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时代红人在线阅读 - 第10章 考察公示

第10章 考察公示

        雷响立即站了起来。

        “谢谢金科长!你电话给我就行了,又麻烦你跑一趟!”

        “电话当然可以,但是亲自过来,是对选拨工作的重视和对你的尊重!”

        话说得越来越客气,越来越有敬意。

        雷响莫名地感到自己有希望!

        “谢谢金科长!”

        雷响跟着金德彪往外走。

        到了小会议室门口,金德彪拍了拍雷响的肩膀。

        “记住啊,到时候记得请我喝酒!”

        不言而喻,自己进入考核了!

        雷响呵呵一笑。

        “我什么时候都想请金科长,只要金科长给面子!”

        金德彪点了点头,不再说什么。

        雷响走进小会议室。

        “雷响同志,请坐!”

        石同文微笑的指了他对面的椅子。

        雷响有点儿紧张。

        “石部长好!”

        虽然原来在县公司时跟石同文打过交道。

        但自从被调到松岭糖厂后,县公司的领导几乎就没见过,石同文更是一次谋面的机会都没有。

        现在跟石同文面对面地坐着,雷响还是有些拘谨。

        “怎么了?坐下吧。”

        雷响坐了下来。

        “雷响,在正式谈话之前,我们聊几句题外话。

        这次就你一个符合条件上推荐,你是怎么想的?”

        雷响很实诚地回答道:“出乎我的意料。”

        “然后呢?”

        “然后……我没想那么多。”

        石同文笑了。

        “虽然推荐的只有你一个人,但你不一定能上!

        如果落选,你有什么想法?”

        刚才金德彪跟自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以雷响的理解能力,他进了考核的!

        愣了片刻。

        雷响说道:“和我原来没有什么两样!”

        两个工作人员相视而笑。

        石同文满意地点了点头。

        “好,我们的题外话结束,现在正式谈话。

        谈谈你的工作情况和工作中存在的问题,以及怎么解决这些问题!”

        雷响愣问:“工作是从县公司说起,还是调到松岭糖厂后?”

        “从松岭糖厂开始吧。”

        雷响把在松岭糖厂工作学习情况一一做了叙述。

        当谈到自己的缺点时,雷响说自己性子有点急,脾气有点倔,有时候处理问题不当。

        优缺点谈完,雷响话题一转。

        直接把蔗区存在的问题和糖厂的污染问题道了出来。

        并提出自己初步的整改方案。

        石同文这次带着任务下来考察雷响。

        以为雷响也就是靠山硬一些,

        工作能力和水平不见得有什么出色。

        经过跟雷响的一番交谈和雷响切合实际的汇报,基本改变了对雷响的看法。

        “雷响同志,你今天谈到蔗区之间存在的问题、糖厂的污染环境问题以及你提出的解决办法都很好。

        有时间咱们就这些问题再好好聊聊,今天的谈话就到此吧。”

        雷响受宠若惊。

        他没想到蔗区问题和环境污染问题竟然得到石同文的认同和重视!

        “部长,我希望咱们松岭蔗区存在的问题和受污染的问题引起县公司的重视,及早解决,消除隐患。”

        石同文微笑道:“好,祝你好运!”

        雷响愣愣地听着,石同文的这番话似乎已经给他通报,他进不了考核!

        没有希望,到有希望,再到最后的失望,

        雷响有一种深深的失落感!

        从谈话室里出来,雷响直往楼下去。

        刚到一楼,后面传来贺依琳的声音。

        “响哥,这么大的喜事,不分享分享?”

        我去!

        哪壶不开提那壶!

        雷响心里不爽。

        “你能不能小点声?这个时候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开玩笑?以为上了考察公示就了不起了?”

        雷响黑脸:“好了,别拿我来开刷了!”

        贺依琳一把拽住雷响就往她的办公室去。

        “你是装,还真不懂啊?”

        雷响低声吼叫。

        “你干嘛呢,别人看见从不好,人家以为我们干什么呢。”

        说话间,贺依琳已经把雷响拽进办公室。

        从桌上拿起一张四开文印纸递了过去。

        “看看吧,这是什么?”

        雷响接过,眼睛瞪大。

        只见上面写着:

        现对拟提拔担任松岭糖厂副厂长人选考察对象雷响同志进行公示。

        接下来,便是雷响的姓名、性别、民族、出生年月、学历、毕业学校及党员身份等等。

        雷响拿着公示的手有点儿抖。

        贺依琳豪气地拍了拍雷响。

        “响哥,怎么感谢我?”

        雷响语无伦次。

        “你……你在我怎么谢就怎么谢……”

        贺依琳坏坏一笑。

        “我要你爱我!”

        雷响一愣,脱口而出。

        “那肯定不行!我有小丫呢。”

        贺依琳尴尬,转而嘻嘻一笑。

        “我开玩笑的啦。请我吃大餐吧。”

        “那肯定没有问题!”

        贺依琳从雷响的手上拿过公示。

        “谢谢响哥。我现在马上送到七楼给县公司领导过目,然后就张贴了!”

        “好,去吧。”

        回到办公室,雷响的脑子里一直闪着考察公示。

        不知捡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就上考察公示了!

        思来想去,雷响还是觉得是苹果的原因!

