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190章 权力游戏

第190章 权力游戏

        虽然莫名有梗在心,但严晓频没有表现出来。

        点头同意雷响一块儿出席晚宴。

        既然要带几个人去,要不要把朱日兵一块叫上?

        毕竟他是公司副总,且他跟县领导的关系非同一般。

        不叫上他,说不过去!

        但是,如果把他一块儿叫上,他会想着法子跟雷响过不去,找雷响的茬。

        在众目睽睽之下,会使唤招让雷响难堪。

        誓死护着雷响的安静,或许不顾情面,会跟朱日兵当场翻脸撕杀。

        那样的场面怎么收场?

        拿不定主意,严晓频皱着眉头沉思。

        见严晓频突然不语,雷响和安静也停止了说话。

        安静直接问道:

        “严总,想什么呢?

        有什么难处说出来听听,或许能帮你出出主意。”

        严晓频抿了抿嘴。

        “你们说,要不要把朱日兵一块儿叫上?”

        这个问题,雷响当然不敢吱声。

        他没有资格出声。

        安静回答得倒是很快。

        “我不懂你们公司领导班子间的情况。

        象刚才他那样的态度,如果是我的手下,我会把他放到一边去。

        直接进冷藏库,让他尝尝被冻的滋味。”

        严晓频无奈地摇了摇头。

        “安总,国宁的情况很复杂。朱日兵不是一般人,

        正常的行为动不了他!

        就说今天晚宴,他跟县领导的关系非常好,如果不叫上他,县领导问起,怎么回答?”

        安静娇手一挥,干脆利落。

        “那就把他叫上!借他的势烘托一下气氛也没错。”

        严晓频瞥了一眼雷响。

        沉吟片刻。

        “雷响,如果他去的话,你得多担当些。

        他这种人会对你发起攻击。”

        雷响大气地手一挥。

        “严总,原来你是为了这个啊!

        我不怕他攻击,随他好了!

        相信我的忍耐力!”

        “我相信你!”

        严晓频说着,瞥了安静一眼。

        安静咯咯笑。

        “严总,你就直接跟我说,那样的场合,不要为雷响打抱不平就行了!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护着雷响,绝对不会让朱日兵难看!”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严晓频终于放下心来。

        让贺依琳通知朱日兵人,参加晚上的宴请。

        ……

        下午六时许,严晓频、安静和雷响一同前往国宁酒店。

        贺依琳作为严晓频的贴身秘书及随从人员,也跟在后面。

        安静也带了一女秘书。

        走进国宁酒店最大的包厢,县领导一、二把手及几个副手赫然在坐。

        严晓频吓了一跳。

        这可是从来没有的。

        大凡县一把手参加的宴会,不管是谁宴请,县一把手都是最后一个入场。

        所有人都倒齐了,县一把手挥手走进来,众人齐起立热烈鼓掌。

        场面非常地拉风。

        县一把手威风了得!

        今天的晚宴,县一把手竟然免起了威风的机会。

        这主要还是安静的原因。

        在世百强总裁面前,县一把手不敢耍这样的威风!

        虽然安静求着县一把手,但如果斯达康进驻安扎国宁县,县一把手的政绩业绩就出来了!

        安静可是县一把手的大贵人!

        提早来迎候是应该的!

        让严晓频更为吃惊的,是朱日兵竟然也早早而来,端端正正的坐在几个县领导的旁边。

        严晓频心里很不舒服。

        在饭局上,最忌讳的就是上司跟部下都到了,自己姗姗来迟。

        自己陪着安静,这种属于特殊情况,没有什么不妥。

        可看到朱日兵那得意的目光,严晓频心里七上八下。

        雷响感觉到了严晓频的不安。

        也看到了朱日兵那挑衅的目光。

        县里各个领导上来跟安静握手问好,又礼节性的跟严晓频及雷响轻轻地握了握。

        一番见面握手礼节后,各自落坐。

        县一把手坐在C位,安静坐在他的左边。

        严晓频坐在县一把手的右边。

        县二把手坐在安静的左边。

        县里的二个副职领导分别坐在两边。

        雷响直接就坐在C位正对面。

        这个位置坐下去肯定不会坐错,这个位置职位最小。

        酒菜上齐,县一把手又是一段隆重的欢迎词。

        然后举杯畅饮。

        很快酒过三巡。

        安静端着酒杯转向一把手,直接进入主题。

        “来,领导,我敬你!这杯我喝了,领导你随意。”

        一把手大手一挥。

        “你都干完了,我怎么可能随意呢。我也干了!”

        说着,一把手仰头喝净,把杯子底朝天亮了亮。

        服务员上来给一把手满上,再给安静满上。

        安静再次端起酒杯。

        “领导,这是第二杯。在喝之前,我得先向领导您请示。

        我喝了这杯,能不能就谈正事了?”

