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178章 索命来了

第178章 索命来了

        一个穿着警捕服的五十多岁的老警捕拦住了雷响。

        “你干什么?你找谁?”

        雷响瞅了外面一眼,急忙说道:

        “我刚才进去已经登记过了,我找于永强局长。

        刚才东西落在他办公室了,我回去拿。”

        雷响进去的时候,给他登记的不是这个老警捕。

        上上下下打量了雷响一番,拿过登记本翻看着。

        雷响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再不让他进去,那几个黑影就要到了。

        雷响一把拿过登记簿,指了指自己的名字,又拿出身份证。

        老警捕接过身份证,慢腾腾地核对着身份证号,还一边抬眼看雷响和身份证上的照片。

        情急之下,雷响急忙说道:

        “能不能快点?等会于局长下楼了,我就不好意思让他再上楼。”

        老警捕抬头打量了雷响片刻。

        大凡这个时候来找局长,不是亲戚就是很好的朋友。

        总之,关系肯定不错。

        老警捕把身份证还给雷响。

        “快上去吧,于局也准备下来了。”

        雷响刚接过身份证,后面传来了一阵叫喊声。

        “抓住他!他抢了我们的东西!”

        雷响转头一看,那几个黑影手指自己,朝着自己跑来。

        老警捕一怔,脱口而出。

        “他们说的是你吗?”

        在他看来,雷响一脸的正气,且跟警督局副局长关系还那么好,怎么可能抢劫呢。

        雷响头一甩。

        “不知道他们说的是谁,反正不是我。”

        说着,就往大院里去。

        刚走没几步,一辆从大院开出的黑色越野车一个急刹车,挡住了雷响的去路。

        雷响一阵懵逼。

        不会是于永强吧?

        后车门打开,下来的却是夏卫板。

        雷响一愣。

        他乃乃的,看来今天要玩完了!

        夏卫板是什么人,雷响心里清楚得很。

        迎着夏卫板的目光。

        夏卫板阴冷的眼睛似乎要穿透雷响的胸腔。

        终于,在雷响的身边停了下来。

        “警督局是你家吗?想进就进,想出就出?”

        此时那几个黑影已经追至门口,被老警捕拦住。

        雷响的心安稳下来。

        “对不起,领导,我到于局长办公室拿我东西,我把东西落在那里了。”

        就在这时,一辆灰色小轿车在雷响的身边停了下来。

        紧接着,于永强下车。

        冲着雷响大声道:

        “怎么回事?你怎么又回来了?”

        尽管今天晚上于永强对自己并不友好,但雷响看到他的那一瞬,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于局好,我的钥匙落在你的办公桌上,我想回去拿!”

        于永强皱起了眉头。

        雷响进他办公室的时候,手上只有手机。

        且他下来前清理桌面,也没有发现钥匙。

        这时,眼睛的余光扫到夏卫板阴冷的脸。

        又看到门卫那里几个黑影往这边看,说着什么。

        心里有了底,挥了挥手。

        “你的事真多!”

        说完,对夏卫板说道:

        “夏局,你不用等我,我上去一下就马上下来。”

        夏卫板挥了挥手。

        “不就是一串钥匙吗?用得着你这个领导又跑一趟。

        办公室的小李还没走,让小李给他开门就是了。”

        于永强听得一愣一愣的,点了点头。

        “雷厂长,你上去吧,我让办公室小李给你开门。”

        雷响硬着头皮应承。

        “好的好的,谢谢于局长,给您沫麻烦了!”

        说完,就直接往楼上去。

        于永强给办公室小李打了个电话,上车跟在夏卫板的后面出了警督局大门。

        雷响刚出电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警捕笑容满面的迎了上来。

        “请问,您就是雷厂长吧?”

        雷响温和道:

        “是的,麻烦你了!”

        漂亮的女警捕微笑道:

        “不麻烦,就开个门。”

        雷响紧跟在女警捕的后面,不时地往楼下的门卫处看去。

        那几个黑影已不见踪影,只有老警捕在那晃悠。

        女警捕开了门,雷响抢在她的前面,来到了办公桌前。

        手里拿着钥匙,装作在桌面看了看。

        “哎,怎么不见呢,我记得就是放在这里的。”

        说着,往地下看去。

        “哦,掉在地上了!”

        蹲了下去,起身的时候,晃了晃手中的钥匙。

        “找着了就好!”

        女警捕微笑,声音很好听。

        雷响一番感谢,下了楼。

        站在院子里,雷响往后院大门看了看,转身往后门去。

        才走没几步,后面传来老警捕的声音。

        “哎,那位小同志,你又到哪儿去?”

        雷响停下,转过身来,老警捕已经来到了身边。

        “大哥,我往后门回去,后门离我家近些。

        前门要绕个大弯子。”

        老警捕“哦”了声。

        突地想起什么。

        “刚才那几个人说你抢了他们的东西,有这个事吗?”

        雷响苦笑。

        “怎么可能?他们肯定是认错人了!”

