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95章 直接打脸

第95章 直接打脸

        严晓频回答道:“后天上午上课。今天下午你报到后,可以马上约牛胜庭出来见面。”

        雷响点头:“可以!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约到他!”

        严晓频语气坚定。

        “我相信你一定能的!”

        雷响点头。

        整个人却突然云游起来。

        他跟胡小丫约好,周末去看房子的。

        看来这次又失约了!

        见雷响不吱声,严晓频问道:

        “怎么了?有困难吗?”

        雷响赶紧说道:

        “没有!一会儿上班,我必须得到到培训通知。

        我今天下午就可以到省城!”

        严晓频马上就回了过来。

        “好,这个事你放心!上班你就会接到通知!”

        雷响怔了怔。

        这个县公司的总经理能量真是大啊,集团公司的培训都掌控在手上!

        心里对严晓频敬佩有加,却感到苹果离自己愈来愈远!

        ……

        上午八点整,雷响来到了办公室。

        处理好一大摞的文件后,雷响看了看时间。

        九点十分。

        没有任何通知出现。

        严晓频说话算不算数?

        这时,贺依琳的电话打了进来。

        “依琳,一大早的有什么好消息?”

        “响哥,当然有好消息了!我刚看到通知,你要去集团公司参加培训。”

        雷响吊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严晓频说到做到!

        这个女人办事干脆利落。

        雷响对贺依琳装傻。

        “依琳,你不会看错吧?”

        “不会错!你一会儿就可看到通知了!

        好了,我不跟你说了,我得忙去了!”

        放下电话,雷响打开公文处理。

        一则参加集团公司培训的通知跳了出来。

        雷响脸上露出了惬意的笑容。

        不出他所料,一会儿他的电话有可能被打爆。

        甚至办公室都会来人。

        雷响按着通知要求收拾所需学习资料。

        电话接连响起。

        是厂领导班子成员陆续打来的。

        不是质疑就是祝贺雷响参加集团公司的培训。

        不一会儿,金德彪咚咚地走了进来。

        “小雷厂长,你还真是牛啊!

        厂长都不能参加的培训,你竟然就直接参加去了!”

        雷响装愣。

        “我是新提起来的副职,不是统一进行培训吗?”

        金德彪往雷响这边凑了凑。

        “你看看前面的培训通知!上面写得清清楚楚。正厂级的培训!”

        雷响继续装逼。

        “啊!那我可太幸运了!”

        话音落下,方达亮从外面走了进来。

        “你不是幸运,是你在田厂长后面做了手脚        !”

        如果在以往,雷响会顺着一个耳光抽过去。

        可现在却看着方达亮淡然一笑。

        “方科长,如果你拿不出证据我做手脚,我告你诽谤。

        我说一不二,不信,你再说试试。”

        声音不大。

        却充满了坚定,

        充满了不可侵犯!

        方达亮还想说什么,金德彪见势不对,赶紧一把把方达亮推了出去。

        “小雷厂长,少说几句!他可是田厂长的人!”

        雷响耸了耸肩膀。

        “是田厂长的人就可以诽谤我了吗?”

        话音落下,雷光耀走了进来。

        “怎么了?谁诽谤你了?”

        雷响呵呵一笑。

        “厂长,你来了!我跟金科长开玩笑呢。”

        金德彪愣了愣。

        雷响一句话带过方达亮的责难,实在让金德彪有些许的惊讶。

        雷响变了!

        变得沉稳和大气!

        金德彪脸上挂着笑。

        “雷厂长,你也是来祝贺小雷厂长的吧?”

        雷光耀微笑点头。

        “刚看到通知,小子,真不错!到了省城好好学习!”

        雷响高兴地两腿一蹦。

        “是!厂长。一定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几个人哈哈笑……

        方达亮被金德彪推出来后,本想再进去收拾雷响。

        想想事情真闹起来,自己不仅占不了上风,还会给田福生带来麻烦。

        干脆就转身走人,直往田福生的办公室去。

        看到方达亮进来,田福生动了动身子。

        “达亮,我正想找你呢。你来得正好。”

        看着田福生一脸的笑容,方达亮猜测田福生可能还没有看到通知。

        便忍了忍,开口道:

        “好,厂长,您说吧,我听着。”

        说着,方达亮在田福生的对面坐了下来。

        “后勤科贺依琳调走了,她那个岗位赶紧特色人,别空得太久,影响工作。”

        方达亮把额前的头发捋了捋。

        “厂长,我也正想向您汇报呢。化验室的封宇倩你看怎么样?”

        田福生皱着眉头想了想,厂里那么多女员工,他一时半会也对不上号。

        见田福生愣想,方达亮又说道:

        “就是咱们厂上次国庆文艺汇演,那个独舞的姑娘!”

        田福生眼前闪过大眼睛、高鼻梁、樱桃嘴,白皮肤的姑娘。

        点头道:

        “哦,是那个姑娘!后勤科的工作很辛苦,责任重大,她能不能胜任?”

        方达亮说道:

        “这姑娘很能干!在化验室可是骨干,很能吃苦!”

        田福生摇了摇头。

        “后勤科的工作光能吃苦也不行,脑子还得灵活,政治敏悦性要强。”

        方达亮思忖片刻。

        “厂长,这样吧,咱们把她借过来用一段时间,如果可以就调过来。不行再让她回化验室。”

        田福生终于点了点头。

        顿了片刻,看着方达亮似乎有话要说。

        田福生侧头看了看方达亮。

        “你有话要跟我说?”

