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109章 吐露实情

第109章 吐露实情

        于是,雷响把救安静的经过道了出来。

        特别着重讲了他跟牛胜庭被追杀时,安静救了他们俩。

        严晓频静静地听着,思绪翻飞。

        当听到安静开着车子勇救雷响和牛胜庭时,不由得抬眼看向雷响。

        在她看来,安静跟雷响也算是生死之交!

        这样的报恩,对自己提拨雷响的报恩,来得更深入震撼!

        念头一闪而过。

        待雷响讲完,严晓频脸上挂满了笑容。

        “雷厂长,你只考虑松岭糖厂提炼古木糖?”

        雷响一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严晓频端起杯子碰了碰雷响的杯子。

        “国宁公司下属的糖厂,到下个月初,有一半因为甘蔗断供而停榨。

        如果这些糖厂都能提炼古木糖,国宁糖业公司的生产就不会停滞不前,利润就有可能同比增长,超历史水平!”

        雷响这才听明白过来。

        严晓频是想让整个国宁糖业都提炼古木糖,当做国宁糖业增产增收的一个大项目。

        促成这个大项目的唯有自己!

        只是自己跟安静也就是几面之交,虽然自己救过她,但人家也反救过自己。

        按理说已经扯平了。

        安静现在提供古木糖给松岭糖厂,无非也就是冲着报恩去。

        自己不能人心不足蛇吞象!

        见雷响脸有难色,严晓频又说道:

        “雷响,你刚提拔上来,更要注意业绩的积累。这对于你往后的提拔升职极其有好处。”

        雷响突然觉得严晓频不是苹果,完完全全就是公司总裁!

        顿了片刻,雷响一字一顿:

        “业绩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如果这样能帮到你,我愿意尝试一下,到时候我给安静打个电话问问。”

        严晓频满意地点头。

        “现在就打!”

        雷响一怔,想到安静可能在喝酒,便说道:

        “现在不方便,人家可能在喝酒呢。”

        “你都走了,她还能跟谁喝?”

        雷响震得转过头去。

        惊讶万分地看着严晓频。

        这个女人火眼金睛!

        “你知道我刚才跟安静在一起喝酒?”

        严晓频隐秘一笑。

        “你身上隐隐飘出XO酒味,能喝XO的必须也是公司高管以上。”

        想到严晓频点的XO,才知道严晓频见到自己之时,就知道自己刚喝XO        出来。

        只是不知道自己跟谁喝。

        现在自己提起安静,她马上就判断是跟安静喝。

        雷响愣想片刻,拿出手机。

        严晓频抱着双肩,满怀希望地看着雷响。

        她真心希望雷响能把这件事做成,不只是帮她,更是提高他在公司的声誉。

        电话通了,雷响拿着手机走了出去。

        严晓频眯缝着眼睛,目送雷响。

        安静接过了电话。

        “喂,雷响,你那边怎么样?”

        雷响咽了把口水,开门见山。

        “安静,你说给我们厂供应古木糖,能供应多少?”

        安静沉思片刻。

        “雷响,你向公司领导汇报了?”

        雷响也不想哄骗。

        “是的,我向领导汇报了。她想知道你能供应多少?”

        安静一下子没了声息。

        雷响愣愣地等着。

        安静不傻,她明白雷响的意思。

        思忖片刻。

        “雷响,这样吧,我现在不方便回答你。

        我会找个时间到你们公司考察,考察完了再说。”

        雷响直接问道:

        “为什么一宁定要考察?不考察就不能说吗?你是怀疑我们公司的能力?”

        安静被雷响这么一番问,愣了片刻。

        “雷响,你别装傻,你到底想怎么操作?”

        雷响眼睛瞪圆。

        省城的女子都那么聪明,一语点破自己所想。

        深吸一口气:

        “国宁公司各乡镇都有糖厂,各糖厂甘蔗供应严重不足,下个月有一半的糖厂要停产。所以……”

        说到这里,雷响停了下来。

        安静无奈啧巴着嘴。

        “你是不懂,还是装傻装下去?

        我到你们公司考察,是给你们公司面子,是给你长脸!

        这比答应你供应古木糖强百万陪!

        这单业务是你拉的,这不仅给你增加业绩,更是让公司领导对你另眼相待。”

        雷响愣愣地听着,他不是不知道安静的意图。

        他只是不想太张扬!

        古木糖是他引进的,严晓频知道就行。

        没有必要大张旗鼓。

        见雷响不吱声,安静又说道:

        “雷响,除了给你们供应古木糖,还有造纸业这块,我们也有合作的机会。所以,这次我也顺着一块儿考察。”

        雷响眼睛亮了。

        “如果你们可以促进造纸业所造成的环境污染治理,我当然欢迎你们过来。”

        安静答道:

        “我们是世界五百强企业,不会跟一个污染环境的企业合作。这个你放心,我们尽可能促成这个事。”

        “太好了!谢谢安静!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到国宁考察?”

        “尽快吧!你还有什么意见?”

        雷响笑了。

        “没有了!”

