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127章 另眼相待

第127章 另眼相待

        很正常的一个捡垃圾的动作,宋春艳没有什么反应。

        田福生虽然不吱声,邱大贵却看出了一丝的尴尬。

        邱大贵接过刚才的话。

        “荷秋,你说你烦,你比我烦吗?自小皮出事后,我从来就没有安宁过!”

        田福生吐了一口烟雾,拖着腔调道:

        “接下来,谁都不想安宁!除非那个臭婆娘离开国宁!”

        邱大贵一怔。

        “厂长,又要有什么事情发生?”

        王荷秋也坐直了身子。

        “不会跟我们这些私营企业有关吧?”

        田福生端起杯子喝了几口茶,一字一顿地说道:

        “下个目标就是你们这些私营企业!

        斯达康明确表示,如果不治理环境污染就不会到国宁投资合作,这也是严晓频的意思。”

        王荷秋呼地站了起来。

        “他们想怎么弄?不会把我们赶尽杀绝吧?”

        田福生弹了弹烟灰,随口回答。

        “就是这个意思!”

        邱大贵也坐不住了,呼地也站了起来。

        “他乃乃的,又是雷响干的吧!”

        田福生示意邱大贵和王荷秋坐下。

        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

        “雷响还没有那个本事!

        他就一个副厂长,你们把他看得太高了!

        这个事就是严晓频的主张,然后让斯达康出面逼着县里就犯!”

        王荷秋一脸的沮丧,冲着田福生嚷道:

        “到底要对我们这些私营糖厂怎么下手?田厂长,你快说啊!”

        田福生吸了二口烟。

        “据传说,卫生纸小作坊全部关闭,对私营糖厂和造纸厂的排污进行整顿,拿出合理的治理方案,否则,全部停产关闭!”

        王荷秋咬着牙,一字一顿。

        “真是把我们逼到死路上了!那些卫生纸小作坊,我刚投资了一部分,刚发动一些家庭开始生产。

        现在来这么一招,我的那些投资不仅打了水漂,往后完全就没有了收入!”

        邱大贵皱着眉头。

        “治理污水废气,是一笔很大的开支。

        我的造纸厂刚开始生产,就让我拿一笔款项出来弄这个,想都不要想!”

        田福生直接怼了回去。

        “不拿就直接关闭!死抗没有用!”

        几个人都愣眼看向田福生,一时弄不明白他到底站在哪边。

        一直没有说话的宋春艳皱着眉头问道:

        “老田,你也被他们洗脑了?”

        田福生长叹一声,无奈地摇了摇头。

        “不是被洗脑,是提醒你们遇到问题不要蛮干,要动脑子!”

        王荷秋瞅了瞅邱大贵,转头过来。

        “田大哥,你说我们怎么办?

        我现在的生意几乎都是靠那些小作坊,不仅跟他们订了购销合同,让他们这么一弄,我生意全完了!”

        邱大贵说道:

        “你先别管那些小作坊,你那小糖厂能不能生存下去还是个问题!治理污染的费用很大,我这个大厂还得惦量惦量,你那小厂直接关闭得了!”

        田福生把手上的烟蒂在烟灰缸上用力摁了摁。

        “所以,在方案还没出来之前,你们得想办法阻止,坚决抵制他们的做法。

        现在是斯达康跟县里沟通,只要县里不同意,他们就做不成!”

        王荷秋眼睛一亮,冲口而出。

        “这个事交给我,我直接去找县里大领导!”

        田福生愣神了一下,脸上露出不悦,刚想说什么,却突然瞥见宋春艳盯着自己,便住了口。

        邱大贵高兴地一拍大腿。

        “太好了!荷秋找县里大领导肯定能凑效!需要打点的,你跟我吱一声,我都给你准备好!”

        大家都知道王荷秋对付那些官员有一套,只要她出马,没有搞不惦的。

        就在这时,王荷秋的手机骤然响起。

        王荷秋看都没看,直接就接了过来。

        “喂——”

        “你个贱货,你害我老公坐了八年的牢!你说啊,他怎么就强奸你了?你当年被哪个男人睡了……”

        王荷秋没听完,直接挂了电话。

        宋春艳坐在王荷秋的旁边,听得清清楚楚。

        当然,田福生和邱大贵也听到了。

        几个人愕然地看着王荷秋。

        邱大贵率先反应了过来。

        “荷秋,是不是许介宪的老婆打来的?”

        王荷秋点了点头。

        “就是她!几乎每天一个电话过来骂我。”

        宋春艳叹了口气。

        “这样下去怎么行,你得想个办法……当年你确实看清是许介宪吗?”

        王荷秋坚定地说道:

        “当然就是他!我不会冤枉他的。”

        宋春艳疑惑地看着王荷秋。

        “可相关部门已经宣告许介宪无罪,强奸你的那个人血型是o型,许介宪是a型。”

        王荷秋不高兴地一甩手。

        “春艳,你也帮人家说话?”

