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135章 惊讶惊喜

第135章 惊讶惊喜

        雷响呼地站起,紧走二步。

        严晓频笑靥如花:“没想到吧,还有这么一个你期盼的大美女在这里!”

        雷响嘴巴变成了圆形,高兴地迎了上去。

        “安总,你怎么也在这儿?呵呵,怎么就突然出现了!”

        雷光耀惊讶之余,也迈步上前。

        “安总好!”

        雷响赶紧介绍道:

        “安总,这是我们松岭厂的雷光耀副厂长。”

        安静呵呵笑着,伸手过来跟雷光耀握了握,再握了握雷响的手。

        娇手相挥:

        “你们好!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吧?是惊喜还是惊吓?”

        雷响脸上泛着光,高兴地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这个时候,安静的出现,无疑就是对那份报告的回应!

        是好事还是坏事?

        雷响晃着脑袋,高兴地说道:

        “当然是惊喜!谢谢给我们这个惊喜。我们正需要你的时候,你就出现了!”

        安静愣然笑笑。

        其实,她知道雷响的意思。

        严晓频静静地看着,脸上挂着她那标志性的微笑。

        隐隐地,她闻到了雷响身上散发出的熟悉的香水味。

        眉头皱起。

        这个男人竟然也用跟我同款的香水?

        那可是女士香水!

        严晓频眼睛的余光扫了扫雷光。

        ……

        此时的雷响,喜乐溢在脸上。

        看得出来,安静的突然到来,给了他莫大的惊喜。

        严晓频静静地看着,心里突地莫名冒出一点点的酸味。

        雷响心里也在翻腾。

        怪不得,贺依琳一定要自己清理干净。

        如果象刚才那样邋遢、臭气熏天,真是丢脸!

        贺依琳高兴道:

        “大家都坐下吧,坐下聊。”

        众人落坐。

        雷响坐在严晓频和安静的中间,雷光耀坐在安静的旁边,贺依琳坐在严晓频的旁边。

        雷响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侧脸看着安静。

        “安总,你什么时候来的?”

        安静微笑道:

        “我今天下午就到了,期间忙着一些事情,就没有跟你打招呼。”

        雷响心想,好在没有跟我打招呼,否则,自己也没法参加田福生的晚宴。

        安静为什么突然来到国宁?为了自己的那份报告而来?跟县里沟通,然后被县里一票否决了?

        心里疑惑,直接开口。

        “安总,我按照严总的意思写了一份关于国宁县整顿糖纸厂及关闭卫生纸小作坊的报告,我已经上报给严总。”

        说到这里,雷响没有再说下去。

        转头看向严晓频。

        “严总,要不要让安总看看?”

        雷光耀紧盯着雷响,心里不得不服。

        雷响这样说话,既顾全了严晓频的面子,又把事情合理地道了出来。

        避免了两个老总的不悦。

        人都要成长。

        可雷响的成长,让他刮目相看!

        严晓频微微笑道:

        “报告写得不错,把国宁糖纸厂及卫生纸小作坊造成的污染,通过事例和数据叙述出来。

        我看完就传了一份给安总,没想到安总看完就直接从省城赶来了。”

        安静端起杯子喝了几口茶,皱了皱眉头,无奈摇头。

        “可是,我这次来却没有任何效果!

        相反还把事情搞砸了!是不是我太急了?”

        话音落下,雷响基本证实王荷秋话的真实性。

        雷光耀瞅了瞅雷响。

        “安总,严总,雷响今天晚上听说报告被县里一票否决了,是不是真的?”

        安静侧头想了想,看向严晓频,微微一笑。

        “严总,这些人的消息真灵通啊,我刚从县里出来,消息马上就传出来了!”

        严晓频苦笑。

        “有人一直盯着这份报告呢,这涉及到他们的利益。

        哦,对了,小雷厂长,这份报告,你除了发给我外,还发给谁了?”

        雷响愣愣回答。

        “只发给你,没有给谁啊!”

        想了想,又说道:

        “我让后勤科的小封校对,会不会?”

        说到这里,雷响一拍桌子。

        “应该是小封发给田福生了!我怎么这么傻呢。”

        严晓频默然地点了点头,没有对此再发表什么。

        转头对安静说道:

        “安总,从短期来看整顿糖纸厂的排污,县里可能会做个样子整顿整顿。

        但要关闭卫生纸小作坊,几乎不可能!斯达康打算怎么办?”

        严晓频的意思,就是想知道斯达康是否还有意在国宁投资项目。

        安静略作思索。

        “国宁县遍布的卫生纸小作坊,如果不关闭,我们没法在这里投资合作!

        到时候国宁的污染越来越严重,整个社会看到的是斯达康这个世强集团公司,那些小作坊完全会忽略不计。

        我们不想来冒这个险。但是,我们也不会放弃跟国宁糖业的合作。”

        话说到这里,事情也很清楚了。

        严晓频有点儿沮丧。

        要知道跟斯达康合作成功,是她上任总经理创业绩创政绩的最佳时机!

