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44章 独处男女

第44章 独处男女

        不一会儿,贺依琳拎着一扎啤酒走了进来,右手拿着一袋咸水花生。

        “响哥,来了!”

        雷响急忙上前接过啤酒。

        “办公室还真有啤酒啊!”

        “上次我们科在饭馆吃饭,还剩下一扎。

        科长说不退了,我就直接拿回了办公室。”

        说话间,啤酒已打开,袋装花生也已撕开倒在茶几上。

        贺依琳拿起一瓶啤酒跟雷响碰了碰。

        “不用杯子,咱们就带着瓶喝!”

        贺依琳的豪放,把雷响逗乐,痛快地回碰了一下。

        雷响对着瓶口喝了几口,抬头问道。

        “你平时喜欢对着瓶口喝酒?”

        贺依琳一本正经摇头。

        “平时基本不喝酒,除非跟着领导要应酬,应酬不敢对着瓶喝。”

        说完,对着瓶口又咕嘟地喝了几口。

        雷响摆出一副老大哥的样子。

        “依琳,姑娘家不要这么喝酒,尤其跟大男人!”

        贺依琳奇怪地看了雷响。

        “你不是男人吗?我正在跟你喝呢。”

        雷响“扑哧”笑出了声。

        “你个小丫头!下次不跟你喝了,仅此一次!”

        贺依琳咯咯笑。

        “我会缠着你,不喝也得喝!”

        说完,对着瓶嘴大口大口地喝。

        雷响笑罢,一把拿过贺依琳的酒瓶。

        “不能空腹喝酒,那样很伤身体!”

        贺依琳愣了愣:

        “你怎么知道我空腹?”

        雷响把酒瓶放到桌上。

        “今天晚上方达亮一直指挥你做这做那的,你根本就没吃上几口。

        这样吧,咱们到饭馆去点几个菜。”

        贺依琳心里突然很感动。

        没想到她的一举一动,雷响都关注着。

        自己没吃上几口他都看在眼里。

        这个男人是喜欢自己的!

        心里欢愉,嘴上却说道:

        “响哥,你看几点了?

        你担心我饿,我那里有方便面,我下去拿。”

        雷响只好点头。

        不一会儿,贺依琳拿来二桶方便面,动作麻利地冲泡。

        “响哥,今天晚上你也没吃什么东西,我看你一直在照顾你的女朋友。”

        “对女朋友好是应该的。你以后谈恋爱了,你男朋友也一定对你好!”

        贺依琳默然地点了点头:

        “我不知道我有没有你女朋友的命。

        好了,不说这些了。我真不希望方达亮调到行政后勤科,我们现在的于科长挺好的!”

        雷响思忖片刻,很认真地说道:

        “如果实在不喜欢在他手下,可以考虑调出行政后勤科。”

        贺依琳愣了愣,一脸的不舍。

        “我在行政后勤科干了近三年了,业务各方面都很不错。

        也很适应行政后勤科的工作,真要调离还是有点舍不得。”

        “那就不要调,想着法子让方达亮尊重部下。”

        雷响说出这句话来,其实也就是想安慰贺依琳。

        只有部下适应领导,没有领导适应部下!

        贺依琳也被雷响的话劲爆。

        “响哥,你开玩笑啊!这些中层干部,哪个不是拿鸡毛当令箭?

        调到哪个部门都差不多,除非是你,你肯定不会象他们那样!”

        “你可别夸我,我也有很多做得不好的地方!

        其实你的工作能力很强,如果遇到一个好领导,很有发展前景!”

        贺依琳把泡好的泡面放到雷响跟前。

        “如果你是我的直接领导,你会给我机会吗?”

        雷响拿过泡面,伴了几下:“当然!”

        话音落下,不禁愣了愣。

        “不如你就到农务科来吧,你跟于科长也是老搭挡了。

        于科长到农务科当科长,你直接做他的部下。

        再说于科长这二年肯定要提拔,那样你就有机会了。”

        雷响的这番话是推心置腹的。

        他分管农务科,他有话语权。

        贺依琳真愿调到农务科,他可以罩着她!

        重要的是他不希望贺依琳被方达亮当牛使!

        “好,听响哥你的!到时候我打报告申请到农务科!

        如果方达亮如果不放我,你说怎么办?”

        “他就一科长,他没有资格不放人!”

        贺依琳沉默片刻,突然蹦出一句。

        “响哥,刘达亮跟田厂长的关系很好!”

        雷响知道贺依琳的意思。

        刘达亮官没有雷响的大,必须得听雷响的。

        可只要刘达亮在田福生那里吱几声,雷响也得听田福生的。

        雷响无所谓的双手一摊。

        “人到山前必有路,刘达亮难不倒咱们!”

