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202章 分手要房

第202章 分手要房

        严晓频很快接了电话。

        雷光耀如实地把事情道了出来。

        严晓频说,她接到了市糖业杜总的电话。

        他们想要就要吧,也不是什么特殊人才,放他走!

        严晓频的话干脆利索,根本就不在乎你方达亮是什么人,你想走就走。

        这对于雷光耀来说,是一个莫大的安慰。

        放下电话,雷光耀拨打雷响的座机电话。

        可电话占线。

        过了好一会儿,再打。

        还是占线。

        想了想,往雷响的办公室去。

        ……

        此时,雷响正接吴玉娇的电话。

        自那天晚上胡小丫无理哭闹后,雷响的电话不接,信息不回。

        雷响拿她也没有法子,总以为胡小丫跟以往一样,闹闹就过去了。

        可谁知吴玉娇却找上门来了。

        雷响的手机没电了,机子关着充电。

        吴玉娇满腔怒火地打座机电话。

        雷响接了过来了。

        刚喂了一声,吴玉娇便劈头盖脸地怒骂过来。

        “雷响,你想干什么?

        你为什么欺负小丫?小丫是你欺负的吗?

        我可告诉你,现在小丫一定要分手……”

        雷响有点儿愣。

        胡小丫还真没完没了!

        真要分手,雷响打心眼里舍不得!

        不是胡小丫对他有多好,有多爱他。

        是他自己割舍不下八年的感情!

        愣了片刻,雷响说道:

        “阿姨,我怎么可能欺负小丫呢?

        你是知道的,我棒她在手上,还怕把她摔了呢!”

        吴玉娇冷笑二声。

        “那天你们是怎么回事?”

        雷响只好把原因道了出来。

        吴玉娇正好借机发作。

        “雷响,你答应过我的,那些钱一到账,马上告诉小丫,同时转入她的账上。”

        雷响静静地听着。

        一直以来他什么都依着胡小丫。

        唯有这七、八万元钱没有依。

        现在准丈母娘亲自找上门来,还是为这七、八万元钱。

        雷响也不想争辩。

        他知道,争也争不过这个准丈母娘。

        其实,当时他就没有答应,只是不吱声。

        可胡家娘俩却死死地绑架他。

        在她们看来,不吱声,就是默认。

        默认就是同意了。

        这七、八万元钱,雷响自有打算。

        他说要给父母在城里买一套小的房子,就一定要做到!

        那七、八万元,就是给父母的一个保证。

        不管什么时候,只要看中了房子,至少他拿得出首付。

        如果这笔钱转到胡小丫的账上,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见雷响沉默着,吴玉娇气更不打一处来。

        “雷响,小丫说,你同意分手?”

        雷响终于发声。

        “她说分手,我就随口而答。

        谁要跟她分手啊?”

        吴玉娇尖利的声音传来。

        “好,你不同意分手!

        那马上让你的妈妈把那钱转到小丫的账上,否则,你们就分手吧!”

        还是盯着钱!

        且直接点名要母亲转过去!

        雷响咬了咬牙,硬气道:

        “阿姨,我妈生我养我,那点钱放到她的账上不应该吗?

        再说了,我妈也不会动用我的钱,只是给她拿着,让她高兴高兴!”

        吴玉娇气愤无比,声音越来越大。

        “你妈高兴了,小丫哭了!

        这样你就高兴了?

        我告诉你雷响,不想分手,就立即把钱转到小丫的账上。

        如果分手,就把那房子的一半给小丫!

        你不要房子,我们把一半的现金给你!

        你要房子,把一半的现金给我们!”

        雷响完全愣住。

        自己已经被胡家娘俩拿捏得死死的。

        不管怎么样,自己都是亏!

        雷响的心里突然涌上一股厌恶,砰地一声挂断了电话。

        回过头来,看到雷光耀静静地站在后面。

        猛地吃了一惊,神情很是尴尬。

        雷光耀长叹一声,拍了拍雷响的肩膀。

        “小子,别怪我偷听你的电话。

        我全听到了!你个傻冒!”

        说着,一拳朝着雷响挥了过来。

        雷响没有躲闪,拳头却从肩膀边划过。

        雷光耀的话跟着就过来。

        “真想好好地揍你一顿!一个这么刚性的人,却被人家母女算计得死死的!

        你说吧,谈了八年,碰都没得碰一下,然后就人财两空了!”

        雷响赶紧摆手。

        “老哥,你别误会!

        我没有跟小丫分手,不算人财两空!”

        雷光耀无奈摇头。

        “我都听到了!接下来,你怎么处理?

        让你妈妈把钱转过去?

        或者把房子全给人家?又或者,你再给人家一半的房款?”

        雷响尴尬地笑笑。

        “老哥,还没走到那一步!

        分手是两个人的事,一个人做不了决定!

        我不同意,她分什么分?”

        雷光耀又是一声长长地叹息。

        眼前这个年轻充满阳光和锐气的大男孩,对于邪恶和腐败分子刚性有余。

        可面对自己的女朋友,却软得象条虫。

        想想那也是雷响的私事,自己过多干涉也不好。

        雷光耀只好拍了拍雷响的肩膀。

        “工作上干得有声有色,个人情感上也要到位!

