块显然已经在此存在了很长一段时间,上半部分长期被阳光照耀,因此显得很干净,下半部分则已经被藤蔓所缠绕,还长上了不少青苔。

        而在那石块之上,有着由奇异线条组成的图腾,这线条有着一种灵巧的美感,显然不是乡下村夫可以制作出来的东西。

        看了一会儿图腾,赫梅猛然意识到了这是什么。

        在他所知的猎魔人世界知识里面,这种图腾一般只代表一种东西。

        妈的,为什么这地方会有鹿首精的图腾?他们现在这地方只能算是森林外围啊!

        鹿首精这样的高级怪物对付起来那可太麻烦了,赫梅虽然脑子里面记得这玩意应该怎么对付,但是他现在像是有时间去布置来解决这种怪物的吗?

        但无论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赫梅都面对着怎么处理这东西的问题。

        他很清楚,若是处理不好,那他的麻烦可就大了,还是非常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