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65章 高举手铐

第65章 高举手铐

        雷响为了胡小丫的面子,也为了说明自己为什么被抓,高举着手铐大声吼叫。

        可他却忽略了父母在四楼的病房里。

        赫建被雷响的突然大吼吓了一跳。

        他心里清楚得很。

        田大壮和邱小皮确实是松岭镇的二大恶霸!

        如果让雷响这么吼下去,势必对他们抓人有影响。

        突地想到雷响是看其母亲来的,且还是个孝子。

        便向拽着雷响的警捕挥了挥手。

        “让他吼,最好让他的父母听到!”

        雷响一怔,不禁抬眼向四楼看了看。

        再往柱子后面的胡小丫瞅了瞅。

        突地就停了下来,闷声往警车去。

        胡小丫脑子一片空白。

        雷响刚才的吼叫,她已经听见了。

        虽然大概知道雷响被抓的原因。

        但在她的单位被铐走,

        就是丢她的脸!

        打她的脸!

        胡小丫不敢再到办公室,她害怕同事问起。

        打了个电话请假,径直往家里去。

        回到家里,胡小丫慢慢地冷静下来。

        直接给雷光耀去了电话。

        雷光耀把事情的前后一一道了出来。

        胡小丫心里充满了对雷响的怨恨。

        如果他不多管闲事,

        会有今天的这么难看的场面吗?

        既然得罪了松岭糖厂一把手和松岭镇最富的人,

        雷响你还想出来,还想有出头之日?

        当年得罪公司强霸朱日兵,被打入地狱。

        好不容易翻过身来,却又惹下如此大祸!

        原本美好的一切化为乌有。

        胡小丫恨得牙根痒痒。

        恨雷响,更恨那个老板娘。

        大声地提出了质疑。

        “雷厂长,你们吃完饭都走了,

        雷响为什么还留在老板娘那里?”

        “小雷厂长忘记拿手机,回头去拿。

        小胡,你得相信小雷厂长对你的感情。

        他不是花花肠子的男人!

        官场上的事我很难跟你说得清。

        总之,人家借机要搞他,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你父亲李部长在县里是有些关系的,希望他能帮帮小雷厂长。当然,我这边也在活动。”

        挂了电话,胡小丫心乱如麻。

        雷响就象一堆烂泥糊不上墙。

        胡小丫恨铁不成钢!

        当年自己小护士一个,找了个在国企糖业公司给领导写材料的职员。

        在小姐妹中风光无限,母亲也大放风采。

        可没过多久,雷响被贬至乡下。

        把她跟母亲的脸打得啪啪响。

        母亲多次让胡小丫跟雷响分手,

        胡小丫鬼使神差地坚持着。

        好不容易等到雷响风声水起。

        稳稳当当地坐上厂委委员、副雷厂长的位置。

        可屁股还没坐热,

        竟然就被铐进了警督局!

        虽然痛恨雷响多管闲事,

        但八年的恋爱多少都有些感情。

        再说听雷光耀的口吻,雷响不至于被一脚踩到底。

        只要有人相帮,雷响不会有事!

        毕竟他属自卫,且打的是罪恶累累的恶霸!

        左思右想,胡小丫终于拨打李承刚的电话。

        “小丫,这么一大早的,有事吗?”

        “李叔叔,雷响被抓了!”

        李承刚跳了起来。

        “什么?被抓了?”

        “被警督局抓去了        !

        就在刚才,我亲眼看到他被警捕铐上车。”

        李承刚认真起来。

        “小丫,到底是怎么回事?”

        胡小丫把事情经过道出。

        李承刚静静地听着。

        直至胡小丫说完,也没有吱声。

        “李叔叔,你说怎么办啊?

        即便他不是合伙碰瓷,他蓄意伤人,也够判刑的!”

        李承刚长长地舒了口气。

        “小丫,如果他打的真是邱大贵和田福生的儿子侄子,那就是为民除害!打得好!”

        胡小丫愣愣地听着。

        她以为李承刚会象她那样愤怒痛骂雷响。

        没成想竟然站在雷响那边拍手叫好。

        “李叔叔,你跟田福生和邱大贵有过节?”

        “我跟他们俩没有任何过节!

        但他们的侄子和儿子在松岭镇是恶霸!

        提起田大壮和邱小皮,谁人不知?”

        李承刚的回应出乎胡小丫的意料。

        按照李承刚原来的思维。

        雷响被抓不管是什么原因,是万万不能原凉的!

        沉吟片刻,胡小丫试探着说道:

        “李叔叔,雷响进了警督局,想无罪出来很难!

        你说我该怎么办?”

        李承刚脱口而问。

        “你想分手?”

        在李承刚看来,雷响这劫一定会度过!

        公司总经理严晓频跟雷响的隐秘关系,她不可能坐而无视!

        李承刚这么反问,让胡小丫愣了愣。

        李承刚不赞同他跟雷响分手!

        李承刚是官场之人,如果雷响身上没有利可图,

        他不会扯着自己不让分手。

        “李叔叔,我当然想分手!

        但是,雷响有可能无罪从警督局出来吗?”

        “小丫,不要人家落难的时候就提分手!这个事我来办。

        既然公司总经理这么看重雷响,我亲自去找她!”

        胡小丫大喜。

        “谢谢李叔叔,我等你的好消息!”