        ……

        挂了电话,雷响回到位置。

        看着雷响一脸的喜色,严晓频仰头问道:

        “怎么样?那边怎么说?”

        雷响端起杯子抿了几口酒,想着怎么跟严晓频说。

        他不想以邀功的方式,想尽量说得随意低调些。

        放下酒杯,略作思索。

        “严总,安静说他们先到咱们公司考察……”

        严晓频顿时瞪大了眼睛。

        在省城商圈,安静眼光八面,却也不轻易跟人合作,

        更不用说亲自去考察。

        那怕国企央企,也是挑了又挑。

        现在不仅同意合作,还亲自去考察。

        上下打量雷响,突然觉着眼前这个男人有一股说不上来魅力。

        严晓频不得不承认,自己被雷响身上的某种力量牵扯着。

        至于这股力量是什么,自己也说不清。

        难道这股无形的力量也牵扯着安静?

        心里涌起一股莫的酸味,严晓频狠狠地压了下去。

        不管怎么说,能跟斯达康合作,是自己上任总经理的第一件大事。

        也是容易出业绩的好事!

        见严晓频低头沉思,没有回应。

        雷响有些忐忑,以为严晓频对斯达康的考察不感兴趣。

        “严总,如果你不同意斯达康到咱们公司考察,我可以直接跟安静说。”

        严晓频抬起头来,挥手道:

        “她说什么时候过去考察?”

        “没说具体时间,说尽快!”

        严晓频眼睛闪着光。

        “不管他们什么时候去,咱们都得做好准备。你要一直跟他们保持联系,及时向我汇报。”

        雷响点头,给严晓频加了点酒。

        “严总,牛胜庭的事我没有按你的计划做好,那污染治理的方案,不会就此泡汤吧?”

        严晓频抿了一小口酒。

        “哦,我忘记告诉你了。朱日兵对方案没有意见。

        可是过会的时候,遭到公司几个高层的强烈反对。”

        雷响嘴巴半张着,事情出乎他的意料。

        朱日兵持同意意见?

        其中有什么猫腻?

        公司几个高层竟然反对!他们不把严晓频放在眼里?

        “严总,为什么会这样?”

        严晓频耸了耸肩膀,靠在椅子上。

        “朱日兵顺着我的意念,给我挖了个坑,我就直接跳进去了!”

        听到这里,雷响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既然严晓频知道那是个坑,还直接往里一跳。

        那肯定一点儿危险都没有。

        “什么坑?”

        严晓频长叹一声。

        “我建议从下个月开始,公司领导的补贴奖金压缩一半,压缩的部分做为治理污染的基金。”

        雷响眼睛瞪圆。

        毕竟还是女人。

        毕竟还是从省城去的!

        她根本就不了解县级公司这帮人的焦点。

        这些人之所以这么拥护朱日兵,就是因为朱日兵能找钱。

        且舍得发给大家!

        动什么不行,为什么非要去动他们的蛋糕?

        你动了人家的蛋糕,损害了人家的利益,你再大的官人家也不怕你!

        “严总,你怎么会这么想?

        你宁愿从一般员工的收入中压缩,都不能从高层压缩!”

        严晓频哼然笑了二声。

        “不急,谁站队哪边一试就出来了!接下来有办法治他们了!”

        雷响脑子一下子清醒过来。

        一个能把背动当成主动的人,在官场的争斗中,不会败得很难看。

        即便败下,也只是暂时的。

        他们有超人的暗斗能力,且越战越勇。

        严晓频就属这样的人!

        朱日兵虽然老奸巨猾地头蛇,最终也不是严晓频的对手!

        雷响心里突地涌上一丝的希望,只要严晓频坐在国宁糖业一把手的位置上,迟早会把朱日兵拿下!

        雷响点了点头。

        “严总,我明白了!

        需要我的地方,你哼一声,我尽力而为!”

        严晓频给雷响添了点酒,再给自己添上。

        “关于公司的污染治理,我们会做努力,且会请示集团公司拿出专项基金。

        但是,整顿全县的污染治理,是地方政府的事情。咱们公司只能做份内的事。”

        雷响明白严晓频的意思,那些私营企业造成的污染,由地方政府出面,国宁糖业公司是干涉不了的。

        在雷响看来,严晓频背有大靠山,四通八达,找个县领导压一压不是没有可能!

        但雷响不好提出来,把话压在嘴里。

        扯开话题。

        “安静说到咱公司考察,她会不会考察完所有乡镇的糖厂?”

        严晓频笑笑。

        “我还真希望她把咱们的厂子全部考察完,那样的话,各个糖厂就有可能都炼上古木糖。

        但这是不可能的!世界五百强企业他能到公司考察已经很不错,别指望她到厂子里去。”

        说完,不由得瞅了瞅雷响。

        “但是也难说,其他厂去不去,松岭厂她可能是要去的!”

        雷响心知肚明严晓频话里有话。

        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有意思,有意无意会释放出一丢丢的酸酸的味道。

        /120/120546/298163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