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257章 坐怀不乱

第257章 坐怀不乱

        雷响端着酒杯愣在当场。

        安静的手一直往下划。

        一直划……

        雷响想张嘴制止。

        却开不了口。

        想移动身子,却泰然不动。

        安静的手划到肚脐的地方。

        戛然而止。

        雷响虽然大惊失色。

        却又很莫名地享受安静的这一划划。

        见安静停下,雷响有些尴尬。

        安静咯咯笑。

        “你的胸肌还挺结实的!

        好了,这酒我也干了!”

        说完,仰头喝完杯中酒。

        雷响恢复了常态,继续跟安静你杯我盏。

        很快,一瓶法国红酒见了底。

        安静接着喝啤酒。

        不久,十几灌啤酒也都空空如也。

        雷响领教过安静的酒量,一瓶红酒对于她来不是事儿。

        问题是喝了红酒,又喝啤酒。

        很容易醉。

        安静拿着啤酒灌倒了倒,没有酒滴下来。

        挥手叫服务员加酒。

        雷响见安静喝得差不多。

        低声说道:

        “好了,咱们都别喝了,一会儿要喝醉的!”

        安静眼神有些迷离。

        手搭在雷响的手背上。

        “女人不醉,男人没机会。

        你不希望我醉?”

        雷响有些不自在。

        “喝醉了不好,真不希望你喝醉。”

        安静抬手拍了拍雷响的脸。

        “你这话说得心不对口!

        你心里想什么我都知道。”

        雷响的脸红得通透。

        “我心里没什么想的,就是想你不要喝醉。”

        安静咯咯笑,嘴里的热气一阵阵地往雷响脸上喷。

        “我醉了,你就有机会抱我……抱我上床。”

        说着,在雷响的肚脐处轻轻地划了一下。

        雷响酒精上头,荷尔朦也嗖嗖地往上冲。

        艰难的吞着唾液,一千万伏的电流在心里通过。

        一时懵逼。

        他不能吃安静的豆腐。

        但又不想扫安静的面子。

        脑子急速的转了转。

        尴尬一笑。

        “安总,我送你回去吧,你喝多了!”

        安静心里发笑。

        这个憨头,真的坐怀不乱?

        这样想着,更想逗逗。

        眼含春光。

        “你送我回去,今天晚上就住我家吧。”

        雷响一抖擞,差点没从椅子上掉下来。

        “不,不。

        安总,我不是那个意思。

        酒后不能开车,我打个的送你回去。”

        安静吐着酒气,根本就不听雷响所言。

        挥着娇手。

        “雷响,你告诉我。

        你喜欢女人半醉半醒,还是全醉?

        或者全醒?”

        雷响知道安静说的意思。

        直至现在,他连女人都没有真正碰过。

        怎么知道半醉半醒,全醉和全醒的味道?

        可安静问得很放肆,全然不顾雷响脸红尴尬。

        雷响七尺男儿,看着安静灼热的眼睛。

        还有那张带着期盼的俊俏的脸。

        真有股冲动想把她拽入怀里。

        这个念头在脑子里一闪。

        胡小丫的影子便跳了出来。

        不可思议的是,苹果也跟着跳出。

        雷响激灵了一下。

        端起茶水,猛喝了几口。

        跳过安静灼热的眼神。

        故意扯开话题。

        “安总,上次你帮我找到邱大贵绑架我的证据,我还没有好好地谢你呢。”

        安静挥手。

        “那都是过去式了,别说了!

        你实话告诉我,你真的不喜欢我?

        我奉送给你,你都不感兴趣?”

        说着,安静把脚从精致的拖鞋里抽出。

        直接架到雷响的大腿上。

        见雷响不知所措,一副狼狈的样子。

        安静心里痛快。

        一根手指轻轻地压在雷响的嘴唇上。

        “你怕什么?你要了我,我又不要你负责任!”

        雷响异常狼狈。

        安静的猛烈进攻,他左抵右挡。

        “安总,对不起……”

        安静把手抽回。

        “为什么对不起?你什么都还没干呢。

        再说了,真干了,没有对不起!”

        雷响一时语塞。

        他没想到,安静竟然这么开放。

        明目张胆地这么放纵!

        瞬间,对安静的好感竟然有些削减。

        看着雷响一副很窘迫的样子。

        安静呵呵笑,收回压在雷响大腿上的脚。

        “好了,不逗你了!

        真没想到,你还真是个男人!

        真能做到坐怀不乱!”

        雷响心里暗自思忖。

        男人,哪有坐怀不乱?

        只是要看怎么个乱法!

        心里这样想着,嘴上却说道:

        “安总,你不会生气吧?”

        安静呵呵笑。

        “我生什么气啊?

        如果你真的就跟我上床,我才真的生气呢。

        我知道,面对我的强烈进攻,你内心也不平静。

        但是,你能很好地把控自己。

        这才是真正的男人。

        才是真正干大事的人!”

        一番操作下来,自己软弱的反弹回去。

        没想到竟然得到安静的赞许。

        特别听到安静说自己是个干大事之人。

        心里更是乐不可支。

        “谢谢安总宽容……”

        安静挥手打断。

        “你老实告诉我,如果你没有女朋友。

        会不会把我当女朋友?

        说实话,我是非常喜欢你!”

        雷响愣然。

        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看着雷响再次窘迫。

        安静咯咯笑、。

        “好了,不为难你了!