        这句话说到贺依琳的心坎上。

        高兴地把几颗花米放到雷响的面碗里。

        “响哥,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

        但是,你得注意方达亮,他就是一个小人。”

        “既然他是小人,不值咱们一提。”

        雷响说完,低下头去大口大口吃面。

        贺依琳笑着,也跟着干起来。

        吃完面,贺依琳突然说道:

        “响哥,刚才你口述的污染治理,还缺了一些有效的治理措施。

        咱们松岭镇有自己的特点,你应该根据其特点提出治理方案。”

        雷响愣住。

        转身拿过纸杯,把啤酒倒满,把一杯递给贺依琳。

        “这酒咱们得好好喝认真喝,带着瓶子喝总觉得不正儿八经。

        来,我先敬你,你再给我说说你对治理污染的看法。”

        贺依琳端着纸杯跟雷响碰了一下,

        然后一杯啤酒直接下了肚。

        紧接着,又是几杯。

        借着酒意,贺依琳道出了针对松岭镇的特点治理污染的几条建议。

        雷响听得目瞪口呆,贺依琳对松岭镇的污染和治理竟然有那么深的见解。

        雷响也来了兴致,边喝边聊。

        不知不觉两人竟然喝了六瓶,雷响当然喝得更多些。

        雷响吐着酒气道出疑惑。

        “依琳,你告诉我,你为什么对松岭镇的污染和治理有研究?”

        满脸通红的贺依琳咯咯一笑。

        “响哥,我在大学学的专业是环境污染与治理。

        国企太有吸引力了,就放弃专业跑到这里来了。”

        雷响更是愕然。

        跟贺依琳在一起工作几年,从来不聊她的专业问题。

        没成想贺依琳竟然是环境污染与治理专业的。

        突然觉得跟贺依琳有一种道不明的缘份。

        看着雷响傻愣着,贺依琳又说道:

        “我叫你响哥,你不会反对吧?”

        “不会,叫响哥亲切!”

        “可小丫姐不让我这么叫你!”

        “当她的面不叫哥就好了。”

        雷响这一回答也是不得已。

        虽然觉得胡小丫不让贺依琳叫他哥有点霸道。

        但也不想胡小丫为这个称谓不高兴。

        重要的是他担心胡小丫再度伤害贺依琳。

        贺依琳冒着点点的醋意。

        “响哥,看来你很爱小丫姐……”

        雷响不想跟贺依琳扯这个话题。

        “好了,我送你回去吧,你也喝了不少了。”

        贺依琳挥了挥手。

        “我不回去,我还要喝!”

        说着,又给自己满上,仰头又是一杯下去。

        接着,又是几杯。

        几杯下去,贺依琳就直接倒在沙发上。

        雷响还是清醒的。

        看着侧身躺在沙发上的贺依琳,有点手足无措,。

        他怎么送贺依琳回房间?

        抱着或背着贺依琳回去,

        不仅会引起别人的胡言乱语,

        已醉的贺依琳一个人在房间,雷响也不放心。

        雷响把走廊的灯全部打开。

        办公室的门也大开着,还放张椅子靠在门上。

        这样做的目的,万一有人进来,也知道他跟贺依琳在这里喝酒。

        雷响也是能喝的汉子,干掉三、四瓶啤酒不在话下。

        喝了酒,脑子异常的兴奋。

        回想着贺依琳刚才跟自己讲的松岭镇的环境污染及治理的一二三四五点。

        雷响坐在电脑前一条条地打了出来。

        二个多小时后,一篇五千多字的松岭镇环境污染及治理的报告顺利出炉。

        雷响兴奋不已。

        贺依琳睡得很沉,静夜里她均匀的呼吸声隐隐传来。

        突然,贺依琳一个翻身,直接从沙发滚落到地板上。

        雷响赶紧过去。

        看着躺在地板上的贺依琳,想着怎么把她弄到沙发上。

        左看右看,唯一的办法只有抱她上去。

        雷响伸出手,轻轻地托起贺依琳。

        想用手臂托起贺依琳,尽量不让自己的身体挨着贺依琳的身体。

        平时雷响就喜欢锻炼,踢沙袋,举哑铃,对托起贺依琳到沙发自信满满。

        就在雷响双臂使劲受力时,

        贺依琳一个翻身,直接就倒进了雷响的怀里。

        瞬间两团富有弹性的东西紧紧地贴着雷响……

        雷响一愣神,一股电流遍布全身。

        慌乱之下,使劲把贺依琳抱起,赶紧放到了沙发上。

        原以为自己这么一折腾,贺依琳会醒过来。

        可贺依琳一点事儿都没有,依旧睡得很沉。

        回到电脑前,雷响的心砰砰直跳。

        刚才那种感觉,竟然让他有了生理反应。

        尽管那二个富有弹性的东西贴着他只有十来秒的时间,却足以让他有流鼻血的冲动!

        雷响尽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

        把眼睛从贺依琳的身上移开。

        再次修改了一遍蔗区污染及治理报告,

        雷响困得趴在电脑前睡去……

        不知不觉,贺依琳慢慢醒了过来。

        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睡在沙发上,雷响却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轻手轻脚地起来走到雷响的跟前。

        看着熟睡中的雷响,闻着雷响身上飘出的男人味儿。

        贺依琳伸出手来,想轻轻地抚摸雷响的脸。

        雷响嘴角流出口水,贺依琳看着忍不住笑了。

        扯过纸巾轻轻地给雷响擦拭着。

        雷响突然嘟噜着。

        “小丫,我想要!为什么不给我?我想要你,想要你……”

        贺依琳愣住。

        他一直以为雷响跟胡小丫早已经在一起,

        没成想直到现在雷响竟然还没有得到胡小丫!

        贺依琳轻轻地拍了拍雷响。

        “响哥,醒醒,醒醒!”

        雷响跳了起来:“啊,啊,上班了?”

        贺依琳笑道:“现在已经六点多了!你刚才说梦话了。”

        雷响揉了揉眼睛:“我说什么了?”

        /120/120546/295090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