        ……

        李承刚挂了电话,思忖着以什么方式去找严晓频。

        当然,他不能把严晓频跟雷响的隐秘关系道出来。

        他必须以雷响未来岳父的身份去找严晓频。

        只是严晓频跟雷响会不会是情人关系?

        李承刚苦苦思索。

        如果严晓频跟雷响是情人关系,

        自己以岳父的身份去找她,会不会起反作用?

        可严晓频跟雷响是情人关系似乎不可能!

        严晓频是公司老总,是大城市里的人。

        不管是社会地位,

        还是成长环境,

        严晓频都不可能看上雷响这个农村娃!

        可他们为什么会有那样的隐秘关系?

        难道他们是亲戚?

        雷响家世代农民,哪里可能有严晓频这样的亲戚?

        难道雷响的亲身父母在省城?身居要职?

        他现在的父母是养父母?

        李承刚想到于此,自己都不禁笑起来。

        真是胡思乱想!

        胡说八道!

        怎么可能!

        但不管怎么说,

        必须瞅住这个机会,

        接近严晓频,往后再上一个台阶就好办多了!

        ……

        几个警捕押着雷响上了警车。

        赫建转身就给田福生打了电话。

        告诉他已抓获雷响,正往县警督局去。

        田福生接电话的时候,方达亮正在他办公室。

        田福生心情大好。

        只要雷响一交到县警督局,几乎就可以断定,雷响基本玩完了!

        “跟我玩,他还嫩着呢!”

        方达亮立即躬身。

        “厂长,您说得对!他还嫩着呢。

        雷响除了,可雷厂长也是颗钉子啊!”

        这恰好是田福生的心病。

        原本两人就尿不到一块,

        雷响提拔之后,雷光耀更处处跟他做对。

        田福生早就想拨掉这棵眼中钉肉中刺。

        可这棵刺也不是那么好拨!

        雷光耀是县派员工,上边有人无可质疑。

        田福生都不敢轻举妄动。

        如果能把雷光耀牵扯到雷响的案子去。

        那是拨掉他的最好机会!

        现在方达亮提及,正合田福生的意。

        “那你说怎么对付雷厂长?”

        思忖片刻,方达亮答道:

        “厂长,本来我想利用雷响用公款宴请他女朋友和同事,一同把二雷搞臭,然后再拿下。

        可雷响狡猾得很,二次宴请都是自掏腰包以现金结账,我还实实在在地被他耍了一番。

        昨天晚上雷响在香吧吧请客。雷厂长、程厂长和金科长都参加了。

        如果这个事扯到雷厂长身上,他会不会有事?”

        田福生的眼球子转了转。

        “你去想办法扯吧,要扯得自然!”

        方达亮频频点头。

        “好,您放心,这个事交给我办!

        厂长,我那后勤科长什么时候下文呢?“

        田福生挥了挥手。

        “金科长那边已拟好文,我已经签发了。

        一会儿让小贺那边发就是了!”

        方达亮一阵激动。

        “谢谢厂长,我一定好好干,不辜负您的期望!

        还有个事我想跟您提提。

        后勤科的贺依琳跟雷响和雷光耀的关系很好,雷响每次宴请她都到场。

        就在刚才我还听她跟人说,

        雷响没有蓄意伤人,更没有跟老板娘合伙碰瓷。

        是大壮和小皮欲强奸老板娘,雷响见义勇为!“

        不愧为方达亮。

        这番话下去,直接就打在田福生的怒点上。

        但一个普通员工,还一个小姑娘,大动肝火就不适宜。

        田福生压了压心中的怒气。

        “你想怎么对付她?”

        方达亮脱口而出。

        “把她调到农务科去吧,思想意识薄弱的人不适合在后勤科!”

        这也是田福生所想的。

        在厂里所有的部门里,农务科是最冷门的部门,是人人打死都不想去的地方。

        把贺依琳调到那个地方去,看她还能蹦达多高!

        “好,我跟金科长说说!

        只是贺依琳走了,后勤科缺人。

        特别是她那个岗位,你要尽快特色好人,不要影响工作。”

        方达亮赶紧点头。

        “谢谢厂长,我会尽快!”

        ……

        方达亮从田福生的办公室出来,满面春风。

        雷响被抓,

        贺依琳要调到农务科,

        自己名正言顺地成为后勤科长!

        这个位置他想了很久很久。

        只要能坐上这个位置,提拔的机率是很高的!

        行政后勤科原为厂办公室。

        田福生坐上一把手位置后,就把厂办公室改为行政后勤科。

        所以,行政后勤科的权力很大,从科长提为副厂长的机率很大!

        似乎一切好事都向方达亮奔涌而来。

        眼里有光。

        脸上有笑。

        方达亮迈着方字步来到一楼。

        几个员工正背对着他议论。

        “我说呢,爬得快爬得高,跌得快跌得惨!”

        “我估摸雷响这家伙,靠山不够硬……”

        “他有靠山?你想多了!

        他是靠着丁西大学这块牌子上去的,捡了狗屎运!”

        “靠着运气上去,又没有田厂长撑着,跌下来不奇怪!”

        “你们听说了没有?雷响上去的时候,田厂长一直反对。

        第一轮投票,田厂长就没投他的票。”

        “松岭镇就是田厂长的天下,他不撑你,你能蹦达多久?

        雷响也是活该,在田厂长面前从不弯腰……”

        听到这里,方达亮必须予以制止。

        否则,再这么传下去对田福生很不利。

        方达亮清咳了二声。

        /120/120546/296023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