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45章 特殊交代

第45章 特殊交代

        贺依琳挪揄片刻。

        “你一直叫着小丫姐的名字,说你想要她。

        还责问她,为什么她不给你?”

        脸顿时红遍,雷响有些许的尴尬。

        “梦里说的话别当真……好了,天也亮了,咱们收拾收拾,一会儿上班的人来看到不好。”

        可贺依琳却抓着不放,不依不饶。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响哥,你真的没有跟小丫姐在一起?

        你们可是八年的情侣啊!”

        雷响脸上有些挂不住。

        “小孩子家家别过问大人的事……好了,赶紧收拾东西,到时候别给人家说闲话!”

        贺依琳抿嘴一笑。

        “我一个大姑娘的我都不怕,你个大男人怕什么!

        响哥,你实话告诉我,你跟小丫姐发生过关系吗?”

        雷响瞬间愣住。

        他没想到贺依琳这么个大姑娘,竟然问这么个难以启齿的问题!

        愣了片刻,雷响皱着眉头道:

        “你个小姑娘的,不该问的你都问了!

        赶紧给我收拾好,小心我揍你!”

        雷响说着,在贺依琳眼前虚晃了晃拳头。

        贺依琳抿着嘴一笑。

        “有什么不该问的……我感觉小丫姐还不是你的……”

        说到这里,贺依琳不敢再说下去,动作麻利地收拾着桌上的残物。

        雷响被说到了痛处,也不吱声。

        心里想着贺依琳提到自己的梦话。

        他相信自己真的在梦里这么说了。

        否则,贺依琳不会这么说。

        只是这个秘密被贺依琳发现,面子有点儿挂不住。

        恋爱八年,人还不是自己的。

        自己到底是不是男人!

        不一会儿,办公室收拾干净,贺依琳提着一大袋垃圾往门口去。

        雷响站在贺依琳的身后。

        “依琳,谢谢你!”

        贺依琳停了下来,调皮地转过身子。

        “谢我什么?”

        “松岭厂蔗区污染及治理的报告你给了很好的建议和意见。

        我没想到你对松岭厂的污染和治理有所研究。”

        “算不上研究,只是出于专业的敏感关注而已。

        希望我的那一点点建议能帮到你,

        更希望能引起公司领导的关注和重视。”

        说完,贺依琳挥了挥手,往楼下去。

        雷响愣愣地看着贺依琳的背影消失在门口。

        说实话,贺依琳给他留下了美好的印象。

        与其说喜欢,

        不如说有点儿爱上这个清澈见底的姑娘!

        如果没有胡小丫的话,自己会不会追这个姑娘?

        雷响把门关上,转身便躺在沙发上。

        实在太累,不一会儿便进入梦乡。

        近八点,雷响醒了过来。

        外面陆陆续续地传来了上班的脚步声。

        伸了个懒腰,来到电脑前把报告打了一份。

        雷响拿着这份报告走进了雷光耀的办公室。

        雷光耀认真地看了一遍,不停地夸奖雷响。

        说他会找机会递交给新任老总。

        雷响说里边还有不成熟的地方,希望雷光耀能提些意见。

        雷光耀说可以,他有空再好好看看。

        然后随手递给雷响一盒金花茶,说他喝不了那么多。

        雷响客气了一番,接过金花茶。

        回到办公室,雷响迫不急待地泡了一杯。

        虽然茶的质感没有自家的百年金花茶好。

        但从市面上来说也算是极品。

        雷响从抽屉里拿出那盒从家里拿来的金花茶。

        眼前又闪过苹果的影子。

        这盒百年金花茶,雷响一直不舍得喝。

        就是想着送给苹果,可一直没有机会。

        现在自己不仅提了副厂长,屁股还没坐热。

        又马上进了厂党委……

        雷响拿起电话就给苹果拨了过去。

        可电话响了很久,没有人接。

        前几次苹果也没有接电话,生意人或许就这么忙。

        雷响没有再打,看着百年金花茶发愣。

        ……

        此时,国宁糖业公司总经理严晓频正在接座机电话。

        “李董,您不是说要到国宁看看吗?

        我都到任那么久了,您连个影子都不见。”

        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传来。

        “现在不是时候,到时候一定要去的!

        国宁的情况很复杂,你工作开展得怎么样?”

        “面上的工作开展得不错,也取得了一些成效。”

        于是,严晓频进行简单的工作汇报。

        李董的声音传来。

        “面上的工作不要向我汇报了,我都了解。

        跟我聊聊国宁县的一些具体情况。”

        “李董,到任那么久,我还没有深入各个糖厂调研。

        我想先把面上的工作先熟悉熟悉再说。”

        电话那边沉默。

        “李董,您在听吗?”

        “苹果啊,你到国宁才多久啊,上面就收到控告你的信件了!”

        严晓频一怔。

        “控告我?我屁股都还没有坐热,就有事情让他们控告了?”

