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错小说 - 都市言情 - 占为己有在线阅读 - 第1章 束缚

第1章 束缚

        安颜接到电话,赶去将夜会所的时候,会所的徐哥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一看见她,就朝着她迎了上来:“快点把衣服换上,去三楼。”

        安颜身体其实有些不舒服,像是散架一样,不过她强忍着,一边快步朝里面走,一边问:“这次来了谁?怎么这么急”

        徐哥指了指上面,没具体说人的名讳,只说:“上面的,三楼,你没发现今天二楼三楼都没什么服务员吗,知道有人要来,所以清场了。”

        安颜是这所会所的服务员,不过这会所在海城背景深,二楼三楼不对外开放,都是招待有权有势的人。

        特别是三楼。

        无数女孩子趋之若鹜。

        因为这个地方的人,只要攀上一个,后半辈子就不用发愁。

        安颜是一年前过来的,在二楼做了快一年。

        上个月才开始在三楼工作。

        而她来了这么久,阵仗这么大,还是头一回。

        “你赶紧把衣服换了,别耽误了,这里的规矩你又不是不知道,酒水晚送一分钟,都有可能是掉脑袋的事情。”

        安颜匆忙换好衣服,端着酒水,直接朝着那边的房间走过去。

        等到了地方,敲了敲门。

        门里传来一声男音:“进来。”

        安颜打开门,微垂着头,也没敢乱瞟,软声:“您们点的酒水到了。”

        周围静了一瞬。

        “满上。”

        房间里倏地响起一道声音,声音不大,像高山融化的雪,可对安颜来说,那力度大到像是朝着她的心口用力凿进去。

        安颜猝然抬眼。

        猝不及防,和一双漆黑的眼睛四目相撞。

        是周韫程。

        主坐上,周韫程穿着深色西装,黑色衬衫,手腕上缠绕着一串黑玉一样,刻着经文的佛珠,他手指间夹着烟,搁在旁边的烟灰缸上,烟雾缭绕在上面,遮住他沉黯的眼。

        而那双隽黑双眸,正透过昏暗里空气里的层层阻隔,和稀薄的淡青色烟雾,像是薄薄的刃,朝着她切割过来。

        安颜站在原地,端着托盘的手下意识收紧。

        周韫程很快收回了视线。

        安颜从愣怔中回过神来,走过去将酒水一一斟到八分满。

        她刚转到周韫程那里的时候,旁边刚刚正在和周韫程他们谈项目的人声音都停了下来,朝着她看过来。

        有人饶有兴趣的开口:“小姐贵姓?”

        安颜声音带着点幼气的软,但很好听:“免贵姓安,单名一个颜字。”

        “安小姐过来一起坐吧。”

        安颜道:“安颜不敢。”

        说话的人笑了一声:“不敢,拒绝倒是挺敢的。”

        威胁的意思很明显了。

        周围静了一瞬。

        安颜只能朝着周围看了一圈,只有周韫程那边有空位,她想了想,最后还是在他旁边坐下了。

        离得他很近。

        她坐得很是乖巧,配着那张纯白的脸,像个遵纪守法的中学生,让人忍不住想叫她回去写作业。

        周韫程没搭理她。

        刚刚说话那人道:“将夜现在启用乳臭未干的学生了?徐盛胆子挺大”

        安颜道:“成年了的。”

        “多大?”

        “十八。”

        那人抽了一口烟,打量着她,轻笑:“这里的服务员,年年十八,人人十八,徐盛倒是真的敢用你,他知道这是犯法的吗?”

        明显觉得她在撒谎。

        安颜说:“真的十八。”

        她说着,紧张的将身份证拿了出来。

        假的。

        会所的徐哥帮她办的。

        而且她只是身体有些弱,长相显小,但今年已经21岁了。

        她把身份证放在了桌面上。

        问话的人叫沈清则,他看了一眼周韫程,周韫程没说话,沈清则其实并不知道周韫程什么意思,他刚刚说话,他都有些惊讶,试探着问:“安小姐看起来认识我们周总?”

        安颜黑漆漆的眼睛望向周韫程,她淡淡的笑了一下:“不认识。”

        “安小姐有男朋友了吗?”

        安颜的视线没从周韫程身上收回来:“有的,交往了两年。”

        周韫程表情没有丝毫变化,抽了一口烟。

        袅袅的烟雾里是他冷淡深邃的眉眼,让人看不太清楚表情。

        只能看到他夹着烟的手指。

        周韫程的手指很好看,堪称手摸,指节苍白修长,指甲修剪得整整齐齐。

        佛珠一圈圈绕在腕间,像是束缚着的一层清规戒律,却并不显得难看,反而有种遏人呼吸的力量感的冲突美,和骨子里禁欲的清冷。

        沈清则想起什么,好奇的问:“听说周总两年前去了趟南佛寺,皈依佛门了,是真的吗?”

        周韫程瞟了他一眼,情绪敛在长睫之下,却一下子让沈清则清醒过来,冷汗倏地冒了上来。

        好在此时,周韫程的电话响了起来。

        他站起身去一边接了起来。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周韫程的声音变得很温柔:“好,我让司机去接你,等到了你给我发信息。”

        说完便挂了电话。

        “周总,谁的电话?”

        “安凝。”周韫程道:“她等会过来。”

        安颜猝然抬眼,朝着他看过去。

        wap.

        /110/110625/28743033.html