        你那个女朋友,如果不好好珍惜。

        真的要让她去死!

        咱们走吧。”

        雷响向服务员挥了挥手,说要买单。

        不一会儿,服务员拿着单子过来。

        一共消费二千三百多元。

        安静拿出卡。

        “我来吧。”

        雷响不理会安静。

        直接拿过单子,就往前台去。

        不会儿,雷响买好单出来。

        “安总,走吧,我打个车送你回去。”

        话音落下,几个醉酒大汉直接来到安静的跟前。

        一黑脸大汉伸手就摸安静的脸。

        “这小嘴挺勾人的,我来亲亲。”

        旁边的一醉汉跟着起哄。

        “大哥,亲亲,亲亲!”

        几个醉汉跟着叫嚷。

        雷响猛地伸过手去,用力拨开黑脸醉汉的手。

        也不说话,眼瞪瞪地瞅着黑脸。

        黑脸猝不及防被扒拉一下,手被弄疼。

        挥拳就向雷响划过来。

        雷响担心打着安静,侧身躲过。

        一把把安静拽到身后。

        黑脸的第二拳划过来时,雷响握紧了拳头。

        两手一挡,顺势一抓。

        把黑脸拽到跟前,然后用力一推一送。

        “砰”的一声,黑脸重重地摔在地上。

        瞬间,几个醉汉都傻了眼。

        顿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他乃乃的,敢动我们大哥,找死!”

        一个大汉去扶黑脸,几个大汉向雷响扑了上来。

        雷响狠劲地握着拳头。

        今天晚上看来要大开杀戒了!

        稳稳地立着,泰然不动。

        待几个大汉靠过时,挥拳狠劲地划过去。

        一拳狠狠地砸在第一个的醉汉头上。

        一声闷哼,醉汉直接倒在地上。

        第二个见状,又冲了上来。

        雷响毫不客气地又一拳划过去。

        这醉汉还有些灵醒,一侧头躲过。

        反手就给雷响一拳。

        雷响没想到这醉汉还有这等功夫,躲闪不及。

        肩膀吃了一拳。

        往后退了一步,醉汉的第二拳上来时,雷响瞅准醉汉的手腕。

        一把抓住,用力一转。

        只听“咔嚓”一声。

        显然是骨折的声音。

        醉汉一声惨叫,瘫倒在地上。

        几个醉汉也不怕死,直接就冲了上来。

        一醉汉抡起椅子就朝雷响砸过来。

        雷响闪过。

        第二张椅子再过来时,雷响也顺手抓起一张椅子挡了回去。

        随着冲力,两张椅子在空中对撞。

        然后飞向醉汉。

        躲闪不及的醉,顿时被砸得头破血流。

        此时,黑脸已经站了起来,咬着牙。

        “你他玛的,敢在老子的地盘撒野。”

        说着,冲着酒吧里大声道:

        “你们都给我出来!”

        一声令下,酒吧里冲出几个满身酒气的壮汉。

        黑脸得意地晃着脑袋,指着躲在雷响身后的安静。

        “上!先把那女人给我扒了,再收拾这个混账!”

        几个壮汉挥舞着拳头向雷响扑来。

        雷响回头看了安静一眼。

        见安静有些发抖,伸过手攥了攥安静。

        “别怕,有我呢!”

        说完,转过头来,嘴角微微扬起。

        眼里闪过一道冷光。

        十来灌啤酒进到肚子,不是白进的。

        夜风吹过,酒劲顿起。

        看着扑上来的几个壮汉,雷响顺手操起一张椅子。

        眼睛狠扫。

        朝着上来的壮汉横扫过去。

        几个壮汉虽然满身酒气,可似乎都没有醉。

        雷响的椅子扫过去时,都精确地躲过。

        雷响的椅子刚收回,一张椅子就朝着雷响飞过来。

        躲闪不及,椅子狠狠地砸在雷响的肩膀上。

        一阵巨痛,手上的椅子瞬间掉落地上。

        身后的安静一震,急忙扯过雷响。

        “你没事吧?疼不疼?”

        雷响随口而答。

        “不疼!”

        转过身来,几个壮汉已经来到跟前。

        一个壮汉的拳头已经落在头顶,雷响急速一闪。

        拳头落空。

        后面的壮汉趁势冲到雷响的背后,一把拽住安静。

        见安静在壮汉的手中。

        雷响的酒醒了大半。

        从后面直接抓住壮汉的衣领。

        用力一拽。

        领子紧紧地勒住壮汉的脖子。

        可壮汉紧紧地抓着安静不放。

        雷响使劲拽着壮汉领子。

        越拽越紧。

        壮汉一声咕噜。

        终于松开了安静。

        脸色呈猪肝色,瘫软在地上。

        黑脸见状,大声道:

        “他乃乃的,几个人都打不过一个混小子。

        都给我拿刀子!”

        听到刀子两字,安静脸都白了。

        对方动了刀子,再这么打下去,

        雷响势单力薄,吃亏的还是雷响。

        一把拽过雷响。

        “别打了!我打110,让警捕来!”

        雷响一把抓住安静的手。

        “别打!这个时候我再进警捕房,就更难办!”

        你往停车场去,在车上等我!”

        安静嗯了声,就往停场场去。

        黑脸猛地拦住了安静的去路。

        “想跑,没那么容易!”

        /120/120546/316997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