        老警捕拍了拍雷响的肩膀。

        “看你这么一个憨厚的小伙子,也不可能!

        既然他们认错了人,就有可能打错人。

        你得多个心眼。”

        雷响心里有些许的感动。

        萍水相逢,得到这样的关怀,雷响记住了这位老警捕。

        “谢谢大哥!我会的,我走了!再见!”

        ……

        雷响走出警督局的后门。

        此时已近晚上十一点钟。

        四周一片宁静,月光静静地洒落在地面上。

        警督局办公楼的灯光约隐约现,透着一股庄严和神秘。

        雷响环顾了一下四周,只有蛙声和虫子的声音。

        还有久不时从办公楼传来的咳嗽声。

        这些警捕,似乎晚上加班是常态。

        雷响回头看了看,办公楼上那几间还亮着灯的办公室。

        心想,他们是否又在研究什么抓捕行动?

        胡思乱想,雷响转过弯,前面就是公路。

        到了那里,雷响打算打辆车直接到新房,明天再回松岭。

        才没走几步,几个黑影向雷响猛扑上来。

        雷响顺手操起旁边的几块石头,没容几个黑影靠近,手上的石头已经飞了出去。

        随着几声惨叫,雷响知道,有人中镖了。

        飞石,是雷响又一拿手好戏。

        从小在荷塘边长大,不是荷花的季节,雷响总喜欢到荷塘边,拿着石块或瓦片,飞打水面。

        石块划瓦片在水上飞得越远,说明飞石的技术越好。

        在村里,水面飞石,雷响总拿第一。

        几个黑影虽然中了镖,但不影响他们向雷响扑来。

        不一会儿,四五个黑影团团把雷响围住。

        其中一个黑大个嗡声道:

        “给我上!往死里去!”

        雷响心里一怔,看来田福生已经对自己下了杀心!

        今天晚上的跟踪和发信息给他老婆,彻底惹怒了他。

        完全不考虑杀人偿命之后果!

        雷响脑子急速地转着。

        他们人多势众,再加上自己背后有伤,硬打下去,自己不会占上风。

        必须想办法逃脱!

        瞅了一眼不远处的甘蔗地。

        只要进入甘蔗地,就是老子的天下!

        瞅准机会,雷响突地往地下一躺。

        随后全身抽搐式的翻滚……

        四、五个黑影被雷响这招整懵。

        面面相觑。

        雷响滚翻之时,手上又多了几块石头。

        突地跳了起来,朝着几个黑影又是几个飞石。

        几个黑影似乎有所防备,在躲避飞石的同时,齐齐地向雷响扑了上来。

        黑大个伸出大长腿,直接向雷响横扫过去,拳头直击雷响的面部。

        雷响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些招式,都是往要害的地方来。

        看来,真是要自己的命来了!

        雷响头一偏,躲过黑大个的致命一拳。

        可却躲不过黑大个飞来的一脚。

        一声惨叫,这一脚扎扎实实地踢在雷响的背部。

        刚拆线的伤口瞬间冒出血来。

        一阵剧痛,脑子空白之际,身上又被几个黑影的拳头击中。

        雷响扑地趴在地上。

        瞬间,拳脚.交加,雷响几个翻滚,终于摸到了一块拳头大的石头。

        牙关咬紧,紧握石头,突地朝着黑影没头没脑地砸了过去。

        几个黑影相继发出一声声的惨叫。

        那是往死里砸的结果。

        雷响一滚而起,趁势就往甘蔗地里跑。

        没命跑!

        后面的黑影玩命似地猛追……

        雷响冲进了甘蔗地。

        进入甘蔗地的刹那,雷响突地感到又活回来了!

        三窜二窜,已经窜到深不见边的甘蔗林里……

        后面的声音越来越小,直至只有虫子和蛙的叫声。

        雷响终于停了下来。

        躺在甘蔗地里,气喘吁吁地看着天上皎洁的月光。

        从裤兜里摸出手机,开机。

        几秒钟的时间,无数个信息跳了出来。

        雷响瞪大眼睛。

        吴龙刚的信息:

        小雷厂长,你怎么了?手机关机了。苏眉被他们劫走了。

        还有李香香的,也告知苏眉失联。

        雷响头上的汗大颗大颗地冒出来。

        他知道,苏眉发出去的那二个信息,彻底激怒了田福生!

        他真的疯了!

        大开杀戒!

        此时的雷响,悔得肠子都青了。

        宁愿那个信息自己发出去,都不能让苏眉发!

        是自己害了苏眉!

        就在这时,手机聚然响起。

        是田福生打来的。

        雷鸣毫不犹豫地接了过来。

        “喂,田福生——”

        电话那端的田福生立即打断了雷响。

        “雷响,你终于开机了!

        我告诉你,那个女孩子在我手上。

        半个小时后,你带着你的那二个人到维也纳酒店来。

        我看着时间,如果你们不来,就不怪我的这些兄弟对那小姑娘怎么样了!”

        “田福生,你个王八蛋,你敢!”

        话音未落,田福生已经挂断了电话。

        /120/120546/311237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