        宋春艳唉了声。

        “我只是说实话。这个案子是公开的,如果你还有证据,可以拿出来推翻它。”

        田福生低着头不吱声。

        邱大贵愣愣地看着王荷秋。

        片刻之后,王荷秋低声说道:

        “这么多年过去了,哪里还有什么证据!”

        ……

        雷响用几天的时间,完成了《国宁小型糖纸厂及卫生纸小作坊存在污染源问题的报告》。

        在这篇报告里,雷响密切联系国宁的实情,强化治理污染的措施,建议加大整顿治理小型糖纸厂,关闭卫生纸小作坊。

        原来所有的文稿都是贺依琳校对,现在贺依琳走了,那肯定就是封倩宇。

        上次被雷响不留情面轰了之后,封倩宇老实了很多。

        到雷响办公室都是规规矩矩,不敢再有所动作。

        雷响也不计前嫌,以领导的姿势而对。

        贺依琳是大学毕业,封倩宇是技校生。贺依琳校对的时候,有时候还帮着改改文。

        封倩宇恐怕连校对的水平都没有!

        不是雷响看不起她,是她确实给雷响花瓶的感觉。

        但不管水平怎么样,都得让她校对。

        雷响拿起电话。

        “小封,你帮我校对一下刚才传到你文档里的报告。麻烦你了!”

        “雷厂长,不麻烦,应该的!”

        ……

        半个多小时后,封倩宇走了进来。

        “雷厂长,报告我已经校对好了,已发到你的邮箱,你看看。”

        “好的,谢谢你,辛苦了!”

        雷响说着,打开了邮箱。

        封倩宇也不走,顺手给雷响收拾桌子。

        以最快的速度看完,雷响吃惊万分。

        他没想到,眼前这个被自己当作花瓶的姑娘,不仅把报告校对得妥妥的,还对里边的一些句子做了修改。

        雷响本来就是弄文字的,能修改他的句子没有一定的功底是不行的!

        “小封,这是你校对的?句子也是你改的?”

        封倩宇转过头来,有些惊讶。

        “雷厂长交给我的任务,我怎么能叫别人完成呢。”

        话音落下,雷响突然对这个姑娘有一种另眼相待的感觉。

        “我看你有点文字功底,平时喜欢看书吧?”

        封倩宇抿着嘴点了点头。

        “很喜欢看书,有时候还写写诗。”

        雷响瞪大眼睛。

        看来看似摆设的花瓶也有料!

        但这种情绪不能过多的表现出来,毕竟封倩宇是方达亮推荐的。

        从另一个侧面说,封倩宇就是方达亮那边的人。

        “呵,没想到咱们后勤部还有一个小诗人!不错!到后勤科来刚好适合你!”

        封倩宇脸上的笑容消散。

        “可我还是借用呢,最后能不能调到后勤科还很难说。”

        雷响心里疑惑,方达亮看上的人,在田福生那里吹嘘几句,调过来是件很容易的事。

        怎么在封倩宇的嘴里,就成了难事了?

        不经意一笑。

        “好好干,领导会识人的。”

        封倩宇点了点头。

        “讨论的时候,雷厂长多多帮我美言几句,那肯定没有问题!”

        雷响心里纳闷,她的调动,自己说话算个屁事。

        但也不想跟封倩宇扯得太多,顺着点头。

        “好!事实求是地为你说话!”

        封倩宇脸上笑开了花,谢过雷响,一蹦三跳的跑了出去。

        看着封倩宇消失在门口,雷响有点儿懵。

        他还真有点儿看不清封倩宇。

        把《国宁小型糖纸厂及卫生纸小作坊存在污染源问题的报告》又看了一遍,看着没什么问题,便给贺依琳发了过去。

        二十多分钟后,贺依琳的电话打了过来。

        “响哥,你刚才发过来的报告,我已经转给严总,严总让我也转一份给朱总。

        朱总看完后,好象很不高兴,直接到严总的办公室里去了。”

        朱日兵不通过那份报告,雷响一点儿不奇怪。

        报告是按严晓频的意图写,如果朱日兵不同意,他也扭不过严晓频。

        “依琳,你觉得朱总反对有用吗?你要弄清楚,谁是一把手!”

        贺依琳挪揄片刻。

        “响哥,你别小看朱总!

        虽然是二把手,但他也有决定权!再说了,这个报告必须由县里拍板才可以实施。

        你要知道,朱总跟县里大领导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关系。严总也会考虑这些。

        所以,严总可能不会跟他对着干。你也做好准备,万一报告搁浅,也很正常。”

        雷响听着有些傻眼。

        事情出乎他的意料。他以为,严晓频是一把手,主张什么就可以做什么。

        没成想严晓频还会考虑那么多,还会在意朱日兵的反对。

        贺依琳说的搁浅,难道严晓频屈服于朱日兵?

        思忖片刻,雷响直接问道:

        “依琳,最近严总跟朱总的关系怎么样?”

        wap.

        /120/120546/29883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