        这时,年轻漂亮的服务员走了进来。

        询问喝什么酒?

        严晓频转头问安静。

        “安总,喜欢喝什么酒?”

        安静随口而答:

        “法国红酒吧。”

        说完,又觉得不妥,转头看向雷响和雷光耀。

        “两位男士喜欢喝什么?我知道,男士大多不喜欢喝红酒。”

        雷响心里叫苦不迭。

        今天晚上他已经喝了足够多的酒。

        虽然吃了二颗解酒药,但药性早已过。

        这药也不能过多的吃,副作用很大,伤身体。

        再说了,刚才在那边喝的是国酒。

        安静和严晓频都喜欢喝洋酒。

        众所周知,喝杂酒很容易醉。

        见雷响愣然,雷光耀也还没有反应。

        严晓频笑道:

        “好吧,都不吱声,我来给你们点吧,来一瓶xo        吧。”

        雷响只好微笑点头。

        雷光耀也跟着说好。

        雷响暗自佩服严晓频的处事。

        xo也是安静的最爱。

        且安静有这个习惯,红酒和xo        轮着喝。

        或许有了适应性。

        安静这么喝杂酒,竟然没有醉过!

        酒点上去了。

        可服务员说,这里没有法国红酒。

        严晓频把贺依琳叫到身边,叮嘱了几句,贺依琳便往外走去。

        严晓频转脸对安静说道:

        “安总,您放心,我想办法弄到法国红酒,而且是你喜欢的牌子。”

        安静一脸的惊愕。

        “我喜欢喝的牌子你都知道?好象咱们私下没有喝过酒哦。”

        严晓频微笑道:

        “我在网上看到你的一些照片,后面多次出现那个法国红酒的牌子。猜想你可能极其喜欢这个牌子的红酒。”

        雷响愣然而听。

        虽然是随意聊天,却从严晓频那里学到了东西。

        要实现跟合作伙伴合作目标,每一个细节都不能错过!

        你的认真细致,合作伙伴会看在眼里。

        往往就是这些小细节,可以成就一项优渥的合作项目!

        严晓频的细致认真,显然感动了安静。

        “严总,就凭着你的细致和认真,我是绝不会放弃跟你的合作的。

        但是,国宁的环境污染必须要治理,这是斯达康的底线!”

        一直没有说话的雷光耀开口道:

        “安总,这个你放心!

        我们会想办法让县里通过那份报告,让斯达康尽快的进驻咱们国宁!”

        雷响和严晓频走颇为吃惊地看向雷光耀。

        这简直就是夸下海口!

        雷光耀只是一个乡镇糖厂的副厂长,竟然敢说要去做通县里的工作!

        但看上去雷光耀并不是夸大其词的人!

        雷光耀原来就是公司里的人,县里有些人脉不奇怪。

        严晓频赞许地看着雷光耀点了点头。

        雷响更是热切地看着雷光耀。

        他相信雷光耀绝无虚言,雷光耀的人脉他是知道的。

        安静当然很高兴。

        冲着雷光耀说道:

        “好,希望不要让我们等得太久!

        一定要趁着国宁卫生纸走向全国这个热度,把我们合作品牌卫生纸打出来!

        我们的合作是强强合作!打品牌没有谁能争得过我们!”

        一番话,把几个人说得热血沸腾。

        ……

        这时,服务员把一瓶xo端了上来。

        把酒开了,给每个人倒好酒,服务员转身离开。

        严晓频端起酒杯。

        “来,咱们一起来敬安总,谢谢安总的光临。”

        雷响和雷光耀跟着举起酒杯。

        安静端着酒杯跟几个人碰了碰。

        “谢谢大家!希望咱们的合作成功!我等你们的好消息!”

        几个人把酒喝下。

        严晓频记挂着雷光耀刚才说的话,放下杯子。

        “雷厂长……”

        雷响和雷光耀同时应声而答。

        大家都同时笑了。

        严晓频指了指雷光耀,笑道:

        “两个都姓雷,这样吧,这个是大雷厂长,雷响是小雷厂长,这样就好区别了!”

        几个人又是一阵嘻笑。

        严晓频继续刚才的话题。

        “大雷厂长,我刚到国宁不久,人脉这块是我的弱项。

        你原来在公司里呆过,县里的人脉不错。

        你将以什么方式让县里通过报告?”

        雷光耀沉默片刻,抬头看向严晓频。

        严晓频愣了愣,瞬间明白雷光耀的意思。

        笑了笑。

        “大雷厂长,安总是自己人,有什么话可以直接说,不必避讳。”

        安静感激地向严晓频点了点头。

        “谢谢严总的信任!”

        雷光耀喝了一小口酒。

        “其实,县里一直被几个人所牵制,咱们得先把那几个人拿下就好办了!”

        安静瞪大眼睛看着雷光耀。

        雷响心里有数,知道雷光耀指的是哪几个人。

        其实,严晓频心里也明白。

        但却想让雷光耀道出。

        皱着眉头,问道:

        “哪几个人?”

        wap.

        /120/120546/299027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