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219章 蹊跷事情

第219章 蹊跷事情

        严晓频和贺依琳同时看向雷响。

        雷响一阵愣神后,指了指自己。

        “大哥,你说省城来的人了解我家的情况?”

        彩凤插过话。

        “对,没错!

        他们问我们,说荷塘村雷得勇家认识吧?

        我们说不认识。

        后来他们说他儿子雷响在松岭糖厂当副厂长。

        我们说认识他儿子,不认识他爸。”

        雷响更是奇怪。

        “他们还问什么?”

        温大哥说道:

        “还问你们家是外地来的,还是世代在荷塘村?

        我说荷塘村都是本地人,没有外地的。”

        严晓频静静地听着,久不时奇怪地瞅瞅雷响。

        贺依琳更是惊奇。

        上上下下打量雷响。

        “响哥,你要走大运了!

        省城的人来调查你家里的情况,你是不是要高升了?”

        雷响笑得差点没把饭喷出来。

        “谁告诉你的?省城的人到村里调查,就是走大运升官?”

        贺依琳眉头皱起。

        “那你说,他们为什么会调查你家里的情况?”

        雷响两手一摊,肩膀耸了耸。

        “我怎么知道?我还懵着呢。”

        严晓频若有所思,

        ……

        吃完饭,几个人上车往荷塘村去。

        不一会儿,车子进入荷塘村。

        雷响刻意把车速减了下来。

        严晓频往外看。

        这个村每五户人家,就有二户开着小作坊。

        整个村,密密麻麻布满小作坊的烟囱。

        还有那房前屋后堆集如小山的甘蔗渣。

        整个村弥漫的臭气,比尖山村有过之而无不及。

        在村子里转了一圈下来,严晓频要求下车看看。

        雷响担心严晓频受不了小作坊里的臭气,说荷塘村的小作坊,跟尖山村的一样。

        就不要下去了。

        严晓频坚持。

        雷响拗不过,只好停下车,陪着严晓频在村里走。

        几个人刚下车没走几步,村里人就围了上来。

        “雷响,带女朋友回家啊?”

        “雷响,带两个美女回村里,哪个是女朋友?”

        “雷响,当了厂长就不一样,美女缠身呢。”

        ……

        雷响尴尬,想说是公司领导。

        又担心严晓频不高兴。

        看着村里人一拨拨地围上来跟雷响打招呼,听着村民一声声地询问哪个是女朋友。

        严晓频只好低声对贺依琳说道:

        “告诉他们,我们是国宁公司的,到村里考察。”

        虽然雷响和贺依琳这么回应,可村民们还是投来质疑的目光。

        看了几家小作坊后,雷响征求意见式的问道:

        “严总,前面就是我家了,要不要到我家坐坐,喝口水?”

        其实,严晓频就很想到雷响家,看看那棵百年金花茶。

        现在雷响这么一提,便顺水推舟。

        “好,过去看看吧。不会给你父母添麻烦吧?”

        雷响高兴道:

        “他们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添麻烦呢。”

        贺依琳不好插话,心里也乐呵。

        雷响的母亲在县人民医院住院时,她去照顾好几天。

        感觉雷响母亲是一个很好的人,很喜欢这个老太太。

        走了几分钟,雷响指了指前面的一个小院。

        “那就是我家。”

        严晓频抬头看去,小院子后面是几间平房。

        左邻右舍都是二层或三层的楼房。

        雷响家的平房似乎有些寒酸。

        在农村,建楼房是大事。

        如果建不起楼房,别人会瞅不起你。

        在外打工的人,不管多辛苦,都要攒钱回家建楼房。

        在村里,楼房就是脸面。

        按理说,雷响在外工作,也不见得很“穷”。

        建个二层应该也没有问题。

        严晓频不由得又想到当初雷响救自己时,自己曾无数次问过他,经济上要不要她帮忙。

        可雷响却一口回绝。

        自己的命是雷响救回来的,家里人也愿意给雷响一笔钱。

        雷响回绝,都以为雷响的胃口很大。

        往后会提更大更多的要求。

        可直至现在,雷响不仅不提。

        甚至遵守诺言,从不对外说他救了严晓频。

        就连跟雷响关系不错的贺依琳都不知道。

        蓦然间,严晓频心里再次升起一股对雷响说不上来的好感和异祥。

        不一会儿,几个人来到了家门口。

        院子的门半开着,雷响轻轻地一推,门开了。

        一抬头,看到母亲正坐在院子里做针线活。

        雷响一脸的兴奋。

        “妈,我回来了!”