        好了,跟你说个事。”

        看着雷光耀转了话题,雷响松了口气。

        请雷光耀坐下,又是递烟又是倒茶。

        雷光耀接过雷响递过来的烟,边吸边说道:

        “刚才市糖业公司的人事部部长给我来了电话,说要把方达亮调过去,让我放人。”

        雷响愣住。

        方达亮有手段,他不否认。

        可这手段也太辣了吧?

        说走就走,先前一点儿风声都没有。

        且是在对他的人事调整过会后,通知还没下发的情况下!

        方达亮这一招来得漂亮。

        这方面自己远远不及!

        只是这个人如果有一天飞起来了,不会放过雷光耀。

        更不会放过自己!

        思绪很快就转了回来,雷响耸了耸肩膀。

        “厂长,你不放人?”

        雷光耀笑着摆手。

        “咱们在官场上,必须遵循官大一级压死人的法则。

        再说了,象方达亮那样的人,他走了更好!

        把他压在这里,我们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雷响靠在沙发上,左右转动着脖子。

        随着骨头的咯咯声,雷响舒畅地一笑。

        “老哥,听说他要走了,我心里大大的喘了一口气。

        那对明里暗里瞅着我的眼睛,终于从我的身边消失了!

        但是,依方达亮的性格,他会有一天耀武扬威地回来的!”

        雷光耀不屑一笑。

        “不管他以何种方式回来,我们都不怕他!

        只要他行得正,他就走下去。

        如果不正,照样落田福生那样的下场!”

        ……

        雷光耀走后,雷响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思绪。

        说实话,方达亮走与不走,对他影响并不大。

        方达亮如果不走,他的靠山田福生已经倒台,他想在近期内走官场之路,恐怕有点难。

        虽然方达亮间接跟朱日兵的关系不错。

        可方达亮背着个“田福生的心腹”,朱日兵也不敢轻易用他。

        所以,如果他不走,他的危害性大不到哪儿去。

        他这么一走,说明他上面是有人的。

        有人这么帮着,官途肯定就没有问题。

        总有一天,他高官在身,会“我胡汉山又回来了”!

        想到于此,雷响禁不住地笑了。

        那个时候,或许自己跟雷光耀跟他斗得更狠更起劲!

        就在这时,雷响的手机响起。

        拿过一看,心里一喜。

        胡小丫的电话。

        刚想接过来,想想不对。

        胡小丫每次跟雷响生气,都是雷响千哄万哄,亲自到其跟前陪罪才了事。

        现在突然主动电话过来,绝对不是合好的迹象!

        想到刚才吴玉娇电话过来提的条件,雷响的心直往下沉。

        他真不希望胡小丫象她母亲那样,提那些无理的条件!

        这样不仅是对自己的伤害,更是对八年感情的亵渎!

        看着一直在响的电话,雷响小心翼翼地接了过来。

        “喂,小丫,你还好吗?我……”

        话音未落,胡小丫气急败坏的声音传了过来。

        “雷响,咱们分手吧!

        你明天到城里来,把那房子的事了结了!”

        雷响瞪大了眼睛。

        胡小丫来真的了!

        雷响心里一阵阵疼痛。

        他真的成了传说中傻逼男,被女方骗钱骗情?

        雷响打死都不会相信,胡小丫是那样的女人!

        胡小丫只是虚荣而已。

        受她母亲影响而已!

        见雷响好一会儿不吱声,胡小丫又说道:

        “如果你不把房子分清了,我会起诉你!”

        雷响的心从头凉到脚。

        这就是自己恋了八年、用整个身心爱的胡小丫吗?

        顿了片刻,雷响痛心道:

        “小丫,我们非要走到哪一步吗?

        八年的感情,说分就分?

        如果你真觉得房子比咱俩的感情重要,我全部给你都可以!”

        话音落下,电话里传来了吴玉娇尖利的声音。

        “雷响,这可是你说的。

        房子全给小丫!你赶紧回来,把房本上你的名字消掉!”

        雷响的心从悲痛到愤怒,突然大声道:

        “阿姨,你这样只会害了小丫!

        你这么贪婪,以后有谁还敢娶小丫?”

        说完,雷响直接挂了电话。

        他实在不想再跟吴玉娇掰扯。

        挂了电话,雷响有点束手无策。

        面对那些强权对自己的陷害打压,他是一个真正的汉子。

        可是,面对胡小丫,他却是个怂包!

        怎么办?

        雷响想得更多的是,怎么哄好胡小丫!

        从母亲那里把钱转回来,然后直接转给胡小丫!

        那样的话,所有的纷争分手都将无影无踪。

        他跟胡小丫和好如初!

        可那样做,对得起生他养他的父母吗?

        “哟,雷大厂长,发什么呆哦?”

        方达亮的声音传来。

        雷响抬起头来,方达亮已经站在跟前。

        /120/120546/3134631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