        方达亮犹豫了一下,一咬牙道:

        “厂长,您还没看公文处理的通知吧?”

        田福生一怔。

        “没有!有什么重大消息吗?”

        方达亮动了动嘴,声音始终没有出来。

        田福生感觉不对,立即点开公文处理系统。

        一条培训学习的通知跳了出来。

        田福生面露喜色,边点开边说道:

        “我说呢,怎么可能没有我呢。

        肯定是上次发通知把我漏掉了,现在专门为我补发个通知!”

        方达亮脸都绿了!

        真抽自己几个大嘴巴!

        这叫没事找事!

        想象不出田福生看到通知里雷响的名字后,会是一种什么样的态势!

        在方达亮的忐忑中,田福生打开了通知,眼睛落到了雷响的名字上。

        砰!

        鼠标重重地摔在桌上。

        田福生喘气如牛,起身一脚把椅子踢翻在地。

        “他乃乃的,直接就打我的脸!

        连让我侧脸的机会都没有!”

        方达亮有些慌乱,虽然田福生爱发脾气。

        可象这么大的气,他还是头一回看到。

        可还是想拍拍田福生的马屁。

        “厂长,刚才我已经在雷响的办公室收拾他了!”

        田福生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

        没有理会方达亮,只是喘着粗气。

        过了好一会儿,田福生终于恢复了过来。

        转头问方达亮。

        “你刚才说什么?”

        “我在雷响的办公室收拾他了!”

        一个转身,大手高高挥起。

        啪!

        一个耳光重重地抽在方达亮的脸上。

        方达亮惊讶之时,瞬间捂住了被抽的左脸。

        “你他玛的净给我惹事!你是猪脑吗?

        你现在去收拾他会有什么恶果?

        只要他闹起来,整个集团公司,都是我田福生抢学习培训不行,怒找副职算账的新闻!”

        方达亮脸绿了,全身打颤。

        他知道,他这次真的惹祸了。

        整个身子躬到九十度。

        “厂长,对不起,我错了!

        我站得不高,看得不远,一切都想简单了!

        对不起,厂长,我错了!”

        田福生一摔手,直接走了出去。

        方达亮抹了抹眼睛,跟着出来。

        却看到田福生直往三楼去。

        ……

        田福生来到三楼,稳了稳情绪,脸上挂起了笑容。

        走进雷响的办公室。

        雷光耀和金德彪在坐。

        田福生满脸笑容,向雷响伸过手去。

        “雷副厂长,祝贺啊!代表咱们厂到集团公司参加培训!”

        正在说话的雷响,看到田福生走进来,就已经做好了迎接战斗的准备。

        没成想田福生竟然来个握手祝贺!

        也只好伸出手来,懵懵地握了握手。

        说着台面上的话:

        “谢谢田厂长!是田厂长看得起我,我才有这样的机会!”

        田福生也就顺坡下驴。

        “是啊,本来是我去的,我跟上边说我忙不过来。就让咱们新上任的雷响同志去吧。”

        雷光耀紧闭嘴巴忍着笑。

        雷响有些为难地笑了笑。

        话题是他引出来的,田福生顺水推舟理所当然。

        没等雷响再回应,金德彪的马屁就已经拍了过来。

        “厂长太好了!把这么好的培训机会让出来,表现出了厂长宽大的胸怀!”

        金德彪的马屁这次总算拍对了。

        田福生一脸的兴奋。

        “作为一把手,给副手更多的机会参加学习是应该的,也是必要的!

        要不然,副手跟不上一把手的步伐,工作肯定就开展不起来。

        所以,为了大局,为了发展,一把手就理因这样!”

        金德彪猛鼓掌。

        “好,厂长说得好!”

        见雷光耀一言不发,田福生直接问道:

        “雷厂长,你说呢?”

        雷光耀不得不咧嘴笑了笑。

        “如果真是这样,当然是好!”

        田福生不再接话,诡异地点了点头。

        ……

        下午三时许,雷响到达省城广海市。

        早在出门之前,雷响就给牛胜庭回了邮件。

        告诉他自己下午到省城,希望约个地方见面。

        牛胜庭很爽快地答应,并给雷响留下电话号码。

        雷响报到后,思来想去,觉得就在自己所住酒店见面是最安全的。

        便电话给牛胜庭。

        可牛胜庭坚决反对。

        说见面地点他来定,让雷响等他的信息。

        雷响愣了半晌。

        牛胜庭已然不是原来的牛胜庭,对自己的保护意识更强。

        一切办妥,雷响给胡小丫去了电话。

        说他已经到省城参加集团的培训学习,看房子只能等到下周双休日了。

        胡小丫倒是通情达理,说能到省城参加培训学习是好机会。

        学习回去再说。

        雷响挂了电话,等着牛胜庭的信息,不如出去走走。

        走出集团培训中心,往丁西大学方向去。

        那是他寒窗苦读四年的母校。

        雷响每次到省城,都会不由自主地去看看。

        雷响往公交站去。

        那里有公交车,二元钱直达丁西大学。

        刚到公交车站,一辆加长版的宾利呼啸而过。

        车速不算快,驾驶室里那一头黄发还是砸进雷响的眼睛。

        那一头黄发,分明是个漂亮得耀眼的女子。

        雷响不由得往车子的方向多看了二眼。

        ……

        不一会儿,只听“轰”一声,

        前面传来了惊呼声。

        “宾利撞到河里去了!”

        /120/120546/29749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