        “你告诉我,你到了国宁以后,你召开过全县蔗区糖厂领导会议吗?”

        “我是想先熟悉熟悉再召开……”

        “胡扯!你是破先例了!

        新任老总上任近二个月了,百分之八十的糖厂厂长都没见过你!

        百分之二十见过你的,是你召上去了解情况的!

        不仅如此,你报纸电视都不上,你到底想干什么?”

        严晓频笑道:“这些都是他们控告我的内容?”

        “你还笑!我告诉你,再不召开全县蔗区糖厂领导会议,你在国宁呆不下去!

        到时候你灰溜溜地回来,不要怪我!”

        “好,我考虑考虑!”

        “召开全县蔗区糖厂领导会议有那么难吗?

        因为那个松岭糖厂员工,你一直拖着不开?”

        严晓频沉吟片刻。

        “对,您说的没错,就是因为他那个叫雷响的员工!

        时机还没成熟,不想这么快让他知道我就是公司新任老总!”

        “你担心他知道你是新任老总,向你提更多的要求?”

        “这个我还真不担心,他不是那样的人!

        他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也有一定的工作能力!

        我刚上任蔗区就发生了死伤人的突发事件,

        不过还好事件处理得干脆利落,没有留下尾巴。

        之后他向县里上报了一篇关于蔗区管理存在的问题及措施,

        我试着在全县的蔗区管理整顿中推行,没想到取得了显著的效果。

        就顺着把他放进特殊人才库,并破格让他进入厂党委。”

        “苹果啊,你已经把他从一般员工提到副厂长,

        然后又解决了他党委委员的身份。

        他救了你,你已经有所回报,就不要再担心什么了。”

        严晓频愣想好几分钟,开口道:

        “李董,如果没有你的支持,雷响提为副厂长也没那么顺利!

        所以,我也得好好感谢你!”

        “你这么说,好象我利用职权帮你报恩一样!

        这可是在我的职权范围。

        再说集团公司也正好有培养丁西大学毕业生的计划,

        只能说我们顺着把雷响提了起来。”

        “李董,不管怎么说,没有你帮这一把,我报答雷响不会那么干脆利索……”

        “客气话就不用说了!你刚才说他有想法,有一定的工作能力。

        他刚上来,别那么快地给他下结论,万一用不了,你怎么办?”

        “这就是我不想让他知道,我是公司新任老总的原因!

        如果他实在用不了,出于他的救命之恩,

        我打算把他调到公司来,

        安排一个舒服的岗位给他。

        不过这是最后的打算。

        凭着他的能力和智商,不至于走到这一步。

        毕竟他是个有抱负的人!”

        “抱负?”

        “对,他给我的印象就是个有为青年!

        我跟他接触过几次,他当年从丁西大学毕业回国宁,

        一腔热情回来建设家乡,

        没想到因为说真话说实话,被贬被打压……”

        “说到这里,我得提醒你!

        在没有确凿证据之前,千万不要去动朱日兵!

        记住我的话!

        从目前来看,你还不是他的对手!”

        “李董,我记住了!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

        就在这时,手机骤然响起。

        严晓频伸头看了看,竟然是雷响打来的。

        严晓频顿了一下,没有接。

        “手机响了,为什么不接?”

        严晓频一本正经地说道:

        “谁都没有李董您重要!

        李董,您还有什么指示?”

        电话那端的声音更加严肃认真。

        “对你肯定有指示,你好好听着。

        第一,尽快召开全县蔗区糖厂领导会议,跟大家见见面。

        第二,处理好跟雷响的关系。

        如果他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再向你提出过分的要求,

        要立即做好决断,不要因此给自己带来麻烦!”

        严晓频回答道:

        “好,我马上做准备召开会议。

        至于雷响,我不会让他提过分要求的!”

        李董终于长长地舒了口气,挂了电话。

        严晓频拿起手机。

        看着雷响的号码愣想片刻,直接回拨了过去。

        电话里传来雷响的声音。

        “苹果,你好!你在国宁城里吗?我给你送金花茶过去。”

        严晓频有些惊讶,雷响算是有心了,一直惦记送金花茶。

        “雷响,你给我电话,就是为了送我金花茶?”

        雷响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这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我想告诉你。

        我被纳入公司的特殊人才库,还破格进入厂党委。

        苹果,我知道这是你帮的忙,代我谢谢你那位朋友!”

        严晓频回答道:

        “祝贺你啊!你不用客气,我还是那句话,

        你有能力我们才能帮到你!

        所以说还是你自己帮了自己!”

        雷响长长地吁了口气,把话又扯了回来。

        “苹果,你在国宁城里吗?

        我从家里拿了百年金花茶。”

        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严晓频只好说道:

        “我正好在城里,你给我送到国宁大酒店吧。”

        雷响高兴地跳了起来。

        “好,我马上过去。”

        /120/120546/295177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