        文玉清抬头一看,顿时愣住。

        除了她的儿子雷响,后面还跟着两个漂亮的姑娘。

        其中一个贺依琳,她是认识的。

        旁边那个漂亮优雅的姑娘,文玉清第一次见。

        严晓频也是第一次见到文玉清。

        一瞬间,严晓频似乎似曾相识。

        早些时候,严晓频就听贺依琳有意无意地提起雷响的母亲。

        说文玉清不象一般的农村老太太。

        说话做事很有个性,话不多。

        但只要出口,句句在理。

        让你心服口服。

        无形中,让人对她有一种天生的敬重。

        现在,这个农村老太太就在跟前。

        严晓频发现,表面上看文玉清并没有她想象的极具个性的强悍。

        而是满脸的慈祥。

        还有那份气淡若兰的气质,就让人感觉到老太太非同一般。

        再细看老太太,虽然头发已经花白。

        脸上的皱纹显出一丝的病容,却挡不住老太太身上那一股坚毅。

        这就是雷响母亲与众不同的特别之处。

        整体看上去,老太太有一种雍容的气度,怎么看也不像出自农村。

        在严晓频认真端详文玉清时,文玉清也在仔细地打量着她。

        她知道儿子雷响的女朋友是胡小丫。

        可文玉清是个明白人,儿子爱胡小丫胜过胡小丫爱儿子。

        尤其是胡小丫的母亲,更是以种种心思,算计着儿子。

        儿子爱得似乎有些卑微,文玉清也无奈。

        儿子是个孝子,什么都听她的。

        唯有在跟胡小丫的感情上,坚持他自己的方式。

        贺依琳已经走了上去。

        “阿姨,还记得我吗?你身体怎么样了?”

        文玉清已经站了起来,一脸的笑容。

        “记得,记得!你是小贺,你还在厂里吧?”

        眼睛却看向严晓频。

        雷响赶紧上前一步,一手扶着母亲。

        “妈,小贺调到县公司去了,给我们公司严总做秘书。

        妈,这就是我们县公司的严总。”

        文玉清一怔,慈爱地上下打量严晓频。

        “是大领导啊,这么漂亮的姑娘当大领导,不得了,不得了!”

        严晓频微笑着上前二步,微微躬了躬身子。

        “阿姨,您好!我叫严晓频,是公司的负责人。

        今天到村里实地考察,打扰您了!”

        文玉清眼睛不离严晓频,慈祥地看着。

        严晓频声音轻柔,语气从容。

        把总经理轻描淡写成负责人。

        在文玉清面前,表现出对长辈的敬意。

        文玉清高兴地直点头。

        严晓频言行,一看就知道是在大环境里长大、从小受过良好教育的人。

        文玉清笑得眼睛成了一条缝。

        “好,好!到屋里坐。”

        几个人跟着文玉清进到堂屋。

        进了屋子,一股清香味隐隐地飘出,和院子里一股臭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堂屋不大不小,大致二十平米左右。

        除了一台电视外,旁边整整齐齐的书报架上的书报很是显眼。

        看得出来,        家里的主人每天都看报看杂志。

        严晓频颇为吃惊。

        在家村,这样的书报架或许少之又少,唯有雷响家是特例。

        文玉清高兴地拉过椅子。

        “你们坐,我泡茶去。”

        雷响过去扶着母亲坐下。

        “妈,你歇着,我去泡茶。

        哦,对了,我爸呢。”

        文玉清答道:

        “他到地里去了,这个时候也差不多回来了。”

        说话间,雷响泡茶去。

        严晓频和贺依琳坐了下来。

        贺依琳就坐在文玉清的旁边。

        严晓频坐在正对面。

        贺依琳说道:

        “阿姨,你现在精神很好啊,脸上红润多了。”

        文玉清说道:

        “身体恢复得还不错,就是脖子处经常酸疼。”

        这是文玉清的老毛病。

        在医院住院时,贺依琳就经常给她按摩。

        现在文玉清这么一说,贺依琳马上起身。

        “阿姨,我给你按按。”

        说着,贺依琳已经站在了文玉清的后面,熟练地按摩起来。

        严晓频愣愣地看着。

        这种温馨的场面,有一种女儿对母亲、儿媳对婆婆的感觉。

        这时,雷响已经把茶泡好,端着茶壶进来。

        看到贺依琳给母亲按摩,雷响心里一阵感激。

        “谢谢依琳!怪不得我妈妈老念叨你,原来你有这么一个绝招啊。

        我和我爸给我妈按,他老说我们比不你。”

        贺依琳嘿嘿地笑着无语。

        看得出来,她很享受眼前的一切。

        严晓频端起杯子,一股浓郁的金花茶香飘了出来。

        惊讶,惊喜。

        这种香味,严晓频第一次闻到。

        这与雷响送给她的有所不同。

        禁不住赞叹。

        “好香啊,太香了!”

        看着严晓频闭着眼睛抽着鼻子,一副享受极致的样子。

        文玉清满脸的笑容。

        “姑娘,这是我们家的百年金花茶。

        你是第一次喝吧?”

        严晓频轻轻地喝了几口,抿了抿嘴。

        “阿姨,我不是第一次喝,雷厂长送了些给我。”

        本来严晓频想说,送的没有这个香。

        却没有把话说出来。

        文玉清却说道:

        “雷响送的没有这个好!这个是今年老树早后一拨花。

        我也觉得奇怪,最后一拨香味特别浓。”

        严晓频突然就站了起来。

        “我想去看看百年老树!”

        雷响跟着站起。

        “走,我带你走。依琳一块去吧。”

        贺依琳正给文玉清按摩,笑道:

        “我给阿姨按按,你们去吧。”

        严晓频跟着雷响来到屋后,抬头一看,顿时愣住。

        /120/120546/314834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