        如果是苹果,她真的很够意思。

        他只让她帮着调回城里,

        她就竟然帮着把自己提至副科!

        想想那天晚上对苹果的粗爆行为,

        雷响就想甩自己二个嘴巴子!

        雷响直拨苹果的电话,可电话关机。

        这时,对面一号楼传来了隐隐的说话声。

        雷响走到窗户。

        看到石同文和县公司人事部的二个工作人员正从一号楼出来,田福生等糖厂领导陪同在身边。

        石同文等一行人来到车子旁,跟送行的人一一握手,然后上车往县城去。

        按规矩县公司领导到基层,一般都是吃了晚饭再走。

        如果不吃晚饭走人,一是有急事要赶回去,二是不给一把手面子。

        石同文晚饭不吃就走,什么原因?

        这时,方达亮抬头往这边看来。

        农务科的办公室在三楼,且每个楼层都不高。

        方达亮在楼下往上看,刚好跟雷响四目相对。

        雷响也不离开,眼睛定格。

        对视片刻。

        方达亮对身边的田福生低声说了几句。

        田福生往雷响这边看了看,转身往楼里去。

        方达亮紧跟在后面。

        雷响盯着二人上楼,直至不见。

        雷响知道,对于自己的考察公示。

        方达亮不服气。

        一直打压自己的田福生也很不爽!

        雷响的嘴角微微往上翘,一种胜利者的微笑挂在脸上!

        ……

        下楼上车,往村里去。

        戴上耳麦给胡小丫打电话。

        胡小丫已经很久不理雷响,极有可能不接电话。

        电话响了很久,胡小丫终于接了。

        “小丫,我拟任副厂长考察公示了!”

        电话里一片死寂。

        雷响又重复了一次。

        电话那端终于传来胡小丫淡然的声音。

        “不要因为想留住我,什么招都想得出来。”

        雷响又气又好笑。

        “我没有骗你,你现在可以上网查查!”

        顿了片刻。

        “不是方达亮吗?怎么是你?”

        “方达亮能跟我比吗?他靠边站!”

        “雷响,一般员工和中层干部,怎么比?

        再说了人家跟领导的关系铁着呢,早都内定他……”

        推荐会还没开始,方达亮向胡小丫夸下海口副厂长非他莫属。

        胡小丫当然深信不疑。

        可雷响实话相告。

        “这次提拔的硬性条件,必须是丁西大学毕业!他是吗?”

        胡小丫傻愣。

        “我上网查查!”

        ……

        几分钟后,胡小丫电话过来。

        “太好了!雷响,没想到你直接越过中层当了副厂长,好象在梦里。”

        “小丫,你可以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阿姨,也让阿姨高兴高兴!”

        胡小丫满口应承,高兴地挂了电话。

        雷响以为胡小丫会再电话过来,告诉他吴玉娇激动万分的样子。

        可车子已到桄榔村口,也没有胡小丫的电话。

        雷响终于忍不住,把电话打了过去。

        胡小丫有些不耐烦。

        “喂,你又有什么事?”

        雷响有些尴尬。

        “你告诉阿姨了吗?”

        “告诉了!她打电话问县公司里的朋友。

        她的朋友说公示了不一定能上,这次提拔副厂长考察公示任职为二比一。

        象你这样的一般干部,只是顺带着搭上‘丁西大学’这个条件。

        没后门没靠山,你肯定就是陪跑了!”

        结果还没出来,胡小丫就给下了死定义。

        雷响心里不爽!

        “小丫,相信我,我一定能上!”

        “我相信你没用,厂领导相信你才有用!

        没什么事我挂了!”

        雷响很是沮丧。

        本来就想给胡小丫报喜,

        没成想弄了这么个不愉快。

        几乎所有人都不看好自己,都认为自己是陪跑的料。

        雷响突然想到贺依琳的话:

        没有希望的希望就是最大的希望!

        结果真会这样吗?

        ……

        车子在桄榔村委停了下来。

        雷响刚下车,一村委满脸笑容地走了上来。

        “雷厂长,我给您把车洗洗。”

        原本村委这些人对雷响爱搭不理,现在考察公示出来了,态度立即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没容雷响回答,何道林从办公室里出来,后面跟着私营糖厂老板邱大贵。

        “吴村委,你叫厂长也太快了吧,现在只是考察公示,离就任副厂长还远着呢。”

        本想谦虚客气一下,听何道林这么一说,雷响就不客气了。

        “何村长,吴村委叫得没错,你等着叫我雷厂长吧!”

        邱大贵接过话:“年轻人,别太狂妄了!”

        邱大贵是松岭镇最有钱的私营企业大老板,经常到松岭糖厂蔗区抢购甘蔗,被雷响抓了好几次。

        对雷响恨之入骨,早都想找机会收拾雷响。

        雷响犀利反问:“邱老板,我狂妄吗?”

        邱大贵用鼻子哼了哼,转身走人。

        ……

        二天后的下午,雷响接到糖厂纪委的电话,通知他回厂,没说原因。

        考察公示期还没过,纪委找去,雷响顿感没有好事!

        车子驰进糖厂,雷响刚下车,方达亮便迎面过来。

        方达亮嘴角翘起。

        “雷响,恭喜你啊!”

        看着这副嘴脸,雷响意识到凶多吉少。

        /120/120546/29338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