        一把手呵呵笑道“

        “不愧为斯达康的总裁,讲话做事雷厉风行,主题鲜明。

        好!喝了就谈正事。”

        安静仰头,直接就把酒倒进了嘴里。

        扯过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巴。

        一本正经道:

        “斯达康进驻国宁,将与国宁糖业公司合作。

        共同开辟卫生纸这个新兴产业。我们进驻合作的前提条件,就是关闭全县所有的卫生纸小作坊。

        领导,你得给我个准信!”

        县一把手嘿嘿一笑,轻轻地敲打着桌子。

        “原本这个事不能拿到酒桌上论,但明天上午我要赶到省城开会。

        所以不得已,只能上酒桌了。”

        严晓频微笑着接过话。

        “领导,我们已经习惯酒桌上谈生意。

        你们酒桌上谈事情,也很正常的。

        不过,既然是谈正事,就得来得正规些。

        别到时候说,酒桌上讲的话都不算数!”

        严晓频的话提醒了安静。

        略一思忖,指了指自己的秘书和县一把手秘书。

        “你们俩都给做好记录,到时候领导赖不了账。”

        话音落下,众人一片欢笑。

        一把手也跟着笑,然后说道:

        “安总,你要我们怎么着?”

        安静毫不犹豫地说道:

        “很简单,立即对全县的卫生纸小作坊进行关闭,并签署关闭文件。

        然后,我们斯达康会立即进驻国宁,进行大投入跟国宁糖业公司合作,共同打造国宁卫生纸品牌。”

        县一把手笑了笑,指了指旁边酒桌上的四瓶茅苔酒。

        “这个没有问题!但是你们今天晚上必须把这几酒喝完,才能签署文件。”

        坐在县一把手正对面的雷响,眼睛不由得亮了亮。

        不出他的所料,县一把手真的用这个办法来谈事情。

        安静的眼睛移向雷响。

        抿了抿嘴巴,转头对县一把手说道:

        “没有问题!领导,你说吧,怎么个喝法?”

        县一把手微笑不吱声。

        二把手开口。

        “国宁糖业是你们的合作伙伴,你们一块儿喝吧。

        喝完三瓶酒,马上签署关闭卫生纸小作坊文件。”

        严晓频看向一把手。

        “领导,你同意这么喝吗?”

        一把手呵呵笑着点头。

        “没有问题!就这么办!”

        严晓频看向雷响,再转向一直没有吱声的朱日兵。

        雷响很是兴奋,不停地向严晓频点头。

        对于雷响来说,这是一个极好的机会。

        错过就是罪过!

        那上千户的卫生纸小作坊不关闭,会有更多的村屯受污染,更多的村民患上病症。

        朱日兵却满脸的不悦。

        他本来就反对关闭卫生纸小作坊,现在以这样的形式做出决定。

        他反对更没得商量。

        县领导又何妨!

        举手站了起来。

        “我反对!

        安总,严总,你们可看清了,那可是四瓶白酒!

        咱们二男二女,喝四斤白酒!那是要人命的!”

        严晓频微微一笑,轻声慢语。

        “朱总,你的酒量我知道,公斤级的!

        再说茅苔可是你的最爱。

        雷响的酒量也很棒,也是公斤级。

        所以,咱们四个人对付这四瓶酒,根本不是问题!”

        朱日兵翻了翻眼皮。

        “严总,我确实是公斤级的酒量,也确实喜爱茅苔。

        可不是每个时候都可以喝的。

        这二天我身体一直不舒服,喝着中药呢,滴酒不沾。”

        安静瞪大了眼睛。

        当着众人的面,朱日兵一点儿面子都不给,不仅直接怼严晓频,还直接拒绝!

        县里一、二把手面带微笑,似乎对朱日兵的不给情面并不不惊奇。

        既然朱日兵把话说到这个份上,再怎么说他也不会参与进来。

        雷响愣愣地看着。

        这个时候他不能发言。

        一是没有资格,二是也不想惹恼朱日兵,不想他当众对自己发疯。

        就在这时,贺依琳突然举手而起。

        “领导,我是严总的秘书。

        既然朱总喝不了酒,我就参与进去。

        我能喝!”

        安静的眼睛顿时亮了亮。

        这个姑娘的果敢,让她刮目相看!

        县一把手点了点头,面露笑容。

        “好,这个没有问题!

        先说好了,如果喝不完这四瓶酒!什么关闭都免谈!”

        雷响听着,心里极度反感!

        这些人,拿着手中的权当儿戏,把喝酒当成玩弄权利的战场!

        可又有什么办法?

        朱日兵看到贺依琳自告奋勇上阵,白了贺依琳一眼。

        漫不经心地说道:

        “我劝你们,不要玩这个游戏!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

        “啪”地一声,县一把手猛地拍了一下桌子。

        显然,朱日兵的话引起了他的极度反感。

        虽然只拍桌子不说话,却让人感觉到他的怒气。

        朱日兵赶紧就住了嘴。

        于是,服务员上来倒酒。

        雷响走上前来,拿过一瓶酒,转头问道:

        “领导,能不能对着瓶口喝?”

        wap.

        /120/120546/312153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